主題: 火種──泰源監獄革命演義    rdrcntr:1381 關鍵字: 泰源監獄革命
張貼時間: 2011-07-05 15:36:34
WUFI ip: 59 .X.X.X/
內容:
火種──泰源監獄革命演義(決定版)



定價: NT 450 (本)
售價: NT 450
特價: NT 356 (本)
會員價: NT 450

ISBN : 9789578016675
書系編號 : J176
作者 : 林樹枝著
前衛出版社







鄭金河     江炳興     詹天增      謝東榮     陳良
1938-70   1939-70    1938-70    1943- 70    1938-70

1970年2月8日,專收政治犯的台灣台東縣泰源感訓監獄發生台獨武裝革命。同年5月30日,發動革命核心人物鄭金河、江炳興、詹天增、謝東榮、陳良5人遭中國黨槍決,壯烈赴義。5位義士在就義前,高喊:「台灣獨立萬歲!」
--摘自林樹枝《火種‧泰源監獄革命演義》

關於本書
 他們有真義,我們豈容青史盡成灰?
 1970年2月8日(農曆正月初三),台東泰源感訓監獄內的台獨政治犯發動第二次武裝革命,同年5月30日,核心人物鄭金河、陳良、詹天增(以上原蘇東啟台獨案入獄)、江炳興(原亞細亞同盟案入獄)、謝東榮(原「軍隊是人民公社」反動文字案入獄)被執行槍決,死前猶拚盡最後一口氣,高呼「台灣獨立萬歲」……
  有關「泰源事件」,由於官方審判資料禁錮,而事件核心人物又死者已矣,故「小道消息」蓊蓊鬱鬱, 風吹草偃,暗中流傳。本書廣搜資料,加上多年親身密訪,以歷史演義體方式,還原這件「台灣獨立二次革 命案」從策劃、串聯到行動而壯烈成仁的過程。尤其獄中眾生相,及「台獨西了」和「紅統阿卡」的抗衡較 勁,栩栩如繪。最後雖功\敗垂成,但泰源五烈士「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台灣男子漢血性氣魄,昭昭留 下了革命的火種……

作者聲明: 本書採歷史演義體寫作,除「已進入歷史」的泰源五烈士以真實姓名呈現,其餘事件參與者及當 時牢內相關人等,均以杜撰名字呈現,如有雷同,純屬巧合,請勿對號入座。

作者介紹
林樹枝
1946年12月18日生,新北市中和人
第一次坐牢:1971年3月,判刑10年,坐牢6年8個月
第二次坐牢:1980年1月,判刑2年,坐牢5年4個月

經歷:
黨外編聯會紀律委員召集人
黨外公政總會執行幹事
民進黨中央黨部幹事
民進黨全國黨代表
台灣政治受難者聯誼總會執委會副召集人
新國家運動本部副總幹事
基層之聲電台台長

現職:
枝伯仔番薯攤股東

著作:
《良心犯的血淚\史》
《白色恐怖X檔案》
《海洋的國家:林永生傳》
《玩弄眾生:施明德的偽裝歲月》
《火種──泰源監獄革命演義》

目次

人間有真義 青史不成灰
第一話 事件發生前的認知
第二話 台獨第一大案
第三話 鄭金河草擬「二次革命」
第四話 「西了」vs.「阿卡」
第五話 台籍充員兵的抉擇
第六話 生力軍—江炳興
第七話 獨立建國火種
第八話 台灣人不是中國人
第九話 〈台灣獨立革命軍〉宣言
第十話 〈台灣人民自救運動宣言〉事件
第十一話 二次革命腳步迫近
第十二話 成功\何必在我
第十三話 死道友免死貧道
第十四話 怕死就不要當台灣人
第十五話 泰源監獄革命的第一槍
第十六話 台灣獨立萬歲
第十七話 留下革命火種
附 錄
一、泰源監獄革命大事記
二、泰源監獄叛亂犯劫械逃獄案處理經過
三、江炳興等叛亂一案覆判情形
四、國防部軍法覆判局執行死刑情形

自序
人間有真義 青史不成灰
1970年的2月8日,專門收容政治犯的台東泰源感訓監獄的台獨政治犯發動台灣獨立武裝革命,同年的5月30 日,發動武裝革命的核心人物鄭金河、江炳興、詹天增、陳良、謝東榮壯烈成仁。

1972年,我在綠島監獄服刑,首次聽到來自泰源監獄的難友向我道及泰源監獄革命的故事,深受感動。使我 感動的不僅僅是五位核心人物在面臨槍決時仍高呼:「台灣獨立萬歲」,而是他們策劃的「二次革命」志不 在成功\,乃在為台灣獨立留下革命「火種」的那種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大仁、大愛、大義、大忠、大孝 及成功\何必在我的精神。

1985年,第二次踏出中國黨的政治黑牢後,我就汲汲於「泰源監獄革命」的真相追尋,可能是當時尚處戒嚴 時期,恐怖氣氛猶存,因此,拜訪了數位曾參與「泰源監獄革命」的當事人,大都噤若寒蟬,及至解嚴後, 數位當年的參與者才敢對我侃侃而談泰源革命事件的始末,這促成我於2004年在《台灣日報》連載了四天, 名為〈34年前的泰源監獄革命〉的報導文學。但令人深覺遺憾也甚感不可思議的是,解嚴前噤若寒蟬的數位 受訪者,解嚴後竟大放厥辭,到處炫耀他對事件的涉入有多深,與革命核心者的交情有多厚,曾參與多少討 論,曾提供多少意見……,實令人不敢恭維。

本書以小說體撰寫,凡「一息尚存」的參與者,一律以杜撰的名字呈現,而已犧牲生命的五位烈士,俱以 真實姓名呈現,為何如此,乃預防挨告也!猶記2004年,當〈34年前的泰源監獄革命〉一文登出後,民進黨 一位前主席的哥哥與我在《台灣日報》打了數天的筆仗,害我浪費不少筆墨,還曾得了「消化不良」症; 2006年,當我將《玩弄眾生》一書再版,又挨人告,官司打了兩年,民、刑事我皆敗北,傾家蕩產後以擺\路 邊攤賣烘番薯度三餐\,基於這些可憐、可憫、可諒的原因,請恕我將當年的數位參與者的真實姓名埋沒,而 杜撰之名若有雷同,亦屬巧合,請勿對號入座!

泰源監獄武裝革命發生迄今已整整四十一個年頭了,四十多年來,有多少人知道這件真實故事?甭說在 戒嚴年代,即使解嚴後,檔案也解密的現在,請問台灣鄉親,您知道嗎?或是您親朋好友知道嗎?

受中國黨統治了六十多年的台灣,有多少可歌可泣的台灣獨立革命事件被掩埋?就如同發生於四十一年前 的泰源監獄革命,中國黨會主動公佈真相?台灣人知道泰源監獄的台獨政治犯為什麼在受苦受難中仍要挺身 而出,為留下台灣獨立革命的「火種」奉獻寶貴的生命嗎?

五烈士之一的江炳興在〈台灣獨立革命宣言〉中說道:「……為什麼台灣人只能有一種聲音?為什麼台灣 人只能選一種命運?為什麼台灣人只能乖乖聽話,不能起身反抗專制獨裁的政權?……深信壓迫與奴隸存在 時,為自由奮鬥是應該的。迫害與恐懼跟著時,爭取幸福是一種權利。在今天,為此努力實只是克盡天職與 恢復人類的尊嚴而已。」

本書主角鄭金河烈士在草擬二次革命計劃並號召同志時曾說:「坐牢不是政治的終結,坐牢更不是理想 的幻滅,而是要落地生根,隨時隨地發展組織,進行二次革命,以完成台灣獨立為終極目標。」

上述兩段話要讓廣大的台灣人明白,1970年的泰源革命烈士對台灣有真義,但我們豈容青史成灰?

林樹枝 2011.03.28 於番薯攤


泰源事件紀念碑

/陳儀深,自由時報 2014-05-30
分享了廖家瑞的相片



為了紀念1970年2月8日發動泰源監獄起義、同年5月30日被槍決的五位烈士,台灣政治受難者關懷協會甫在南投草屯「台灣聖山—生態教育園區」豎立紀念碑,並將於今年(2014年)5月31日與大地文教基金會共同主辦揭碑典禮、紀念儀式,忝為碑文起草人,對於立碑過程的曲折不無感慨。

十二年前即2002年,筆者針對十一位當年的受刑人以及受難者家屬共十三人所做的口述訪問紀錄出版,同時在序言中揭露筆者所看到的陸軍總司令部「台東泰源感訓監獄暴動處理案」,對本案的定位是「意圖拉攏囚犯及警衛,欲以擴大組織發動政變」,而國防部「泰源監獄叛亂犯劫械逃獄案處理經過報告」,則認定江炳興、鄭金河係「謀議從事台灣獨立,以暴動推翻政府」。相對於高金郎於1999年出版的《泰源風雲》,口述史和官方檔案的出爐可以減少不實誇大或神話色彩,但也確認了他們在方法上「意圖拉攏囚犯及警衛」以及目標是「台灣獨立」。此外,1993年李昂的《施明德全傳》、2002年的《柯旗化回憶錄》對於泰源事件的描述,也都有互相參證的效果。

於紀念碑的地點,政治受難者關懷協會曾努力要在發生地泰源或綠島(綠洲山莊)立碑,理由1972年政治犯之所以被重新關回綠島,乃泰源事件所造成的決策,況且綠島遊客甚多,作為人權博物館是適當的地點。可惜一方面政府官員對於泰源事件的定位仍有疑慮,一方面又有「非我不可」的相關人士大力反對,建碑的事情才拖到現在,才以南投草屯作為落腳之地。 (作者為中研院近史所副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