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Forum 台灣e廣場


八千哩路自由長征--海外台灣獨立運動20個小故事    rdrcntr:6677 2006-04-15 15:54:11
張燦鍙
八千哩路自由長征--海外台灣獨立運動二十個小故事

下文節錄自台獨聯盟總本部前主席張燦鍙的【八千哩路自由長征--海外台灣獨立運動二十個小故事】

八千哩路自由長征

是一本精彩的「台獨回憶錄」,內含台灣獨立建國聯盟、海外台灣獨立運動的歷史圖片
前衛出版社出版
2006年11月初版
定價:NT$200

購買方式請洽:
開創台灣文化基金會
電話06-2099777 傳真06-2099666
E-mail:ffptctwn@ms25.hinet.net
台南市裕農路375號8樓之10

闖關前

1991年募款餐會辦完後,我也在李勝雄等人的陪同下,跑到駐紐約代表處要辦理簽證回台灣,但代表處不敢作主,表示要請示台灣當局再說。過了兩三天,代表處表示因為我是台灣高等法院發出告示的通緝犯,所以拒絕為我簽證。我表示既然我是通緝要犯,依法本來就應該逮捕我歸案,而如今我要回台灣投案,怎麼可以拒絕我呢?代表處官員說不過我,但就是不肯同意,不得已下,我只有召開記者會,公開宣稱年底之前要以自己的方法回到台灣。

闖關後

飛機扺台後,我走在出關的廊道上,看到牆上貼著有我照片的海報,我自忖:「這關可能難過了!」到了入境關卡時,關員看了我的護照後有點詫異,停頓了好長一段時間,端詳我半天之後,突然間一群航警把我包圍起來,推著我過關卡,並一路把我推進貴賓室。由於我使用的是日本護照,一位年輕女孩出面以日語與我交談,測試我到底是不是真的日本人,我就以日語回答,但那女孩的日語比不上我流利,所以我想在語言考試上是可以過關的,但是航警在一旁拿著一大堆照片,以各種角度一直衝著我比對,我知道自己已經跑不了了,索性爽快地招認:「我就是張燦鍙!」

檢察官起訴我的罪名是「竊據國土」,美國友人紐約州高等法院法官Friedmann探監時問到這個問題,我就中翻英直譯說:「Stealing the national territory」,Friedmann聽了大感荒謬,呵呵笑連說:「是把國土偷運到美國嗎?」

智鬥 FBI

我的FBI檔案

80年左右,美國國會通過了一個「資訊公開法」(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由於對自己到底有多少檔案在FBI,我感到相當好奇,於是我就委託律師寫了一個申請函給法務部,要求查看自己的資料,沒想到法務部以「涉及國家安全」的理由,將申請駁回。我的律師隨即又寫了封存證信函給法務部。警告法務部如膽敢再拒絕提供,將控告法務部違反「資訊公開法」,這下子法務部也顧不得美國的國家安全,馬上把資料寄來了。記得在當時,有關我的檔案就有200多頁,但其中有三分之二左右的內容被以「國家安全」的理由塗掉

我是炸彈客?

當時美國常發生與台灣人有關的爆炸案,只要一發生爆炸案,FBI人員都會來找我,問我有何消息或線索,我自然是據實回答─「不知!」。但是,FBI接著就質疑,為什麼我們的刊物會印有「炸藥入門」,教人如何製造炸彈,甚至還印有「台灣人民獨立自救手冊」,而我又是專門教化工的,應該知道如何製造炸彈,誣賴我不可能不知情。我就反駁說,既然美國政府准許這些資料可以公開販賣,為什麼我們就不能公開刊載呢?其次,我提醒FBI人員說,要做炸彈不一定要讀化工才會。

與蘇俄間諜密會

有一回,我曾經與蔡同榮討論到中共與蘇聯的關係正在變化的情形,覺得我們有需要開始與蘇聯發展關係。我們透過友人的介紹,與蘇聯的兩位駐聯合國「記者」搭上線。經過初步接觸後,蘇聯「記者」表示對台灣人的想法與聯盟的活動都很關心及好奇,也很想進一步了解。雙方就約在紐約市42街的Roosevelt Hotel(羅斯福大飯店)的大廳見面。然而,當天對方來時臉色都極為難看,我好意邀請他們進飯店餐廳用餐,但是他倆表示身體不適,沒辦法用餐,莫名其妙之餘,我只有把資料交給他們,他們就隨即離開了。

當然,我就和蔡同榮兩人飯也沒吃,跟著也就走出飯店開車離去。但是在中途時,我把車泊在路旁買包香煙,看到一輛似曾相識的汽車由後方超車。回座後,我向蔡同榮表示,有人在跟蹤我們。我認為,在車中的FBI人員本來是在跟蹤那兩位蘇聯「記者」的,但他們走後,就轉移目標來盯我們。

我們開始思索如何把FBI車子甩掉。…,我們在餐廳內耗了一個多小時,出來後,FBI的車子竟然還在餐廳附近等我們。我索性將車子朝著單行道反方向行駛,沒想到後方的車子還是緊追不捨,這時我才發覺,後方跟蹤我們的不只是一輛車在跟監,而是三輛意圖包夾我,最後我只好衝上高速公路,他們也跟著我衝上來。…眼看是甩不掉對方,而且我的車也快要沒油了。下了高速公路,我們看到前方十字路口左側剛好有個加油站,加滿油之後,我就在加油站內等著,在車上盯著鬼魅似的FBI車輛以及路口的交通號誌,時間一秒一秒的流失,…我馬上把車子再度左轉,切入一條位於加油站後方的小巷內,絕塵而去。第二天FBI的人就分別找上我及蔡同榮,開頭就美式幽默的揶揄我說:「你很厲害喔,把我都甩掉了!」並詢問我們為什麼要接觸蘇聯當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