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大武壠、噍吧哖(玉井)的故事    rdrcntr:4027 關鍵字: 大武壠、噍吧哖、玉井
張貼時間: 2013-12-15 00:00:00
林茗顯 ip: X.X.X.X
內容:
大武壠、噍吧哖(玉井)的故事

《荷據下的福爾摩莎》(Formosa under the Dutch)記載:
荷蘭人在 1636年1月11日出兵大武壠(Tevorang,現在的玉井),理由是:在有衝突時,「新港人(現在的台南新市)常表示要逃到大武壠」,他們相信荷人無法到那裏。

《臺灣縣輿圖說略》:「大武壠者,為臺、嘉分界之區;素作盜藪,亦設巡檢以駐之。」《台灣總督府檔案平埔族關係文獻選輯》蕃薯寮廳平埔調查:頭社、茄拔、芒仔芒、宵里之四社有一總稱,即所謂之四社熟蕃。

日本從1898年開始,經由複雜的土地調查、地籍測量以及利用三角點、水準測量等精細方法來繪製臺灣地形圖。台灣總督府在明治37年(1904年)完成《台灣堡圖》。

從書籍、古文獻、圖書館、網路、中研院…,挖掘到很多學校沒有教的、故鄉的歷史和地理,越挖越深,好像挖寶,解決了一些疑惑,也發現學者專家對數百年前的舊事的觀點有分歧。文化靠語言傳承,許多台灣原住民的語言已經消失。挖掘台灣的歷史真相不簡單。

2016年數次回到玉井,對鹿陶、鹿陶開基北極殿、噍吧望的認識:後旦仔村有人知道『吧望』;鹿陶北極殿「開基」,早於玉井大街的北極殿;學者對四社熟蕃的不同論述和分歧,仍然存在。要追溯族群的源頭、是很不簡單的大事。

感謝張炎憲教授,在他國史館館長任內,出反版了許多一般人很難接觸到的台灣史料,讓非歷史專業的人也有機會閱讀這些台灣史料。

期待台灣的學者,包括歷史學者、人類學者、考古學者、語言學者、地質學者等等,能合力探索台灣的過去、挖掘尚待挖掘的歷史寶藏。在台南左鎮、台東八仙洞,挖掘到許多的寶藏,相信原住民最早登陸的台南,還有許多寶藏等待被發現。

美國社會學者 Marcus L. Hansen 的「第三代返回」理論:兒子所亟欲忘記的,是孫子所亟欲記住的」(What the son wishes to forget the grandson wishes to remember.)。這句話有道理。
/林茗顯編寫,2013年12月、2014年7月、2015年1月、2015年5月、2016/06/08rvsd


上圖:玉井地形圖取自Google,2013年11月。


虎頭山在玉井東邊、斗六山在西北邊,東方是南化、北方是楠西、西方是大內、南方是左鎮。 玉井在台南縣的東邊,台南市的東北方,由台南市坐興南客運bus,途經永康、新化(大目降)、左鎮,到玉井。(註:本文地區名稱,沿用以前的縣市、鄉鎮村的區分:玉井鄉=玉井區或簡稱玉井)。

照片:虎頭山。lbh從斗六拍攝/2013年4月。

噍吧哖事件發生在1915年8月。8月5-6日在噍吧哖虎頭山之役戰況最激烈、傷亡最慘重,故稱為「噍吧哖事件」。

余清芳在台南府城利用「西來庵」王爺神詣宣揚抗日、招募革命同志、稱攜帶神符有「避彈、避傷」奇效,故此事件又稱為「西來庵事件」或「余清芳事件」。對該事件領導人物與過程,請參閱列於本文後的的相關書籍和資料。

照片:斗六山及兩面峭壁,前景是玉田村。 lbh從虎尾山拍攝/2013年4月。

虎尾山邊的村莊是玉田村和沙仔田。「噍吧哖事件」虎頭山之役,日方的敵情報告稱,「敵人主力集中於噍吧哖東北方…虎頭山、虎尾山之稜線」。

曾文溪的上游在大埔鄉築了曾文水庫,流經玉井的斗六叫斗六溪,另一支流從龜丹流經竹圍、後旦,在這支流北邊的村莊是鹿 陶。另一支流從北寮流涇沙仔田,叫後崛仔溪。

1636年1月前荷蘭人出兵大武壠(Tevorang)

在375年前的荷蘭統治時代的玉井地區,荷蘭人根據原住民的語音稱為Tevorang(大武壠)。荷蘭統治時的記錄也稱為Dobale或Daubale。清國時代的《台灣府志》(續修)稱大武壠、噍吧哖。噍吧哖被日本改名玉井,噍吧哖的日本語音tama-yi,轉音意為玉井。

《荷據下的福爾摩莎》記載荷蘭人出兵大武壠:
1636年1月荷蘭人派兵到大武壠(Tevorang,其它不同的拼法:Tefurang、Tevoran、Tevourang、Devoran),從赤崁出發,在新港(現在的台南新市)過夜,11日經哆囉嘓(台南東山),當晚在大武壠山山上過夜,12日晨進入大武壠。大武壠山是現在玉井的斗六山,對低地國荷蘭人來說,他們認為這座山很高。這是最早的玉井的歷史文字記錄。

『最遠的是在山中的大武壠,來回這個村落要三天時間。居民很野蠻兇暴。男人很高、極粗壯,事實上幾乎是巨人。其膚色介於黑與棕之間,很像印地安人。』、『成功地征服我們的敵人,包括在塔加里揚(Takareiang)的公開敵人和在麻豆、蕭壟的壞朋友。為了表現我們的友善和愛好和平,評議會決定選些士兵進攻山上的大武壠(Tevorang)。』
進攻的理由是:『在有衝突時,新港人常表示要逃到大武壠,他們相信荷人無法到那裏。為了證明他們的想法錯誤,雖然有些困難,我們還是在1月11日到那裏。』

在荷蘭統治時代,大武壠的居民,指的是鄒族。根據日治時代日本學者的統計,鄒族人在當時的原住民的平均身高是最高的。

大武壠的原住民:鄒族、西拉雅。
左圖:鄒族征帥、右圖:西拉雅母子

四社平埔、大武壠社群的頭社、二社?

《台灣政治、種族、地名沿革》
根據張德水著作《台灣政治、種族、地名沿革》,鄭時以今新化鎮那拔林地方為根據地的平埔西拉雅噍吧哖社,遭受移民的侵佔而退去更東北方,驅逐佔居曾文溪岸的口霄里(今屬玉井鄉)地方及玉井地方的曹族四社部族而佔據其地。雍正初年(1723),移民再贌得此地建立一庄,並譯自平埔族的社名,稱噍吧哖。荷蘭統治時的記錄稱為Dobale或Daubale,並云此群平埔族性兇惡,常嗜殺人。

日治時代的平埔族部族,有馬卡道族(Makattao)、四社族、西拉雅族(Siraiya)、洪雅族(Hoanya)、巴布薩族(Poavosa)、Arikun、巴瀑拉族(Vupuran)、水沙連族、巴則海族(Pazzehe)、道卡斯族(Taokas)、凱達加蘭族(Ketagalan)、噶瑪蘭族(Kavalan)等十餘種族。

四社族,據傳在約三百年前就佔據台南烏山山脈的西麓一帶沃野,建立大目降、芒仔芒、茄拔(在今楠西)、霄裡四社,但被受到移民壓迫的西拉雅驅逐於荖濃溪上游山地,後來分散形成29個部落,與移民雜居。

西拉雅族係荷蘭人所云的Sideia,往昔佔據台南地方平原,曾受過荷蘭人的教化而著名。此族受到移民的壓迫而遷往旗山地方及台東地方,但日據時代仍有許多人居住今台南縣東山鄉吉貝要及左鎮岡子林。

潘英的著作《台灣平埔族史》第二節南部平埔族的遷徙(頁175)指出:
四社平埔,石萬壽稱之為大武壠系統,包括頭社、二社、霄里、茄拔;芒仔芒等社。莊金德稱之為Taiwoan族,亦謂平埔四社番,包括加拔、芒仔芒、頭社、宵里四社。吳新榮則稱四社熟番,包括大武壠、茄拔、霄里、芒仔芒四社。頭社、二社即大武壠頭社、二社。爭議的焦點是大武壠社。

依吳新榮的研究,大武壠頭社又稱大年哖社,他們是被蕭壠社群(本社在今佳里鎮內)的大武壠社,由今大內鄉頭社驅逐到今玉井鄉中正村及竹圍村一帶(玉井人都稱呼為竹圍、後旦仔、番仔厝),並指這大武壠社系由善化移來,又以為今大內多為蕭壠社後裔,「大武壠社故地在曾文區大內鄉頭社附近一帶,被平埔蕃西拉雅的大武壠社所侵占」。石萬壽則以為頭社本即目加溜灣社(在今善化鎮溪尾里)的支社。

大武壠社遷至玉井後,在乾隆九年(1744年)左右,再被迫遷至溪東、阿里關、羌黃埔、甲仙埔、四社寮等地,也有部分遷至今南化鄉。而大武壠二社,亦於同一時期,由玉井被迫遷至甲仙、六龜、杉林等地。茄拔社的故地,大概在今善化鎮茄拔地方,其地被目加溜灣社侵占後,先遷至楠西,再遷至頂公館、蜈蜞潭、紅毛村、匏子寮、大邱園、八張犁、芎蕉腳等地。

根據《南瀛地名誌》第八章玉井鄉p.359,玉井,係西拉雅「大滿(Taivoan.;大武壠)亞族(四社熟番)之一「大武壠社」屬社「噍吧哖社」的舊地,故名。清初屬「台灣府諸羅縣」轄域,道光年間劃屬「台灣府台灣縣善化里西堡」所轄,光緒年間又劃入「台南府安平縣楠梓仙溪西里」。
(茗:光緒13年4月、西元1888年,設安平縣。道光年間,西元1820年-1850年)

《南灜地名誌》:大武壠社有三支屬社:大武壠頭社(俗稱大年哖社、即「鹿陶社」)、大武壠二社(玉井村北極殿一帶)、噍吧哖社(今玉井鄉玉井村一帶)。
大滿亞族的「公廨」祭日,以農曆9月15日為主,此為追尋此系一再遷徙建社的主要線索。

請參閱明治版《台灣堡圖》(1904年):後旦北邊、西北邊的鹿陶庄、噍 吧望

清國文獻記載的玉井/噍吧哖/大武壠


比對上面的兩地圖,玉井的位置,在清治時代(康熙61年、公元1722)的番界內或邊緣?



《續修臺灣府志》的「諸羅縣圖」圖示:虎頭山在東、大武壠山(現在的斗六山)在西、兩山之間的山谷,就是現在的玉井盆地。古地圖東方在上、西方的台海在下。阿里山在縣治的東方。

《續修臺灣府志》修於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至二十七年(1762年)間,刊行時間依書序所記當在乾隆三十九年(1774年)後。
《續修臺灣府志》(上),台灣史料集成編輯委員會編,2007年6月20日出版,(頁180-181)提到諸羅縣的番社:
目加溜彎社【在縣南七十里。近番眾分居社東五里。】
麻豆社【在縣西南六十里。】
蕭壟社【在縣西南七十里。】
大武壠頭社【在縣東南六十五里。】
二社【在縣東南八十里。】
噍吧哖社【在縣東南七十里。】
--《舊志》有木岡、茅匏(芋匏社)二社,今改隸臺灣縣地方管 轄。

《臺灣歷史辭典》稱:大武壟頭社原住於今臺南縣玉井鄉鹿陶,而二社原居於同鄉玉井村北極殿廟附近一帶,噍吧哖社則原居 於今同村北極殿廟北。

(茗註:「縣東南」指諸羅縣治東南方。由距離遠近而論,《臺灣歷史辭典》是否有些語意不清?如果《續修臺灣府志》指稱正確:大武壠頭社六十五里、噍吧哖社七十里、二社八十里最遠; 而日治時代的「噍吧哖庄」指玉井北極殿廟的玉井村、玉田村,鹿陶在玉井鄉北方,往南是竹圍、後旦、番仔厝,然後是噍吧哖。對二社的位置有爭論?)

《諸羅縣志》(頁82)提到,大武壠山、大武壠、消離山、虎頭山、灣裡溪: 大武壠山【與學宮遙對】,儼然有端人正士之想焉【內社九:大離蚌、碓吧哖、邦(骨鳥)、內踏綱、敦里礁吧裡、萬打籠、籐橋頭、內幽、美籠】。大武壠之西北,峭壁懸崖,為五步練山【以其險不可容足,故名;亦方言也】。其並而相(土將)者,為消離山。他如鹿馭山、東西煙山、虎頭山【亦象形以名】、內茄拔山、琅包山【下有曠埔,漢人耕種其中】,則又小峰之聯絡於南者也。

(茗註:茅匏應作芋匏,才接近地名的讀音,1904年日治延用清治的行政單位地名,明治版《台灣堡圖》稱和薄。今「改隸臺灣縣」,指由諸羅縣改隸臺灣縣。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設一府三縣:台灣府、台灣縣、鳳山縣、諸羅縣。台灣府府治、台灣縣縣治都在現在的台南市。諸羅縣治原在佳里興;《台灣政治、種族、地名沿革》指出:康熙四十五年(1706)移駐嘉義。 《臺灣縣輿圖說略》指在:康熙四十年(1701)移駐嘉義。《南灜地名誌》稱在道光年間劃屬「台灣府台灣縣善化里西堡」所轄。光緒年間又劃入「台南府安平縣楠梓仙溪西里」。)

(茗註:現在的斗六,斗六有新社、舊社;明治版《台灣堡圖》稱斗六新庄,斗六舊庄。以前有吊橋跨曾文溪從後旦去斗六的新社、舊社。大武壠之「西北,峭壁懸崖」,大武壠指現在的玉井,消離指霄里,我去美國留學之前,稱霄里,有口霄里、內霄里,現在稱豐里。大武壠山【與學宮遙對】,可見,以前的斗六位在諸羅縣治進入大武壠的入口,佔重要地位,荷蘭人派兵,也由斗六進入。設有學宮、一位張進士、霄里人的古墓在斗六,猜想其原因在此。《安平縣雜記》有一則「霄里社張姓民人」記 載,列於本文後面。我的解讀,不知是否正確?)


歷史文獻明確:大武壠就是現在的玉井

根據《台南縣平埔地名解讀篇》: 大武壠頭社為四社平埔(Taivoan族),先祖住「台窩灣」(即今日安平)。 玉井鄉玉井村的「北極殿」,為原大武壠社頭社之公廨(祖廟),有石刻碑記,一為嘉慶九年(1804)所立的「重修大武壠開基祖廟捐題碑」;一為同治十三年(1874)所立的「重修大武壠廟各莊捐題碑記」。「開基祖廟」亦即「頭社公廨」。

根據臺灣文獻叢刊《臺灣縣輿圖說略》: 「大武壠者,為臺、嘉分界之區;素作盜藪,亦設巡檢以駐之。」 _ 此點可參考《荷據下的福爾摩莎》記載荷蘭人出兵大武壠、進攻的理由是:『在有衝突時,新港人常表示要逃到大武壠,他們 相信荷人無法到那裏。』 也可參考康熙或乾隆的番界圖。

根據臺灣文獻叢刊《臺灣南部碑文集成》: 「北極殿碑記」(咸豐五年):「考自噍吧哖街興建元天上帝(玄天上帝)廟宇,…緣乾隆三十六年有霄閭莊張志學,重念煙祀有缺 ,…
咸豐五年乙卯三月(缺)日,住持僧淵泉立石」
(高119公分,寬58公分,砂岩)

「北極殿重修碑記」(嘉慶九年、1804):「重修大武壠開基祖廟 捐題緣金於左:…」
(高176公分,寬79公分,砂岩)

「重修大武壠祖廟碑記」(同治十三年、1874):「…竊見本保自嘉慶甲子九年先輩諸人造建該處大武壠噍吧哖廟宇乙座三進,前三川,中玄天上帝,後觀音佛祖殿,,,,」
(高46公分 ,寬131公分,木質筆寫)

由以上碑文可見,大武壠是現在的玉井盆地山區;「噍吧哖街、噍吧哖廟宇」證明,噍吧哖就現在的玉井村、玉田村。大武壠 社、二社,《台南縣平埔地名解讀篇》

《諸羅縣志》(頁89)提到,灣裡溪在一些地點【有渡】,應該是以竹筏渡河: 「麻豆之南曰、灣裡溪,發源於噍吧哖【社名】內山。南過五步練、大武壠二山,合卓猴山之流於石仔瀨【有渡】,西流為、加拔溪,至新社「有渡,名「番仔渡」】。南合烏山頭之流,過赤山【有渡,名「拔仔林渡」】,至灣裡【往郡大路,有渡】;過蘇厝甲【有渡】、(木羨)仔林【有渡】、蕭壟【社名。有渡 】,西出為、歐汪溪【有渡。溪東為歐汪社、溪西為史椰甲社】,入於海。」

《諸羅縣志》有關大武壠行政單位、戶口、餉稅、城池(頁98) 諸羅自康熙二十三年卜縣治於諸羅山,城未築。四十三年,奉文歸治。...年久傾壞;五十六年,知縣周鍾瑄重修。
衙署【公館附】(頁90)
諸羅縣署 原在佳里興...
(頁104-105)坊里
(諸羅縣)縣屬轄里四、保九、庄九【里、保、庄皆漢人所居】、社九十有五。

社(頁105-107) 諸羅山社 哆囉嘓社【《郡志》作「倒咯國」。】
大武壠社 噍吧哖社 木岡社 茅匏社(芋匏社) 內幽社 麻豆社 目加溜社
新社仔社 蕭壟社 新港社【與台灣界。】
.....
戶口(頁166-167)
本縣(諸羅縣)戶口,康熙二十三年題定則例,每丁徵銀四錢七分六釐。

餉稅(頁173-175,番社餉)
陸餉
《郡志》載:番社舊額三十有四,中有併數社餉銀於一社而合徵者;社名俱不載。今俱詳列於各社之下。

諸羅山社,額徵銀六十五兩二錢六分八釐
哆囉嘓社,額徵銀三百一十三兩九錢九分二釐
大武壠社,額徵銀九百一十四兩八錢一分四毫【噍吧哖、木岡、茅 匏(芋匏社)、內幽等四社餉銀俱附入合徵】。

麻豆社,額徵銀一百七十二兩八錢七分二釐
目加溜灣社,額徵銀一百一十三兩二錢四分八釐八毫【內新社仔餉銀附入合徵】。
蕭壟社,額徵銀四百五十二兩二錢八分九釐六毫。
新港社,額徵銀四百五十八兩六錢四分【內猴社餉銀附入合徵】。
(頁176)南社,額徵銀八百零六兩五錢八毫。

合計通縣共二千四百三十六戶,新舊民丁四千四百五十九口,共徵丁銀二千一百二十二兩四錢八分四釐。

(茗註:噍吧哖、木岡、茅匏(芋匏社)、內幽,四社合徵,額最高,次高是南社。內幽是霄里?按徵餉額,當時全部人口約 一千九百二十一人。人口比麻豆社、目加溜灣社、蕭壟社、新港社的任一社都多。)

明治版《台灣堡圖》

清國在1895年馬關條約割讓台灣給日本。日本從明治31年(1898年)開始實施台灣土地調查,經由複雜的土地調查、地籍測量以及利用三角點、水準測量等精細方法來繪製臺灣地形圖。台灣總督府在明治37年(1904年)完成《台灣堡圖》。地圖上詳細標示出當時台灣街、庄、堡、廳之行政界線、土地利用狀況、聚落 地名、河川水系等。參閱『台灣百年歷史地圖』:
http://gissrv4.sinica.edu.tw/gis/twhgis.aspx。(選「功能」- >圖層)


上圖:2013年的玉井空照,A字地點是後旦村(現在稱中正村)。對 照此圖與明治版「台灣堡圖」中的「鹿陶庄」,現在沒有住家。



在明治版《台灣堡圖》可見到(在今玉井境內):
善化里西堡:口宵里、斗六舊庄、斗六新庄(現在稱:斗六舊社、斗六新社)、及斗六溪、斗六山、
楠梓仙溪西里:鹿陶庄、噍吧望、竹圍庄、後旦、番仔厝、噍吧哖庄、過溝、田仔墘、宅仔內、和薄(《諸羅縣志》:芋匏社)、沙子田庄、三埔庄、芒仔芒庄,以及新庄、劉陳尾等。 (茗註:部分地名不在截取的上圖。虎頭山在竹圍庄、沒有標示出來。有的地名現在已消失或改名,例如,後旦北邊、西北邊 的鹿陶庄、噍吧望已經消失。)

《台灣堡圖》上的「鹿陶莊」與「噍吧望」的歷史值得探討。

根據1904年明治版《台灣堡圖》,後旦的北邊、西北邊、與斗六之間的「鹿陶莊」、竹圍北邊的「噍吧望」,在1940-50年代,就沒聽過有這樣的村莊。聽過而且到現在還存在的是竹圍北邊的鹿陶和楠西的鹿陶洋。「鹿陶莊」和「噍吧望」何時廢莊?人搬去何處?後旦的北邊、西北邊、與斗六之間的「鹿陶莊」比後旦村的地勢低,可能是曾文溪的氾濫區域,記得1950年代(?)有一次大水災、後旦溪改道,滾滾洪流衝過《台灣堡圖》所繪的「鹿陶莊」。

根據《台灣堡圖》,「鹿陶庄」在後旦北邊、西北邊、與斗六之間,比現在的竹圍北邊的鹿陶的範圍大。「鹿陶莊」與「噍吧望」兩地區比日治時的竹圍庄還大。是1904年之後才廢庄?

清治時期的台灣行政單位是:堡/里/鄉/澚。日治時期的台灣行政單位是:五州二廳,州/廳下設市/郡/支廳,郡/支廳下設街/庄/區/蕃地,廢除沿用自清治時期的堡/里/鄉/澚,將所屬的舊制街/庄改為大字,自然村(土名)則用小字。 將原本臺灣地名常用字「藔」、「仔」改為「寮」、「子」。比如,沙仔田,改為沙子田。

1920年(大正九年)臺灣行政區劃大改革,將原有的12廳改制為5州、2廳,州/廳下設:市、郡、支廳,郡/支廳下設:街、庄、區、蕃地;廢除沿用自清朝時期的堡、里、鄉、澚;將所屬的舊制街/庄改制為大字,其下的自然村(土名)則稱為小字;同時將原本臺灣地名常用字「藔」、「仔」改為「寮」、「子」,並更改部分地名。1921年(大正十年),《臺灣堡圖》發行新版(大正版,見下圖),以1904年之版本(明治版)為底稿,僅將異動地名及行政區界以紅字標示,故又稱為「紅字版」。



《臺灣堡圖》(大正版):口霄里在善化里西堡。鹿陶庄、噍吧望、竹圍庄、後旦、番仔厝、噍吧哖庄、過溝、田仔墘、宅仔內、和薄、沙子田庄等在楠梓仙溪西里。

台灣總督府檔案平埔族關係文獻


《台灣總督府檔案平埔族關係文獻選輯》-2001年3月初版
台南廳平埔族調查(大目降、噍吧哖社、關帝廟等地方)
《台灣總督府檔案平埔族關係文獻選輯》蕃薯寮廳平埔調查(4254)


一、社名 轄區內現住之熟蕃人,係新港、卓猴、大傑巔、頭社、茄拔、芒仔芒、霄里七社之蕃族,於康熙、乾隆時代,由台南、鳳山、鹽水港等三廳的管轄區內移居至本地。頭社、茄拔、芒仔芒、宵里之四社有一總稱,即所謂之四社熟蕃。新港及卓猴社蕃,散居在羅漢內外門里;大傑巔社蕃族,散居在羅漢外門里的一部份地區;頭社、茄拔、芒仔芒、宵里四社蕃族,散居在楠梓仙溪東里的全區域內,至現在已不稱呼社名。

(茗註:《台灣總督府檔案平埔族關係文獻選輯》蕃薯寮廳平埔調查,蕃 薯寮包括:頭社、茄拔、芒仔芒、宵里。現在的玉井的部分地區,也稱為蕃薯寮。)

二、各社蕃人的戶口
新港卓猴  戶數五百六十八戶  人口二千八百二十四人
大傑巔    一百八十五戶      八百0二人
芒仔芒    五百三十六戶      二千六百十八人
宵里      二百十七戶        一千一百0二人
茄拔      二百四十戶        一千二百六十五人
頭社      一百0七戶        五百八十八人

計一千八百五十三戶 九千一百九十九人
新港、卓猴兩個種族因雜居,很難區方。

四社參考資料

《平埔百社古文書》附加
有關大武壠社、芋匏社、芒仔芒社、霄裡社、茄拔社的:
文獻記載與研究資料料
《諸羅縣志》載:「大武壠社,額徵銀九百一十四兩八錢一四毫(內礁吧年、木岡、茅匏、內攸四社餉銀具附入合徵)。」其徵額佔當時諸羅縣番社徵銀之百分之十二以上,較第二名之南社多出一百兩以上,為該縣諸社之冠。《續修台灣府志》「乾隆二年,額徵社嚮改照民丁例,大武壠社併焦吧年、木岡、芋匏、內優等四社番丁一百九十三。」亦僅較南社之二百零二丁為少。

《安平縣雜記》稱,四社熟番係乾隆五十一年林爽文事件時,清政府廣招內山生番從征,蒙閩浙總督福康安著送引見。有霄里社張姓民人出為嚮導,引率四社酋長十人,乘舟至福州總督府謁見,福康安飭營護送進京引見,皇帝嘉獎其功,恩賜龍袍十領,旨令歸化薙髮。回台後即薙髮化熟。雜記又載,清乾隆間招撫歸化,清政府委用之官員係潘、劉、金三姓,由該績官員招撫即隨同該姓,故化熟之初,只潘、劉、金三姓。

《安平縣雜記》載:「四社番所居之地,原為生番所處之穴,因四社番歸化清廷,乃與生番易地而居,理應遞年納其地租,名之曰『安撫番租』。間有不肯照納者,則生番輒出抄掠殺傷之。其在甲仙埔、阿里關、老濃等處近山之庄,尤形厲害,」

根據《熟番戶口及沿革調查綴》記載,明治三十四年及三十六、七年,四社平埔曾協助日本當局討代當地抗爭者及下三社魯凱 族有功,奉命移駐老濃溪沿岸三十里,以輔助隘勇線之防備及撫育生番。

乾隆五十三年實施屯番制度:「大武壠頭社屯丁一十六名,茄拔社屯丁二十名,芒仔芒社屯丁三十名,大武壠派社屯丁二十名。以上四社共八十六名,分給彰屬大姑婆埔地一百二十九甲一分八釐五毫六絲,每名計一甲五分零二毫一絲五忽。」

《平埔百社古文書》(頁344)指出:『「平埔番」一詞,指居於平地之社群,並非指涉血統上有單一之族群,不是民族學或人類學名詞,最早見於雍正八年陳倫炯《東南洋記》:「(台灣)西面一帶沃野,東面俯臨大海,附近輸賦應徭者,名曰『平埔土番』」。「平埔族」被視為「族群」始自日治時期學者的研究,如伊能嘉矩將平埔族分為十族,移川子之藏亦將平埔族分為十族,小川尚義則先將平埔族分為九族,後又修正為十族。
西拉雅族(Siraya):分佈於台南縣境。包括西拉雅本族之赤嵌社、大目降社、卓猴社、噍吧哖社、目加溜灣社、芋匏社、蕭壟社、麻豆社、新港社、水蛙潭社、塔樓社、茄藤社、力力社、下淡水社;以及大武壠社群之大武壠頭社、茄拔社、霄裡社、芒仔芒社。』

這裏指出的許多社名,噍吧哖社、大武壠社群之大武壠頭社、茄拔社、霄裡社、芒仔芒社,對住在玉井、楠西、左鎮、南化的 人,都很熟悉才對。根據歷史學家,台灣的原住民有四次大遷徙,所以台灣各地多有舊社之名。

《平埔百社古文書》(頁6)平埔族的遷徙與原因:
『歷史上各族群均有遷徙之活動,有由於田園地力已盡而遷徙,如游牧者水草盡則他遷,游耕者地力薄而去耕;有由於水患旱災遷徙,如阿束社因洪水而他遷;或由於外力之介入,激進如武力戕討、和緩如墾地拓殖。平埔族之遷徙就遷徙範圍而言,可分為兩類,一為社域內遷徙,一為域外遷徙。請參閱:《台灣南島民族的族群與遷徙》

《平埔百社古文書》(頁6)平埔族的遷徙與原因:

『歷史上各族群均有遷徙之活動,有由於田園地力已盡而遷徙,如游牧者水草盡則他遷,游耕者地力薄而去耕;有由於水患旱災遷徙,如阿束社因洪水而他遷;或由於外力之介入,激進如武力戕討、和緩如墾地拓殖。平埔族之遷徙就遷徙範圍而言,可分為兩類,一為社域內遷徙,一為域外遷徙。

社域內的遷徙有一種是「逐地力而遷徙」,另一種是人口繁殖或其他因素而分支遷徙。其遷徙通常在社域範圍之內,不會侵犯 到他社的範圍。平埔族之「逐地力而遷徙」如《諸羅縣志》載:「番社歲久或以為不利,則更擇地而立新社以居。將立社,先除草栽竹,開附近草地地為田園。竹既茂,乃伐木誅茅,室成而徙醉舞酣歌,互相勞苦。先時,舊社多棄置為穢墟,近則以鬻之漢人。」。是以各地多有舊社之名,如大武郡社有舊社,竹塹社亦有舊社,斗六門亦有柴裡舊社,加至閣社亦有舊社。「分搬遷徙」如道卡斯新港社有東社、西社,雙寮社有拜丹社(擺陳社、擺亭社)、車店邊社、東勢社、西勢社,樸子籬社先後有社寮角社、大湳社、水底寮社、山頂社、大馬鄰社、拍打干社、阿都罕社等。但漢人大量介入後,至道光年間,平埔族 慣有之移村、易地耕作,已感困難,乃完全停止游耕方式與遷村。』 請參閱:《台灣南島民族的族群與遷徙》

路座落在稻田之間,是人和牛車走出來的,
離開府城,道路在稻田之間。

曾文溪流經楠西、玉井,沖積形成河谷盆地。玉井的鄰近鄉鎮,南橫公路貫穿東西,風景絕佳。南北交通,公路從台南,經永 康、新化、左鎮、玉井、楠西,可到曾文水庫。但是,直到清帝國統治期間,不存在「條條道路通府城」--路是人和牛車走 出來的。圖片取自http://academic.reed.edu/

1940-50年代在鄉下看到的牛車,有兩輪和四輪,都已改用外框鐵圈的車輪。四輪牛車通常用來載甘蔗到糖廠。《台南縣鄉土史料》長者的口述歷史紀錄,玉井、楠西、南化、左鎮的人都說,古時候是靠曾文溪運輸建築木材來到各地方。可見古時陸路交通很不方便。

在《福爾摩沙及其住民》(頁45-47、書中記載,即使在1873年,該書作者Joseph Beal Steere從臺灣府東門出城,「...沿著一條交通繁忙的小路向北。...所走的道路,難然是連接兩個大城的唯一通道,卻是座落在稻田之間,位置看來也不固定,可能會隨著田地的地主的喜好或路人的興致而改變。城鎮附近的溝渠或小溪,至少會有從廈門運來的厚花崗岩板充當橋樑,但一旦遠離城鎮,情況就麻煩了。若碰到淺溪,我們得涉水而過,若是比較深的河流,就必須依賴竹筏了。」

即使在1873年,臺灣府城對其他大的城鎮的交通仍然非常不方便,沒有公路。「Steere於1873年10月初從香港搭船到淡水,他再從淡水搭船到高雄港,當時走水路比陸路要容易得多。」

(頁112-120)1874年1月3日由陸路從打狗(高雄)出發,晚上在舊城(高雄左營)過夜,4日到台灣府、去崗仔林教會,5-9日停留在崗仔林,10日回到台灣府。作者在岡仔林以槍枝換取新港文書。初次看到Steere去過現在左鎮的岡仔林教會,以為1873年當時的玉井可能還是「生番」的地域,熟番不敢去,也沒有教會,但是不對,荷蘭人兩百多年前就曾派兵去過。

《平埔百社古文書》(頁344)指出:西拉雅族(Siraya):分佈於台南縣境。包括西拉雅本族之赤嵌社、大目降社、卓猴社、噍吧哖社、目加溜灣社、芋匏社、蕭壟社、麻豆社、新港社、水蛙潭社、塔樓社、茄藤社、力力社、下淡水社;以及大武壠社群之大武壠頭社、茄拔社、霄裡社、芒仔芒社。』


這裏指出的許多社名,噍吧哖社、大武壠社群之大武壠頭社、茄拔社、霄裡社、芒仔芒社,對住在玉井、楠西、左鎮、南化的人,大都熟悉。根據歷史學家,台灣的原住民有四次大遷徙,所以台灣各地多有舊社之名。(圖中的茅草屋,在小時候還到處可見,我家有土角屋,也有茅草屋。在田野的草寮更簡陋。 academic.reed.edu/formosa/images/pictures/thomson/pepohutte_m.jpg)

參考書籍



《台灣政治、種族、地名沿革》 作者:張德水
台北市:台北前衛出版社
出版日期:1996年4月初版第一刷






《台灣平埔族史》
作者:潘英編
台北市:南天書局,1996年6月初版





《荷據下的福爾摩莎》
Rev. Willam Campbell(甘為霖)
《荷據下的福爾摩莎》(Formosa under the Dutch)
台北市:前衛出版社,2003年6月初版
漢譯 李雄揮




《台灣總督府檔案平埔族關係文獻選輯》-2001年3月初版
台南廳平埔族調查(大目降、噍吧哖社、關帝廟等地方)(4254)







《平埔百社古文書》
國史館台灣文獻館2002年3月初版








《續修臺灣府志》(上)
台灣史料集成編輯委員會編
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出版,2007年6月20日一版一刷
《續修臺灣府志》修於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至二十七年(1762年)間,刊行時間依書序所記當在乾隆三十九年(1774年) 後。
清代有關《臺灣府志》之纂修,最早起於康熙二十四年(1685)至二十五年(1686)間蔣毓英《臺灣府志》,其後則為康熙三 十五年(1696)高拱乾以《蔣志》為基礎的《臺灣府志》,迄康熙四十七年(1708)至四十九年(1710)間,鳳山知縣宋水清 又據《高志》續有增補,...



《諸羅縣志》2005年6月30日一版一刷
台灣史料集成編輯委員會編
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出版
《諸羅縣志》始修於康熙五十五年(1716)八月,脫稿於五十六年(1717年)二月,而年四月梓版完成。本志主修周鍾瑄,貴 州貴筑人。1712年任邵武知縣,1714年由邵武調補擔任諸縣知縣,1715年到職。



「噍吧哖事件」的參考書籍

有關「噍吧哖事件」、事件的主要人物和武裝抗日的過程,可見參閱:
《余清芳抗日革命案全檔》,程大學編譯,共四輯八冊,臺灣省文獻會出版,1975年3月。《全檔》依據《台灣總督府之公文類 纂》與本事件有關的各項文件紀錄,包括:1584名參加事件者的個人資料、偵訊筆錄、搜查報告、受理移解、起訴、結審、判 決等,和1393名參與者的招募過程相當完整的記載。對此事件人物與過程的描述,大部分書籍都根據《余清芳抗日革命案全檔 》。

《染血的山谷─日治時期的噍吧哖事件》,康豹 (Paul R. Katz)著作,三民書局,2006年6月。 作者康豹,從當時的台灣經濟社會狀況、日本統治下的司法、保甲制度、戶口調查等,描述事件的背景、人物和過程,以科學 的方法研究分析「屠莊」爭議。

《台灣近代名人誌》第二冊,張炎憲、李筱峯、莊永明編,「最後武力抗日三豪傑」,作者:翁佳音 http://120.116.71.3/~tust/old/book/book(1)/book(1)-4-1.htm

《南灜抗日誌》,涂順從著,臺南縣文化局出版,2000年2月。

「地方」台南縣政府,直到1981年才在虎頭山上,立碑記念「噍吧哖事件」烈士,只見縣長題字,不見烈士列名,只記念余清 芳烈士?

看到中國人在網路上貼文章說,日本人在噍吧哖事件屠殺了2萬多人、有人甚至說4萬多人。人類的野蠻歷史,直到21世紀,交 戰雙方,還會屠殺非交戰的無辜者。噍吧哖事件的燒村、屠殺對方的無辜者,沒有爭議,但是,人面臨戰爭都有逃亡的本能, 說屠殺了2萬多人、4萬多人,沒有事實根據。100年前的玉井、南化兩個小地方總人口加起來可能不到2萬人。現在的大城市紐 約和費城,230多年前美國獨立戰爭時,人口都只有2萬多人。350年前荷蘭統治時代,台南的平埔族社上千人的就算是大社,有 的只有數百人,噍吧哖社原是平埔四社族。沒有以人口資料去推算,憑空臆斷會犯錯誤。

根據《染血的山谷─日治時期的噍吧哖事件》,1915年8月6日為例,當天的戰鬥最為激烈,在戶籍資料中顯示在這一天裡,十 個村庄中共有993名村民死亡,包恬740名男性,112名女性和141名十六歲以下的未成年人。死亡人數最多的村庄是竹圍,共有 246名村民死亡,包括125名男性、64名女性和57名十六歲以下的未成年人。

死亡最多的是竹圍庄(當時包括番仔厝和後旦村),江家是竹圍村的大家族,番仔厝和後旦村的林、溫、王、朱、鄭等大家族 ,在清帝國時代就住在當地,噍吧哖事件後也還在,沒聽說過有那一個大家族遭屠殺。我父親排行第四,生於1903年,他的排 行第三的親兄弟在噍吧哖事件時死亡,當時大約是十六歲。

余清芳在台南府城利用「西來庵」王爺神詣宣揚抗日、招募革命同志、稱攜帶神符有「避彈、避傷」奇效,故此事件又稱為「 西來庵事件」。借神佛宣揚對抗當時已是世界強國的日本,主要靠「宋江陣」兵器戰鬥,反映時代背景以及領導者的思想,必 敗無疑。當時還無「台灣認同」、更無「台灣國家認同」,余清芳的諭告文中的「大明慈悲國」,除宗教教色彩外,不具明確 國家意識,沒有比「台灣民主國」進步,不過,對比要建立「台灣民主國」的領導者、趁夜間逃回清國的大官,余清芳等人領 導武裝戰鬥。台灣人必須提升思想武裝的水平,壯大「台灣國家意識」,以「民主、自由、法治、人權」拉開與要併吞台灣的 國家的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