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Forum 台灣e廣場


台灣的國家安全保障堪虞    rdrcntr:2031 2006-10-19 14:15:43
鄭欽仁
台灣安保協會常務監事

引言:帝國主義者眼中的肥羊

張戎及其夫婿合著的「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一書之漢文版,幾經波折,終於在今年(二○○六年)九月出版。有許多人一提起中國或中國史,好像天生下來就已經知道,或是能口誦「論語」的幾句「子日」便是懂得中國文化,尤其在台灣自稱是「中國人」的更是如此。

張戎的書不能不讀,台灣兩千三百萬人若要在自由民主主義下生存,不能不瞭解中國共產黨的基本想法。毛澤東是一個澈澈底底的帝國主義者,張戎引用毛澤東的話說:「我認為,這個世界是能夠統一的。」又說:「再過五年,我們的國家就有條件了。」毛要征服世界,既然認為「這個世界需要統一」,台灣當然不在話下,是在掠奪的範圍。

今年五月,由三十五人組成的日本.讀賣新聞中國取材團出版了一本新書「澎脹中國」,該書記載:中國海軍的創設是在一九五○年四月,即毛澤東之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宣言的半年後,當時,甚至今日中國海軍最大的任務不變,即「解放台灣」。中國步步為營,六十年來積蓄能量就是為了掠奪台灣。問題是兩千三百萬人中有許多「阿斗」,想當「安樂公」。以一般來說,國際上強國突然發動侵略,引起國際社會失去「勢力均衡」(balance of power)就會引起劇烈反彈,但對於一個國家長期擴充軍事力,蓄勢待發而不是即時發動戰爭,常會掩人耳目,或因國際上的姑息主義使侵略者瞞天過海。但一旦發動侵略戰爭,國際上即使援助,常緩不濟急:台灣目前就是處在這樣的「轉變期」,但國內政客卻熱衷權力鬥爭,不關心整軍經武,軍購廢弛。古時秦國的商鞅變法,使秦人「勇於公戰而怯於私鬥」,日前我們的情形竟然是「勇於私鬥而怯於公戰」,每一個政客從政都在向中國獻媚,迷失方向。

中國發展核武、導彈 美國曾助紂為虐

張戎的書指出毛澤東的野心在發展核武的飛彈。毛不惜一切代價,也不顧核武試驗失敗會殃及中國人民,一九六六年十月在中國本土進行攜帶核彈頭的導彈試驗;一九六七年六月試爆氫彈成功;一九八○年發射洲際導彈成功。

中國的成功背後有季辛吉的助紂為虐,一九七六年李辛吉告訴毛的使節黃鎮,已經商量好由英國提供軍用航空引擎,張戎描述說,「這項決定解決了中國軍用飛機的『心臟病』問題」。不僅如比,導彈工業也是由勞斯萊斯公司提供,季某還「暗地裡鼓勵英國、法國把嚴格禁運的核反應堆技術賣給中國。」加上嗣後三十多年的軍備發展,中國的核武投射能力已經具備,正威脅著台灣、亞洲,甚至美國及全世界的安全。

台灣在防衛上的疏漏

台灣的國家安全,具體而言,並不受世界列強(國家)之威脅,唯有中國的侵略。尤其是中國核武搭配飛彈的能力增強,一旦有事,美國等國家能否馳援,實是堪虞。

回溯一九九五、九六年的「台海危機」,中國向台灣周邊發射飛彈,用意不止是以演習做為威脅,中國仍伺機侵略,逼得美國派遣兩艘航空母艦艦隊馳援。中國的計畫不得逞,事後更積極發展潛艦、核武與洲際飛彈,目前確實已威脅到美國本土與航空母艦戰鬥群。

美、日之間有同盟,目前日本輿論界擔心日本或台灣一旦「有事」,在核武威脅下美國是否會馳援,尤其是台灣受到攻擊,在第一時間若有「猶豫」後果不堪設想。

日本是沒有核武的國家,過去是依靠美國的「核傘下」,九月二十六日安倍晉三的內閣成立,輿論預先期待安倍能發揮領導(leadership),不因核武威脅而畏怯。京都大學的中西輝政教授指出,中國在福建省與浙江省每年增加一百枚以上的中距離彈道飛彈,目前已達八百枚以上的配備。一旦中國侵台,美軍從日本的沖繩基地馳援,中國若以短中距離飛彈如雨淋攻擊基地,應考慮各種因應對策云云。(參考二○○六年十月的Voice)當然,台灣也應有自己的構想。
台灣的民間,甚至各政黨與政府都欠缺危機意識,也從不針對國家安全與民防的問題討論;對中國問題僅以狹隘眼光討論如何開放三通與經濟,商人的利得優先而忽略國家前途。

台灣必須加強潛艦實力

對於中國的侵略,筆者擬提出兩項政策加以討論,一是加強潛艦的實力,其次是如強防空措施。首先談到前者。

在中國入侵時,台灣希望美國的航空母艦戰鬥群的支援;但美國在美日安保同盟之下需要日本的合作。日本必須加強飛彈防衛體制之外,比美國還要提早出動掃雷艇及潛艦以保護航空母艦戰鬥群。

中國的政策為了對付「航母」以及美國的支援台灣,積極增加潛艦數量,根據岡崎研究所所長岡崎久彥的說法,中國潛艦的數量預計要達到美國的三至五倍的目標。(參考上引Voice)目前中國的潛艦有七十艘,其中六艘是核子動力潛艦;日本潛艦計十六艘(見二○○六年九月六日的Sapio);台灣只有四艘(參考日本防衛廳編『日本的防衛』,二○○六年八月一日出版。)

台灣四周環海,有太平洋、東海、台灣海峽、南海及巴士海峽,尤其後兩者關係台灣的生命線(石油航運),而巴士海峽是容易潛伏而難纏的海域,台灣本身要防衛以及因應「航母」的馳援必須大量增加潛艦以應急需。據專家說法,通常潛艦的三分之一在執勤,維修與訓練也各佔三分之一,有謂目前台灣需要增加三十艘,恐還不夠,如何要與中國預計增加的潛艦數目取得平衡,應重新評估該有的數目。

加強空防,刻不容緩

其次,關於空防問題。中國的急速軍備,十八年來軍事預算以兩位數增加,台灣的防空能力和制空權、加上美國的兩個航母機動部隊,能夠維持優勢到什麼時候,據岡崎久彥的說法已經成為嚴重的問題。

回想「反共抗俄」時代,中國難於取得制空權,台灣沒有空襲之虞,如今與飛彈對峙,防空設備廢弛,過去曾一時在學校挖防空洞也是徒具形式,未能為用,反觀日治時代,小學一年級學生都已知道如何穿防空衣、做好躲防動作,而戰後教有一無所有,這都是親身經歷的事情。
政府機構的防範措施也極重要,美國「九一一」恐怖事件後,對於防禦工程也有新的看法。然以中國來說,北京自取得政權後一直為對抗美國的核武,早已具備防禦設施,這是應該警覺的。

結語:「國民保護法」的借鑑

綜合以上論述,無疑地指出自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即走向帝國主義,不但要侵吞台灣,更有「統一世界」的幻想。中國人的本位主義(Sinocentric)常活在自己的價值觀裡,而且以其價值觀要支配別人,我們不幸有此惡鄰。但以台灣是一個「海洋國家」,為對抗「大陸國家」的擴張主義,應有自己的戰略觀,即海洋國家與海洋國家聯合,共同對抗侵略。

但不幸的,不僅是要面對中國的侵略,也要面對美國霸權國家的干預,致使在目前的憲法架構下未能成為國際法上所稱的「主權獨立國家」,一方面與中國的糾葛未能排除,一方面未能在國家群成立的「國際社會」、以「正常國家」的身分參與。在美國阻擋台灣成為普遍國家,使台灣要運用外交以達成「國家安全保障」,幾乎不可能;但美國的布希政府固執己見,將使台灣的防衛日愈困難。也就是說,國防與外交的雙翼,台灣已失去一翼(外交)在飛翔。

美國以其國內法的「台灣關係法」維持與台灣的關係,但美國的亞洲政策十年一變,親中路線的抬頭不是不可能,而目前已有徵候。布希政府抑制台灣從憲政上改變而成為獨立國家,但布希政府無法保證下一任美國的總統是出於共和黨,即使是出於共和黨也無法保證政策上能「蕭規曹隨」,這是台灣朝野應該思考的問題,不要只勇於內部鬥爭,誤了國家前途。

又以上所提潛艦與空防措施是關係到國家與社會安全。有關後者,日本政府早在多年前不厭其詳的朝野共議,並聽取專家與專門機構的意見,在二○○四年公布「國民保護法」,並立即付諸實施。同年又由該國的總務省、國際室長礒崎陽輔撰成「國民保護法的讀法」供各方參考,台灣的各級政府與國會應該有這樣的「問題意識」知道自己責任所在,並勇於負起應有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