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中國區域發展策略之評析    rdrcntr:285 關鍵字:
張貼時間: 2015-09-25 00:00:00
顏慶章 ip: X.X.X.X
內容:
中國區域發展策略之評析
作者/顏慶章
台灣國際法學會理事長

2015年9月19日台灣安保協會舉辦「兩岸關係與亞太區域和平」國際研討會,本文節錄自顏慶章提出的論文「中國區域發展策略之評析」,請參閱研討會的全文。
全部文章登在台獨聯盟網站:www.wufi.org.tw/tjsf/
/林茗顯 製作網頁 2015/09/25


「中國夢」面臨的挑戰

追求「經濟騰飛、生活改善、環境提升」的情境:
自然環境的持續惡化中國水利資源部發現,1990年代存在中國的五萬條河川,已有55%消失。中國擁有全球20%的人口,僅有7%的淡水獲取量。每年雖過度抽取220億立方公尺的地下水,但每人使用水量仍僅為全球平均值的三分之一。中國北部住有全國一半的人口,但僅有15%的中國降雨水源。北京由於欠缺大河及降雨量,民生用水的四分之三是來自地下水,抽取地下水的深度,目前甚至已達三千公尺,為1990年代的五倍深。更嚴重者,中國都市地區的地下水,約為90%已遭受污染,70%的中國河川及湖泊亦屬如此

多達八千萬農村居民,須在距離逾一英哩獲取飲用水。過度抽取地下水的結果,北部平原已呈現大如匈牙利領土九萬三千平方公里的地層下陷。由於土地的乾涸,不僅造成農地的無法耕作,甚至迫使整個村莊的遷移。

中國環境保護部曾於2010年估算,單就環境污染即造成1.5兆人民幣的損失,約達GDP的3.5%。如此駭人的資訊,迫使不再定期發佈。世界銀行估計中國自然環境惡化造成的成本,以2008年言,應高達中國GNP的9%。而全世界污染最嚴重的二十個都市,其中16個是在中國。

李白氣勢萬千的《將進酒》:「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但自1972年以降,黃河已超過30次的乾涸,期間有長達一百餘天者,甚至有多達226天的情景。李白倘若地下有知,《將進酒》傳誦逾千年的詩文,他將有如何駭異的嗟嘆?

中國原可提供85%水於農田灌溉,但由於工業發展及都市化的結果,加上工業用水的欠缺效率,例如中國鋼鐵業每噸鋼需要使用23噸水,美國、日本及德國則僅需要6噸水。加上先天環境,中國南方擁有82%的水源,但僅有38%的農耕地。但中國北方有多達62%的農耕地,卻僅有18%的水源;中國北方市鎮及工業用水,2010年已占29%,至2030年時將須達到35%。至於農村地區約有三億至五億人口,無法使用自來水管獲取民生用水。

更嚴重的是中國沙漠化的情境,目前中國逾27%的領土是沙漠,而沙漠化增加的面積,每年以約2,500至10,000平方公里速度在增加。受到沙漠化影響的土地面積,達到中國領土的34.6%,人口總數多達四億人。戈壁沙漠每年增加約3,600平方公里,剛好是臺灣領土面積的十分之一。沙塵暴堪稱無遠弗屆,不僅飛越到美國加州地區,韓國及日本也不勝其擾,這也是中國期待連結臺灣的「禮物」。中國戈壁沙漠鄰近地區的嚴重影響,已無庸贅述,去年10月19日北京舉行的馬拉松活動,竟然出現參賽者帶著仿如防毒面具的配備。試想即將於明天再度舉行的賽事,將會是何等的景象!

貧困人口的極其眾多

中國過去三十年的脫貧措施,堪稱是頗值肯定的成就。惟最近官方統計,仍有10.2%中國人口亦即約九千九百萬人,每日可支用所得低於聯合國設定的貧窮線。簡言之,全世界的貧窮人口,中國即占有六分之一。 《經濟學人雜誌》對中國的官方統計,抱持保留看法。並對私人部門存款增加的原因,認為一半因素係緣自一胎化政策,適婚男人必須多所積蓄,方有可能娶妻。但如此男女比例的失衡,又是嚴重的社會問題。倘將每日可支用所得提高至五美元,聯合國2009年統計,中國有67.8%的人口亦即九億零二百萬人,低於如此水準。 農村與都市的所得差距與教育資源的不均,更加深農村趨於邊緣化的現象。根據統計,清華及北京大學學生僅有1%來自於農村。如此的教育機會,使得農村所得陷入難有未來的惡性循環。

財富分配的至為懸殊

中國最貧窮的40%人口,僅賺取中國所得的15.4%,最富裕的20%,則賺取47.1%的全國所得。北京大學社科院報告甚至指出,中國1%人口擁有全國財富的三分之一。如此真實的社會現象,竟出現是宣稱無產階段專政的中國!

資金脫逃的殊難估計

中國人民銀行2008年的一項報告,約有一萬六千至一萬八千共產黨員、企業人士及其他個人自中國「失蹤」,並帶走多達八千億元人民幣。另一份中國研究機構報告指出,在銀行存款超過1,000萬元人民幣者,約有三分之二已經完成或正在計畫移民。

追求「公平正義、民主法制、公民成長」的真相:


「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係設立於德國柏林的非政府組織,從事公司與政府貪污的監督與揭露。該組織每年公佈全世界174個國家的「貪污認知指數」(Corruption Perception Index),倘未具有合理的方法論,將招致至排名在中後段國家的嚴重抗議。前二十餘名國家,的確是「民主法制、公民成長」的先進國家。依2014年的排名,臺灣與波蘭同列第三十五名,去年習總書記近平大力打擊貪腐,中國竟從前年的第八十名,大幅滑落至第一百名!習總書記係無私地清理貪腐?或是藉此排除異己?不久的將來應有明確答案。但如此政治環境的中國,單就今年七月震撼國際的拘捕、搜索甚至失聯人權律師逾二百多人的事件,相對於宣示「追求民主法制、公民成長」的目標,是何等背道而馳的方向!

1984年12月19日,送交聯合國登記的「中英聯合聲明」,構成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主權的法律基礎,保證香港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司法權及終審權的「五十年不變」。但僅經過第十七年所引發的「雨傘革命」,雖暫時和平落幕,香港首富也是亞洲首富的李嘉誠先生,立即將企業總部自香港移往開曼群島。單就香港及澳門而言,就是「中國夢」:「追求民主法制,公民成長」的嚴酷試金石。

2007年6月25日,澳洲銷售量最大的《澳洲人報》(The Australian)刊出「中國入侵香港秘辛」(China plotted Hong Kong invasion),文中指出:1982年中國與英國柴契爾首相談判香港回歸過程,中國曾認真考慮要強行奪取香港。據報導鄧小平威嚇柴契爾,他可在當天下午就走入並拿下整個香港;但柴契爾回答中國將因而失去所有的一切。並說:「我雖無力阻止你,但全世界將目睹中國的面貌。」(There is nothing I could do to stop you, but the eyes of the world would now know what China is like.)的確,1997年香港的回歸中國主權,乍看是中國崛起而相對於英國日落的勝利,但如今果真應驗柴契爾夫人的警語,全世界正目睹中國如何踐行香港「五十年不變」的國際承諾。

至於自2011年起,中國連續三年「維穩費用」超過軍費支出的事實,中國財政部雖未將「維穩費用」內容予以透明化,甚至強調無如此項目的預算。但中國因社會矛盾加深所引發遊行、示威及罷工等「群體性事件」的逐年劇增,中國自2005年後,雖不再發布相關數字,但說法最接近的「公共安全預算」,竟超出已被國際社會多所訾議的軍事費用,應是令中國人寢饋難安的「中國夢」吧!

英國知名評論家Joe Studwell,在2013年的《亞洲國家的經濟運作之道》(How Asia Works)一書中強調:“Economic development is one part of a society’s development. In other parts, to do with freedom and the rights of the individual, are no less important. ∙∙∙China is putting off the creation of an independent legal system and more open, representative government until well after they are warranted. This is not what the Chinese people want. It does not matter that you can afford a small car or a motorbike if your friend or relative disappears into one of the country’s extra-legal ‘black jails’. ∙∙∙In China’s case, it’s government’s unwillingness to actively discuss political and social progress scares rich, free countries so much that a sensible discussion of the requirements of economic development becomes all but impossible.” 這位在2003年出版《中國夢》(The China Dream)一書的作者,以如此直率的話語,訴說中國似乎難有改善的未來,則何來期盼如今「中國夢」的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