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Forum 台灣e廣場


現階段台灣建國運動的策略與方法    rdrcntr:4233 2007-01-24 16:42:13
劉重義
現階段台灣建國運動的策略與方法
�劉重義


前言

台灣建國運動是一場推翻「中華民國」體制,建設台灣新國家的民族解放運動。自2000年以來,建國運動的領導者把正名制憲的階段性目標完全押在民進黨的領導推動,這個錯誤的策略使台灣人度過了苦悶了的七年,正名制憲毫無實質的進展,建國的吶喊被紅、藍狂潮淹沒,更嚴重的是建國運動的草根性組織幾乎要不是潰散,就是停滯不前。

寧靜革命把民進黨推上執政之路,但藍衣幫繼續占據絕大部份中國黨外來政權遺留下來的黨國軀體,舊勢力繼續掌握大部份國家機器的功\能。陳水扁總統沒有勇氣把這種困難處境誠實地向台灣人民告白,和台灣人同心協力擬定策略走完建國最後一哩路,反而,自囿於「中華民國」這個踐踏台灣人尊嚴、非理性的荒謬體制,甚至,還一度自絕於台灣人,宣稱正名制憲是「自欺欺人」。更糟的是,行政鬥爭經驗不足的執政團隊,任由藍衣幫侵權作亂束手無策,部份執政成員的意識和思想甚至無法擺\脫舊勢力的同化和污染而喪失台灣主體性,以逢迎藍衣幫作為保護自己權位的手段。這樣的執政黨當然無法結合台灣社會進步的力量,展現蓬勃的建國氣象。

英國劍橋大學備受國際學界尊重的國際法學者克洛福(James Crawford)教授,於2006年11月發表一本增修版的《國際法下國家的誕生》(The Creation of States in International Law)。這本書部分內容以「台灣的國際法地位」為案例進行深度的討論,書中收集相當豐富的參考資料,包括台灣的歷史背景與現狀,配合現有的國際法觀點,再加上台灣政府及相關重要官員在各種不同年代與場合所發表的聲明等等。克洛福教授根據這些資料說明「台灣不是一個國家」,其理由是「台灣從未自我主張自己是一個有別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獨立國家」。國外權威學者的觀點與看法,凸顯七年來民進黨政府沒有積極處理的國家正名問題,現在變成台灣主權的核心問題。
雖然某些民進黨的領導者從建國的隊伍退縮了,台灣人深化民族意識、追求獨立建國的信心仍然繼續茁壯成長。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2006年的民調指出:台灣住民確認自己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的,從2005年的56%攀升到60%,不認為自己是台灣人的,從2005年的7%下降到4.8%;更重要的,不管中國政府態度如何,認為台灣應該獨立者占54.1%(2005年是49.8%),加上認為應該由台灣居民自決的4.8%,則支持獨立者已高達58.9%。2006年底北高選舉之後,國內外許\多的評論,包括亞洲版的《時報(Back in the Game, Times, Dec. 11, 2006)》和《新聞周刊(Taiwan Leans Away From China, Newsweek, Dec. 12, 2006)》,都認定台灣人用選票表達了支持台灣獨立的傾向。

有這麼強大的民氣支撐,台灣建國運動應該重新振作,認清目標、確立方法和策略,作為下一步運動的指導方針。

建國運動之正向動力分析:族群及社會階層的大聯合

從前述政治大學所作的民調可以看出:追求台灣獨立建國的群眾目前在台灣社會占最大多數,是「第一勢力」。這股勢力在長期的發展過程中,堅定地支持台灣,成功\地幫助民進黨透過選舉擊敗中國黨,建立了第一個台灣本土政權。

「第一勢力」展現了台灣人集體性的智慧、合作和穩重,在2004年勝利地制止藍衣幫的復辟。雖然經歷了令人失望的七年,為了維護本土政權的尊嚴,反擊藍衣幫和紅衫軍對台灣社會的藐視和破壞,「第一勢力」在2006年底的北、高市長選舉再度心情沉重地出來投票。他們絕不是為了給謝長廷一個公道,更不是為了支持阿扁或民進黨,而是要對藍衣幫說No!

「第一勢力」是台灣建國運動最重要的群眾基礎,也是擴大宣傳建國理念、培養革命幹部和深耕台灣民族主義最有效的運動平台。這股群眾力量相當地反映台灣的族群結構,也涵蓋\了台灣社會各階層及行業,顯示建國運動是台灣各族群及社會階層的大聯合,為建國後的台灣國家發展,創造了非常有利的環境。就組織而言,它包括具全國性組織的民進黨、台灣基督教長老會、台灣團結聯盟等,還包括較具活動力的本土社運團體如台灣教授協會、四社及台灣社、手護台灣大聯盟、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台灣教師聯盟、台北水噹噹姊妹聯盟等,以及運動團體如台灣獨立建國聯盟、908台灣國運動、獨立台灣會、外省人台灣獨立促進會等,在島外則有世界台灣人大會(World Taiwanese Congress) 、地區性和廣域性的台灣同鄉會、台灣人公共事務協會(FAPA)、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北美洲台灣婦女會、台灣學生社等。不過,整體而言,它缺乏一個強而有力的革命組織做為建國運動的主力。

以下將檢視幾個較具獨立動員能力的組織,對建國運動的正向動力作分析。

民進黨

民進黨是由1980年代風起雲湧的黨外運動逐漸組合,在1986年9月宣佈組成民主進步黨。當時,台灣仍處於蔣家強制的戒嚴時期,民進黨的成立並未得到中國黨的承認,但仍然踩過紅線,於11月舉行第一次全國黨員代表大會,選出江鵬堅為創黨主席。民進黨創黨黨綱標舉臺灣住民自決的主張。

民進黨於1991年藉著美、蘇冷戰結束,自由、民主和自決的思潮全面獲勝之際,勇敢地修改黨綱,主張建立主權獨立自主的台灣共和國,制定新憲,使法政體系符合台灣社會現實,並依據國際法之原則重返國際社會。民進黨這個主張,加上其長期堅持台灣主體性與中國黨進行民主鬥爭的行動,鞏固了「第一勢力」對民進黨熱烈的支持和期待。然而,民進黨的領導階層並沒有經過紮實的建國理念的磨練,1999年5月由黨大會所制定的《台灣前途決議文》對「中華民國」做了混亂的詮釋,迴避「中華民國」在台灣的荒謬本質,違背「中華民國」已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的聯合國決議,導致2000年執政後,無法執行「轉型正義」,無法義正詞嚴申討、制止藍衣幫的反動行徑(如聯共、洩露國家機密給中共等),無法結合人民的力量拋棄「中華民國」的枷鎖,陷台灣人於無奈的怨嘆、羞愧\和憤怒。

儘管某些民進黨的領導階層落伍脫隊,但超過50萬的黨員仍然堅守「第一勢力」的陣營。結果,演變成黨的領導階層每逢選舉不得不高呼正名制憲,以便表現和黨員、群眾站同一邊,黨的領導階層因此被指責以建國口號做為「騙取選票的工具」。這種言行不一的矛盾當然不可能持久下去,民進黨的領導階層必須真誠回歸群眾、相信群眾,否則,遲早將被它的黨員和「第一勢力」說No!

民進黨是「第一勢力」當中最具動員能力的組織,自2000年以來,所有大型本土性的群眾大會,都得依賴民進黨的支援。但每次群眾大會都幾乎都被民進黨的領導階層轉為選舉操作,模糊革命意識,無法成為明確的建國群眾大會,來向全世界展現台灣人獨立建國的強大民意和決心。這是建國運動必須用心克服的問題。

台灣基督教長老會

具有悠久歷史的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以下簡稱長老會),全台約有1220個教會,會眾人數約22萬人。雖然它是宗教團體,卻有根深蒂固的本土性,加上其特有的國際關係,長老會在台灣關鍵的時刻,常常能夠為台灣社會發聲。

1895年日軍攻台逼近台南時,在台南新化、永康地區傳教的長老會牧師巴克禮,協助向日軍將領乃木希典交涉,使日軍和平入城,保住府城老小的生命安全。1971年10月「中華民國」被聯合國驅逐後,長老會隨即於12月發表《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對國是的聲明及建議》,建議全面改選中央民意代表,此篇國是聲明由各教會在主日崇拜當中公開宣讀。隔年3月,長老會牧師黃彰輝、黃武東、宋泉盛、以及林宗義長老在美國響應國是聲明而發起「台灣人民自決運動」。在美國各地的台灣人教會紛紛響應,各自在當地教會團體宣揚台灣人要求人權及自決,對美國社會傳達台灣人的心聲。1977年8月,逐漸意識到美、中建交的來臨,長老會又發表《人權宣言》,呼籲使台灣成為一個新而獨立的國家。這是台灣島內首度以團體形式公開發出台灣獨立的聲音。去年11月,在本土政權飽受藍衣幫和紅衫軍的瘋狂攻擊聲中,長老會高俊明牧師等人又發起「台南市疼惜台灣促進會」,要召集關心、疼惜台灣的有志之士來保護台灣。

長老會各教會有固定的主日崇拜和各種經常性的分組聚會,會友之間自然培養出較強的共識和情感,會友跨各種年齡層,使長老會相當能反應社會的需求、成長和發展,代代傳承其信仰和文化,加上教會普及全島甚至深入原住民村落,其教會體系有清楚的溝通管道,因此,長老會對其會眾有高效率的動員能力。他們是守護台灣堅定、可靠的支持者。

台灣教授協會

台灣教授協會(以下簡稱台教會)於1990年12月成立,係以「結合學術界認同台灣主權獨立之專業人士,以促進政治民主、學術自由、社會正義、經濟公平、文化提昇、環境保護、世界和平」為宗旨,1995年將消極的「認同台灣主權獨立」修正為積極的「致力實踐台灣獨立建國」。

台教會為實現其宗旨,不僅舉辦學術性活動、發表政論性文章與聲明,還更積極地推動民主改革運動及社會運動。台教會的成員主要是服務於學研界的專業人士,不但學有專精,而且願意放下教授的身段走上街頭,以實際的行動來愛台灣。也因此,台教會受到社會的重視與尊敬,它在台灣建國運動中可以扮演重要的角色:它本身具有論述公共議題、傳播建國理念的能量,可以和民進黨執政團隊溝通,可以和島外台灣人團體連繫,可以在校園鼓吹學生運動,還可以和本土草根性的組織合作發動抗爭行動。台教會可以為建國運動擔當有效的溝通、協調的角色。

四社及台灣社

四社指台灣北社、台灣中社、台灣南社和台灣東社,其成立宗旨和社員背景與台教會相近,以結合學界、醫界、文化界的知識份子為主,強調政治、社會等議題論述和傳播。它們分別在台灣的四個地理區域發展,以當年「台灣文化協會」的批判精神與實踐精神自許\,希望在不同的歷史條件中,完成屬於這一代台灣人的職責。

去年6月,在北社的主導下,結合台灣南社和台灣東社為基礎,串聯整合日本櫻社、北美台灣人教授協會等多個海外社團,成立了台灣社。台灣社成立後,將陸續成立台灣青年社、由媒體人組成的台灣角社等,持續推動教育台灣化、媒體清淨化、國家定位深化等運動。這是本土社團尋求整合,集中力量,力求未來在捍衛本土政權、強化台灣主體意識、守護台灣方面,發揮更大效果。

台灣獨立建國聯盟

台灣獨立運動是先由流亡和留學島外的台灣人在1950年代初期所發起,其後不斷演進、傳承下來的「台灣獨立建國聯盟」(以下簡稱台獨聯盟)最具組織規模和運動能力。台獨聯盟以建立自由、民主、平等、福祉、公義之台灣共和國為宗旨,總部設在台灣,以台灣地區為直屬本部,另在國外有六個本部:美國本部、日本本部、加拿大本部、歐洲本部、南美本部。

台獨聯盟密切支援台灣的黨外民主運動是從1974年9月康寧祥突破禁忌,公開到美國接觸台灣同鄉會開始,當時的台獨聯盟被中國黨政權列為叛亂組織,因此,透過各種外圍組織或友善團體進行掩護。1980年代,美麗島事件之後,台灣民主運動如火如荼地展開,台獨聯盟開始由零星的回台執行工作,到1985年內部的青年盟員開始計劃以各種方式回台參與民主運動的鬥爭,經過一波波的闖關,配合島內外的示威抗議,終於成功\地迫使立法院在1992年修改刑法第一○○條,黑名單禁令才跟著解除。

1992年遷台前的台獨聯盟,其盟員幾乎都是高學位的知識份子。日本本部的盟員有較強的法政背景,對政治議題的論述能力水準很高,也在日本政界建立良好的人脈關係。美國本部的盟員大都是理工背景,對科技議題較能發揮。美國本部人數最多、資源最豐富,盟員對建國運動懷著無私的熱情,許\多人都是不計名利默默地奉獻,期待能為台灣的獨立建國創造有利的環境。大部份在美國、日本和歐洲的台灣人社團,幾乎都有台獨聯盟盟員積極的參與服務。

台獨聯盟雖然自己定位為革命組織,盟員也接受簡單的思想和武器訓練,也曾經採取革命的武力行動,但是,它未能積極、成功\地組織群眾與規劃推翻「中華民國」的力量,完成建國的宏觀理想。因此,在50年漫長的運動過程中,在台灣這個革命的主戰場,台獨聯盟實質上一直都是扮演支援的角色,而不是領導建國運動的主力。這樣的組織必然陷入發展的困境,這是當前台獨聯盟必須突破的瓶頸。

908台灣國運動

908台灣國運動(以下簡稱台灣國)在2005年5月才成立,該運動延續2001年成立的「511台灣正名運動聯盟」,以落實台灣成為一個民主、自由、和平、公義、主權獨立的「台灣國」為宗旨,明確地主張脫掉「中華民國」外衣,實行台灣國憲法。它的領導者王獻極先生有很強的行動規劃和執行能力,中堅幹部有嚴格的紀律觀念,能腳踏實地努力發展草根性的組織,並實施幹部訓練、強化組織和理念。

台灣國成立的時間雖短,組織的成長備受注目,其領導者也善於挑選鬥爭議題,突出台灣社會和政治的矛盾,趁機進行群眾教育。它是目前最具戰鬥性和創意,又具有獨立的動員能力去和藍衣幫進行鬥爭的運動團體。它多次發動嗆馬英九貪污特支費和討黨產遊行示威,當蘇貞昌企圖為馬英九解套,台灣國的領導者和示威群眾毫不留情地公開嗆蘇貞昌下台,表現了台灣社會所需要的不妥協、不鄉愿的氣魄。

台灣人公共事務會

台灣人公共事務協會(以下簡稱FAPA)於1982年,由一群熱心台灣人事務的政治運動者、學者、企業家、和社會運動家共同在美國加州洛杉磯組成。總部設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現在美國境內已有55個分會,超過2800個會員。它是一個非營利性的公共政策研究及教育性機構,致力於從事對美國國會遊說以及草根外交的工作,以增進島內外台灣人的人權及其它權益,對爭取台灣主權獨立以及政治民主都發揮了重大的功用。

1980年代台灣民主運動不斷升高抗爭,終於迫使蔣經國在1987年解除戒嚴令,其間,FAPA在美國國會遊說,發動國會議員對中國黨施壓,是絕對有關聯的。FAPA的工作往往能夠產生較明顯可見的成果,因此,廣泛受到台美人的支持,成為島外台灣人社團中資源最豐富的組織。它在華盛頓擁有辦公室,有一群全職專業的工作人員,奔走美國國會,為台灣的前途打拼。一般相信,FAPA比台灣目前在美國的代表處,更能忠實地站在台灣人的立場,發揮外交的功\能。

FAPA也努力訓練台美人的第二代子女,成立專業青年社群,使他們更瞭解台灣。許\多台裔美籍的第二代青年都已長大成人,他們大多受良好教育,素質相當高,在美國社會沒有語言或文化的隔閡,他們在各自的專業領域表現傑出,工作穩定,這些青年基於對其父母親的祖國的愛,必能發展出像美國猶太人支持以色列的那種情懷,成為台灣建國運動重要的外援力量。

台灣同鄉會

離開台灣到他國定居的台灣人,無論是經商、留學或移民,往往在各地區自然結合組成同鄉會,它是一種聯誼、互助為目的的基層社團。從1950年代開始,台灣人的足跡逐漸跨越到日本以外的世界,如美國、加拿大和歐洲。到了1970年代,在這些國家裡有台灣人聚集的主要城市,紛紛出現了活躍的同鄉會。當時,同鄉會的成立和活力跟台灣獨立思想的散播是相輔相成的。

每個同鄉會都有其會員之間聯絡的方式,以此為基礎再產生其他性質的社團,用不同的方式關心台灣,強化台灣人的認同,並擴大台灣人在當地的影響力。為了團結力量,各地區的同鄉會又逐漸發展出上層的組織,乃有全美台灣同鄉會、加拿大台灣同鄉會、全歐台灣同鄉聯合會、在日台灣同鄉會、世界台灣客家聯合會、及世界台灣同鄉聯合會。

先進國家基於尊重少數族群,常常設立特定的日子做文化交流,例如,美國國會在1999年為表揚台美人對美國社會的奉獻,特別指定每年5月亞太裔傳統月中的一個星期為「美國台灣傳統週」(Taiwanese American Heritage Week)。美國各大城市的台灣同鄉會及文化團體都會利用這幾天安排展覽和表演節目,邀請美國人來認識台灣的文化,也進行國民外交。加拿大溫哥華台灣同鄉會每年把台灣文化節辦得有聲有色,吸引很多民眾來參觀,受到加拿大政界的重視,成為政府官員或政客接觸選民的重要場合。各地台灣同鄉會的總人數雖然不多,但是它們可以擔負國民外交,爭取各國對台灣建國的瞭解和支持。

建國運動之逆向動力分析:中共和藍衣幫既聯合、又鬥爭

在前述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的民調也指出:希望儘快和中國合併的,從2005年的2%降到2006年1.3%;希望目前維持現狀而逐漸走向合併的維持在12.5%不變。儘管近年來「中國的崛起」甚囂塵上,民調顯示台灣住民只有極少數嚮往併入中國,而且,愈來愈少。

台灣建國運動現階段的目標是正名制憲。台灣社會目前反對正名制憲的理由,依其說服力從高至低可排列如下:(1) 美國不支持;(2) 中共的武力恫嚇;(3) 終極統一的願望。然而,若依實際觀察到的反對力量排列,順序卻剛好顛倒過來。

換句話說,建國運動所面對最積極的反動勢力是最沒有說服力的藍衣幫。終極統一就是藍衣幫聯共制台的合作基礎,因為,唯有再由藍衣幫完全控制國家機器,像過去外來政權一樣,以政治暴力阻止台灣民族主義的發展。否則,當台灣民族主義深植社會民心,沒有任何勢力能夠阻擋這股堅不可摧的建國民意。這樣的觀點顯然受到中國共產黨統治階級(以下簡稱中共)的認可。

藍衣幫自認為是台灣的當然統治階級,無法忍受台灣人執政,因此,無所不用其極地圖謀復辟。他們頻頻派員到中國朝拜,種種跡象顯示,他們甚至提供台灣國家機密向中共交心。為了鞏固自己的「買辦」地位,他們要設法使台灣和中國在法理上產生更實質的糾纏關係,這樣才能使中共對台灣主權的要求愈陷愈深,如此,中共就得更加依賴藍衣幫的合作,去降低台、美關係並壓制台獨。藍衣幫在立法院推動喪失國家主權的直航以及阻擋軍購就是為了這些目的。

以下將進一步剖析台灣建國運動所遭遇的反對勢力,美國的態度將另闢一節處理。

藍衣幫

藍衣幫是一群隨蔣介石逃到台灣的大陸族群中,忠於蔣家父子而在中國黨內獲得權位的菁英份子與他們不悔改的後代子女為核心,另外,再從長期充當蔣家政權的鷹犬,如黨工、特務、職業學生、軍警、行政官僚等,培養其中缺乏獨立思考,能夠供其驅使者,所形成的威權崇拜群體,就像是惡名昭彰的「藍衣社」的延續。

藍衣幫過去以輔佐蔣家政權穩定其少數外來者之統治,來得到政治和經濟利益的賞賜。他們長期利用掠奪自台灣人的政治權力來占據政、軍、警、特、文、教各部門的重要位置及財產。從李登輝主政之後,藍衣幫的危機感逐漸表露出來,過去依賴政治暴力所掠奪來的貪腐特權,逐漸受到民主化及本土化的威脅。1996年的總統普選更使他們意識到蟄居中國黨繼續享受少數族群特權的時代將面臨挑戰。2000年民進黨突然取得執政權,這些仍然戀棧少數族群特權的藍衣幫,乃積極煽動泛藍群眾來充當復辟運動的馬前卒。

集體性、結構性的欺騙、貪腐是藍衣幫的文化特性之一。去年,當馬英九的特支費開始受到質疑,馬英九本人和他的會計審核人員以及審計部的首長,都堅決地、異口同聲地公開宣稱,馬英九的特支費已經經過公正的查核,証明確實毫無問題。他們不僅集體性、結構性的白賊一次,而是無恥地公開白賊好多次。結果,一個非專業會計查核的檢察官,不消幾下子就發現假發票和兜不攏的支用款項。馬腳一下子就露出來,審計部的首長也就更無恥地立刻改口「我受騙了!」

眾所詬病的中國黨黨產幾乎全是蔣家政權利用自訂的法律或命令來「合法化」其結構性的偷、盜、搶和騙,總值超過數千億新台幣。伊拉克前獨裁者海珊也是玩弄類似「合法」手段積聚數百億美金家產。中國黨目前運用這些竊占自台灣人的龐大資產,來作為復辟運動的資金、共犯群體的運作費用、選舉買票的賄款等。在敵我鬥爭的對峙局面,中國黨這大筆隱藏的贓物是不容忽視的財力優勢。

泛藍族群

在前述的政大民調,有33.4%的台灣住民認為自己既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這些人基本上構成藍衣幫的支持群眾,是通稱的泛藍族群,是被中國黨外來政權所籠絡、欺騙或洗腦較深的一群。

民進黨的某些領導者常用一句自我阿Q的口頭禪:當家不鬧事。其實,許\多推估指出,藍衣幫占立法委員多數,泛藍族群在軍警檢調等行政體系的公務人員之中、高階主管則占70%以上,司法院的司法官裡占有75%以上,國立大學的教授也占有65%以上,行政院所屬少數部會如經濟部則幾乎完全被他們所掌控。這種不符合台灣社會族群比例,也不符合人民意識形態分配的歧視性職業結構,是中國黨外來政權長期利用政治暴力所建立的殖民地體系,用以維護其少數外來者之統治和特權。瞭解了這個現實,台灣社會過去七年來民進黨政府所表現出的許\多「失控」怪現象就很容易解釋了。

國務機要費及台開案審判過程所暴露的,就如同美麗島事件審判過程所暴露的:檢察官倫理素質低落,法官缺乏公正審判的良知。過去,司法是蔣家暴力政權鎮壓台灣人的工具,法院是中國黨開的。這些由外來政權體制所培養出來的司法人員,還有75%困於舊時代愚民政策下封建、反動的衙門心態,缺乏現代民主政治公民文化的涵養,因此,在民進黨執政的時代,法院仍然是中國黨開的。許\多類似的落伍體系早就該整頓了。

從2000年迄今,泛藍群眾展示了強大的行動力和鬥爭毅力,然而,他們的行為也強烈地顯示其反人性、非理性,缺乏作為現代社會人應有的尊嚴。泛藍群眾現在所受到來自藍衣幫的籠絡、欺騙和煽動,和他們當年受到蔣家暴力政權的籠絡、欺騙和煽動,完全如出一轍,成為少數藍衣幫維護特權的工具。換句話說,泛藍群眾也是受害者。民調顯示,泛藍群眾的人數逐年在減少,逐漸融入、認同台灣民族。

中共及其第五縱隊

中共野蠻地主張台灣是中國一部份,台灣主權屬於中國,因為缺乏國際法立場,它設計所謂「一個中國」政策,要求各國政府承認,作為它擁有台灣主權的根據。
中共長期以武力侵犯來恫嚇台灣人,近年來增加到800顆飛彈對準台灣,但軍事專家都同意,只要台灣建置足夠的反制力量,維持和美日防禦系統的互通性(interoperability),那麼,發動侵台戰爭是中共的最下策。過去十年來,中共過度擴充軍力,2006年的國防預算已成長到353億美元(真正數目大概是此數目的三倍),引起美國和日本兩國高度的關切,更加強了美日確保台海安定的決心,2005年2月在華府發表的《美日安保共同宣言》就已經把台海列為共同戰略關注地點。

放棄敵視台灣,承認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才是中共最合理、最有利的選擇,最能造就兩國人民的福祉。台灣智庫在年初公布民調顯示,近63%的台灣民眾認為如果台灣和中國都是聯合國的成員,對兩岸關係的發展有幫助。然而,很不幸的,中共不顧中國人民的利益,繼續加強經濟戰來進行併吞台灣的工作。他們的敵意不但受到藍衣幫的搖旗吶喊,也使某些民進黨領導者迷失方向。台灣資金過度投入中國是台灣國家安全最大的漏洞與經濟上的失血。

一般相信,中共已有某種破壞力量的第五縱隊潛伏在台灣,但尚未掌握發動群眾暴動或建立據點的能量。台灣人也清楚看出,中共的黑手已經伸入台灣的報紙和電視媒體。對中共而言,藍衣幫的「聯共制台」就像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它迷惑許\多泛藍群眾投降中共,將台灣的國家機密不斷洩露給中共,其嚴重性已引發美國高層對軍援台灣及高科技投資的疑慮。另外,它也誘發某些過氣的「本土性」政客,敢於公開表態,充當中共的「台奸僵屍」而毫不知羞恥。

藍衣幫和中共的矛盾

「聯共制台」雖是藍衣幫對抗台灣主體意識的興奮劑,卻也是一帖毒藥。他們的如意算盤是:透過向中共輸誠,換取為中共代理台灣的「買辦」執照,借中共崛起的聲勢,狐假虎威,希望能重新奪回執政權。中共目前既無力併吞台灣,乃順勢收編藍衣幫為其「統戰僵屍」,集合雙方所控制的媒體力量,美化中國、唱衰台灣並醜化本土政權,侵蝕、削弱台灣社會對中共的侵略戒心。

「紅衫亂台」是中共自1970年代以來直接操作、介入台灣社會暴亂的頭一次。中共的目的是要製造社會動亂,打擊本土政權的威信。藍衣幫則基於「聯共制台」的思維,而鼓動無辜的泛藍群眾披上紅衫、支援作亂。沒有藍衣幫的配合,「台奸僵屍」沒有群眾、沒有舞台,只是一小撮游蕩的「政治流浪狗」。但是,缺乏「台奸僵屍」的帶頭,藍衣幫的復辟運動,只是一股外來政權的餘孽阻礙台灣社會現代化的逆流,缺乏正當性和號召力。對中共而言,紅色的「台奸僵屍」自然比藍色的「統戰僵屍」更管用,結果,藍衣幫意外地為自己製造了競爭對手,無法再獨佔「買辦」地位。

綜觀這次「藍共合作」的「紅衫亂台」,中共和藍衣幫各懷鬼胎,既聯合、又鬥爭。馬英九一方面濫用台北市長的權力為紅衫軍助陣,打擊阿扁和本土政權,一方面又得防止「台奸僵屍」的氣勢壓倒「統戰僵屍」,折損藍衣幫在中共眼中的利用價值。也因此,整個「紅衫亂台」事件,逼得貪腐、卑鄙、又無能的馬英九進退失據,害得台北市民倒楣透頂。

究竟藍衣幫在台灣仍比中共或「台奸僵屍」有較強的政治能量,因此,中共會繼續和藍衣幫合作,打擊台灣本土政權。但是,中共也必然會更積極醃製更多「台奸僵屍」,建立其直接掌控台灣政治的管線。由此可以預期,「統戰僵屍」和「台奸僵屍」的「買辦」矛盾,將微妙地牽動台灣內部親中集團政治版塊的移動。

2007年初,媒體開始炒作所謂「馬修路線」,意指馬英九經過沈思之後,對未來藍綠之間的互動,定調為「朝野和解」以終結藍綠對抗。其主要精神見諸他在去年底中常會的宣示:「國民黨與民進黨差距再大,也大不過我們與共產黨的差距!藍綠同在一條船上,二千三百萬人民都是命運共同體,沒有必要拚得你死我活,應該相互尊重。」接著,又表示願為民進黨與中國牽線。馬英九幫助「紅衫亂台」之後,終於更瞭解中共的難纏。他拋出的話與其說是刺探藍綠和解,不如說是對中共「撒嬌」要求獨佔「買辦」角色。

美國對台灣獨立的態度:將與為自由而戰的人民同在

從1950年以來,美國的台灣政策,有三個基本原則:第一,要維持台海穩定,不發生衝突。第二,不容許\台灣挑起衝突,使美國捲入戰爭。在兩蔣專制時期,美國不容許\「反攻大陸」,在李登輝總統、陳水扁總統時代是不容許\台灣「宣佈獨立」。第三,不承認中國對台灣的主權。美國和中國建交後,在美、中三個聯合公報都以「不支持台灣獨立運動」,但也不承認「中國對台灣享有主權」作為基本立場。

美國不願與中國爆發戰爭,更不願被台灣拖入戰爭,這是美國的利益。何況,美國也希望在聯合國獲得中共的支持,以便有效解決如伊拉克重建及北韓、伊朗核武等國際間燙手的問題。毫無疑問的,美國的利益使中共可以恐嚇、勒索美國,逼美國對台灣施壓,使台灣的國家正常化受到阻礙。

另一方面,美國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戰勝國領袖,授權蔣介石政權代表盟軍佔領台灣,但美國一手擬定的對日和約,只由日本宣佈放棄台灣主權,而不提歸屬。美國未承認中國對台灣有主權,堅持台海問題必需以和平方式解決,並反對片面改變台海現狀,這些原則有利台灣保持獨立地位,同時也替未來美國政策改變,承認台灣為主權國家,保留嚴正的法理根據。

美國總統布希在2005年1月的就職演說中呼籲:「要讓我們的世界保持和平,最好的機會就是把自由推展到全世界。美國的政策就是要在世界每一個國家、每一種文化當中尋求和支持民主運動和民主制度的發展。我們的最終目的是結束我們這個世界上的極權統治。」布希使用自由(freedom與liberty)這語彙達42次之多,呼籲世界上在極權統治下的人們都能群起推動民主化運動,並且承諾美國將與為自由而戰的人民同在。

布希總統所宣示的理念相當符合美國社會所標榜的基本價值:自由、民主和人權。這些也是台灣人所努力追求的價值。美國非常清楚中共是美國潛在的敵人,也開始注意到藍衣幫親中的立場有可能改變台灣的現狀,使台灣和中國更加糾纏不清,這樣的發展將使台海情勢更複雜、更危險。瞭解其中互動關係,就不難為台灣建國運動擬定現階段處理對美國關係的策略。

建國運動的核心倫理:台灣民族主義

2000年總統選舉後的「連馬逼宮」以及2004年選舉後的「連宋之亂」都是由藍衣幫策動,對台灣社會、經濟的破壞,由全民為之買單。2006年的紅衫軍絕大多數是泛藍群眾,他們被貪腐的藍衣幫所騙而披上紅衫走上街頭鬧事。警政署估計,在紅衫軍作亂的前頭19天裡,為了維護社會秩序而調動的警力約14萬人次,花費的成本約為四億二千萬元。其他,台灣觀光產業一個月就可能損失112億元,再加上市民交通及精神所受的困擾,所付出的代價更是驚人,和國務機要費案所質疑的1400萬,完全不成比例。

從民進黨開始執政,藍衣幫就不斷惡意製造事端,親藍和親中媒體聯合極盡唱衰台灣,藍衣幫利用立法院侵權,不顧台灣安全及民生建設,破壞政治的正常運作,使社會蒙受重大的損失。泛藍群眾被藍衣幫及親中媒體刺激到幾近瘋狂:年輕的黑衣人在機場圍毆手無寸鐵的老年人,馬英九叫囂子彈已上膛阿扁若不下台就會死得很難看,林正杰在電視政論節目上公然毆打金恆偉,紅衫軍偷襲等公車的婦女導致人昏厥,小學生上台揚言要把阿扁送上斷頭台,整個社會充斥來自藍衣幫帶頭的誣衊、謊言和狠話。

民進黨領導階層無能應付亂局,不斷委曲求全,甚至「打自己的孩子給別人看」。藍衣幫卻更肆無忌憚地大搞破壞,與其共犯的警察、檢察官、法官等也全力配合演出,對無法坐視的台灣民眾施暴、威脅和陷害。在機場公然對老弱施暴的黑衣人,一個也辦不了,反而,檢察官對毫無傷害意圖舞關刀示威的台東老將黃明才,及放鞭炮的史明老師加以起訴,極盡找麻煩、脅迫之能事。整個台灣似乎退回到蔣家暴力政權的野蠻、恐怖時代。

台灣民族的倫理

這是台灣人收回政府權力的時候了,由台灣的主人直接來建立新秩序,使台灣邁向正常國家。收回政府的權力,也就是終止「中華民國」遺留下來的荒謬體制及其亂章雜法。台灣人具有高度自律的能耐,來維護整體社區和社會的安全。二次大戰日本投降後,在中國黨軍隊尚未登陸的二個月「無政府」期間,台灣社會持續運作,絲毫不脫序,人民沒有恐懼。這種自律的民族素養,讓台灣人有絕對的信心建立新而進步的台灣。

台灣住民由原住民和移民來台的福佬人、客家人及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來台的中國人四大族群所構成,經長期歷史的發展和融合,凝聚成為命運共同體,形成台灣民族。台灣住民當中,凡是認同台灣,熱愛台灣,願意和台灣命運相結合的人,無論是否出生在台灣,都是台灣人,都可以是台灣建國後平等的國民。

台灣民族已經相當地現代化,重視人權及尊嚴。當藍衣幫成員胡自強的夫人發生車禍而重傷,生命垂危之餘,台灣人同表憐憫,不幸災樂禍,不會急著質問他們為什麼坐公務車去為中國黨的黃俊英助選。藍衣幫這群人則把幫派利益與意識形態扭曲,置於人性思維之上。中國黨中常委連勝文在北京嘲弄扁嫂「逛街不會昏倒」,這位藍衣幫世家子弟與台灣之敵交流握手之餘,不忘對第一夫人之生病百般嘲諷,如此言行更讓台灣人看透藍衣幫的低劣本質。

台灣人是心胸寬闊的民族,能夠容納不同族群,努力營造社會和諧。最明顯的實例是,每逢選舉非常高比例的福佬人會投票給「外省人」。藍衣幫從過去就是以分化族群來鞏固其少數人的統治和特權。由馬英九主政的台北市府所編輯的2006年英文版台北導覽(Insight City Guide:Taipei),警告來台北旅遊的外籍人士,不要問台北市民是不是台灣人,因為這樣的問題會令「戰後來台的中國人感到不舒服(uncomfortable)」。事實上,不承認自己是台灣人的比例低於5%,馬英九如此「勸告」外人,印證了藍衣幫和台灣現實脫節,仍然活在他們過去習以為常的族群岐視的落伍世界。

台灣人是愛好和平的民族,相信家庭、社區和社會以和為貴,但是,台灣人絕對不是任人軟土深掘的民族。七年來,藍衣幫極盡破壞台灣社會之能事,民進黨領導階層過度的容忍,卻使這些不知適可而止的藍衣幫得寸進尺無法無天。台灣的老年人有一句智慧之言:軟土深掘,鋤頭難拔。就是說:欺人太甚者,將陷入難以脫身之地。台灣人對藍衣幫的容忍已經到了極限,社會的反彈聲浪已經高漲。紅衫軍在南台灣遭到群眾反制,是給藍衣幫清楚的警訊。

大多數的台灣人已經覺悟:自己的國家自己救,不能期待別人施捨。在建國運動過程中,必然會遭遇到藍衣幫的反抗,甚至也可能遭遇到某些民進黨領導階層的阻礙。做為台灣國家的主人,台灣人有能力瓦解反革命勢力。台灣人是進步、理性、和平、堅持公義的民族,台灣民族主義作為建國運動的核心倫理,更能擴大群眾基礎,展現正義的革命力量。

現階段建國運動的目標:正名制憲境

中國黨外來政權為了消滅、扭曲台灣人的民族意識,為了營造其繼承中國法統的假象,他們在台灣大量使用「中華民國」、「中國」、「中華」、和中國的人名、地名等,作為各種名稱的標籤。正名就是要把這些外來政權強行冠上而且極不適當的名稱,改為較合宜、較具正面意義。如「中正國際機場」已改為「桃園國際機場」,而「中華航空公司」應改為「台灣航空公司」,當然,「中華民國」應改為「台灣」,象徵國家的國歌、國徽、國花等也得重新設計。此外,陳列在公共場所展現外來威權的圖騰、雕像等也得一併移除。

正名才能使台灣展現真實的台灣,使台灣住民和國際社會不再被中國黨外來政權刻意編織的歷史和文化環境所矇騙和誤導。如此,有助於台灣人正確瞭解自己的社會和歷史,促進國家認同之醒悟和凝聚,也避免國際社會混淆台灣與中國之關係,使台灣的國家地位得以提升。中國意識在腦海作祟,也是使台灣商人湧入中國投資的重要原因,它使台灣失血,使台灣人失去工作機會。正名是強化台灣意識的必要手段之一。

制憲就是要為台灣打造一部合身、合時、合理的憲法,明確勾勒台灣人永續創新的願景和激發創意的智慧,作為建設台灣新國家的根基。陳水扁總統好幾次公開表達制憲的心願,每次都因為美國的反對無疾而終。美國是民主國家,重視民意,無法名正言順地公開反對台灣人強烈的意願。因此,推動制憲的責任更應該由台灣人自己來承擔。

正名制憲運動可以效法過去「台灣文化協會」在全島各地進行草根性的啟蒙教育,透過群眾聚會讓台灣人瞭解「中華民國」之荒謬性,宣揚現代國家的價值觀和制度,勾勒台灣新國家新社會的願景。正名制憲運動的一個重點工作是深耕台灣民族主義,解釋獨立建國之必要性和合理性。正名制憲成功\才能終止「中華民國」,使台灣的社會和政治正常化。

建國運動的策略:爭取美國、拒絕中共、除藍衣幫

台灣建國運動是台灣人追求出頭天的革命運動,它面臨來自美國、中共和台灣內部的阻力和矛盾。當前台灣革命的鬥爭原則是:聯合所有可以聯合的力量,爭取所有可以爭取的群眾,化解所有可以化解的矛盾。然後,突出主要矛盾,排除主要矛盾。

本章討論當前台灣建國運動與藍衣幫的矛盾是主要矛盾,必須加以排除;與美國的矛盾是可以化解的,應該繼續爭取美國的瞭解;與中共的矛盾是次要的,可以暫時維持現狀,沒有立即處理的必要。

爭取美國及國際友誼

美國緊咬著阿扁的「四不一沒有」,每當陳水扁總統對正名制憲發言,美國就拿誠信問題來質疑、來反對。儘管如此,美國基於國家之根本利益,包括戰略佈局以及展現對自由、民主和人權一貫的堅持信念,它無法赤裸裸地反對台灣人強大的民意。換句話說,台灣和美國在台灣建國議題上的矛盾是外生的,不是本質的,因此,在適當的國際環境下,雙方是可以溝通解決的。因此,建國運動應該耐心地爭取美國的瞭解和支持。

在美國的FAPA和全美台灣同鄉會應該繼續透過其地區性組織,使美國人民和政府更瞭解,在台海兩岸的問題上,台灣和美國有密切的共同利益。此外,許\多歐盟國家和阿拉伯國家都非常支持台灣獨立,FAPA和全歐台灣同鄉聯合會也可以加強和各國人民及政府的接觸。歐盟國家對台灣的支持,必然會間接加強美國對台灣的支持。基督教仍然是美國和歐盟社會最有影響力的宗教,長老會也是基督教界重要的教派,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能夠透過普世教協和其他各國的教會組織,有效地繼續為台灣人民爭取國際友誼。

台海的「危機」是中共製造的

中共在國際間全面打壓台灣的同時,也散播台獨為「麻煩製造者」的印象,指台灣自民進黨執政以來,破壞台海和平現狀。其實,台灣人沒有任何理由發動侵略中國的戰爭。反而,中共近十年來大幅擴軍,部署800多枚飛彈對準台灣,又制定「反分裂國家法」作為「合法」逼迫中國人民充當砲灰侵略台灣的依據。尤有甚者,從陳水扁總統主政以來,不斷向中共釋出善意,表明只要對等,台灣願與中共展開官方協商談判,但中共至今仍無意與台灣民選政府對話。就這些情況,澳洲鑽研台灣政治的家博(Bruce Jacobs)教授就中肯地指出,台海的「危機」是中共製造出來的。

台灣城郊或鄉村的上空,常常可以看見靈巧的烏鶖追逐體型比它壯大的老鷹,入侵領空的老鷹總是被啄得落荒而逃,能夠掌握有利的空戰位置是烏鶖致勝之道。長老會的會友都很熟悉舊約聖經裡一則著名的故事,身材相對瘦小的年輕牧羊者大衛戰勝高大的戰士歌利亞,正確的策略和堅定的信仰是大衛成功\的要訣。這些都能啟發台灣人採取積極、無畏的態度面對中共的文功\武嚇。

自1949年中共憑槍桿子出政權迄今,中國人民未曾有機會以民主程序來選擇國家的領導人或執政黨。近十年來,中國市場普遍被先進的現代國家打開,加上網際網路的急速發展,使中國人民得以及時地掌握世界的動態,儘管中共極力監控網際網路上的言論,共產黨專制政權已經無法繼續阻擋中國人民要求民主的潮流。改善經濟是中國人的期望,戰爭不是中國人的選項,中共必須接受現代社會的思潮,撤除飛彈,和台灣建立和平的國家關係。

中共目前對台灣建國運動只能透過親中媒體叫囂,為藍衣幫助聲勢,沒有任何足以被重視的實質著力點。紅衫之亂草草結束,明顯地支持這個論點。所以,對台灣建國運動而言,中共是遠慮,藍衣幫才是近憂。台灣人應在宣傳上強烈拒絕中共染指台灣主權,拒絕和中共做任何有損台灣主權的接觸,而專注力量掃除台灣內部的反動勢力。

藍衣幫復辟運動是主要矛盾

藍衣幫是一群不悔改的蔣家外來政權的餘孽,這些人過去是蔣家暴力政權的鷹犬,就像是納粹青年團和文化大革命時代的紅衛兵一樣,台灣人沒有像伊拉克人民處死獨裁者海珊及其親近黨羽,而是以寬容和憐憫之心對待藍衣幫,一筆勾消他們的罪惡,不予追究。然而,這些人奢望恢復他們過去少數人統治多數人的特權,七年來,竟然無所不用其極地破壞台灣社會,嚴重地激化、蠱惑泛藍群眾撕裂台灣社會、仇視本土政權和台灣人,引進劣質的藍衣幫文化污染台灣社會。蔣經國的媳婦,中國黨的中常委,蔣方智怡在舊金山陳水扁總統下榻的旅館前示威嗆扁,罵說:陳水扁像個猴子被關在旅館內。

藍衣幫以終極統一來對抗台灣建國是脆弱、沒有說服力的,把復辟運動定位為敵我鬥爭,聯共制台暴露了他們的惡毒心態。去年底,中國黨中常委連勝文帶領中國黨青年團在北京與中國共青團交流,雙方並達成共同遏制台獨的共識,而沾沾自喜。

他們是目前台灣社會最立即、最頑固、也最具破壞性的反動派,卻也是所有反對勢力當中最經不起打擊者。因此,建國運動應該鎖定藍衣幫的復辟運動為台灣社會的主要矛盾,除藍衣幫就是要癱瘓復辟運動,瓦解反革命勢力,消除當前社會的主要矛盾。對於同是藍衣幫的受害者的泛藍群眾,在這個鬥爭過程當中,台灣人應以台灣民族主義的核心倫理去感動、說服他們,使大家能夠認同台灣成為平等的台灣國民。

建國運動制敵的方法:堅持主權在民、回歸革命路線

和敵人鬥爭的大原則是:分化敵人,孤立主要敵人,全力打擊主要敵人。要發展制服敵人的方法,就得先瞭解敵人所採取的鬥爭方法和手段。

建國運動必須把藍衣幫從泛藍陣營孤立出來,再進一步鎖定立法院裡的藍衣幫為主要敵人,全力追查這幫立委的政商關係、持有之家族財產、在立法院的投票紀錄及和中共之關係,然後強制他們澄清疑點,無法清楚交代的就成為公開質疑的對象和議題。

藍衣幫的鬥爭方法

1.立法院是復辟運動的山頭據點

藍衣幫以立法院為復辟運動的山頭據點,違法濫權破壞台灣的政治運作、剝奪台灣人的政治權利、阻礙民生發展並削弱國家安全。他們的目的是多方面的:濫用預算審查權是為了奪取更多政治和經濟資源,並阻撓行政部門的正常運作和改革措施;濫用立法權是為了進行政治鬥爭和保護藍衣幫從舊時代掠奪來的資產;阻礙重大民生法案是怕民進黨展現政績,獲得台灣人肯定;洩露國家機密、削弱國家安全是為了讓中共的武力威脅能收到實質效果。最具長期性嚴重後果的是:藍衣幫企圖以立法(如直航條款)使台灣在法理上更難擺\脫中國的主權糾葛。藍衣幫把立法院搞成台灣政治社會最大的亂源。

藍衣幫所以能夠繼續在立法院占多數,歸咎於中國黨外來政權長達50年專政期間,和地方派系建立了瓜分利益的共犯結構,使中國黨在選舉期間能夠有效動員其支持者及收買未能認清中國黨邪惡本質的群眾。一般估計,與中國黨有密切政商關係的上市公司,擁有超過900億的資金盤旋股市。這個長期利用黨國一體掠奪台灣人資產所建構的殖民體系,雖然缺了行政權,卻仍然頑強地吮吸台灣人的血汗,企圖復辟外來政權。

2.親中媒體是復辟運動的宣傳機器

壟斷媒體來操縱訊息、灌注意識形態是獨裁政權控制人民的重要手段之一。台灣人被蔣家外來政權利用媒體洗腦、蒙蔽了將近40年,才恍然大悟:報紙要顛倒看,被報紙歌頌的大都是壞人,被報紙咒罵的大都是好人。這樣的媒體邏輯竟然有超高的準確率,終於導致中國黨外來政權合法性破滅,促成1980年代,民主運動鬥爭不斷昇級。2000年政權轉移之後,藍衣幫並沒有學到教訓,更變本加厲操縱媒體內容圖謀政治效果。

和藍衣幫同樣迷信媒體的中共,趁著台灣立法院通過「黨政軍退出媒體」,擴大中資把黑手伸入台灣,形成龐大的親中媒體陣營。中資的介入,早在2003年就有資深媒體人楊士仁以《中資介入台灣17家媒體》為題撰文揭露,引發各界廣泛討論。親中媒體一方面造謠、唱衰本土政權,另一方面也為藍衣幫黨羽掩飾其貪腐、無能和惡行,更不忘美化中國、矮化台灣,成為復辟運動最有力的宣傳機器。

新聞公害防治基金會於今年初二公布最新的《報紙觀察報告》指出,各主要報紙的「烏龍新聞」,去年10月有33則,11月更高達34則,比去年6、7月間的15則,以及8、9月間的20則明顯增加。被統計為最烏龍的是中國時報和聯合報兩大親中報紙。烏龍新聞主要是「爆料」新聞或引述其他媒體訊息,採「有聞必錄」方式處理,並未深入查證,對於錯誤新聞也絕少更正。TVBS、中天、東森新聞等24小時刺激泛藍群眾為紅衫軍助陣,顯現了惡質媒體在短時間內有能力突然引發社會的激烈動盪。

制服藍衣幫的方法

台灣人能夠在2000年和2004年選出傾向支持台灣獨立的陳水扁總統,卻無法在立委選舉過半,這種矛盾指出,那60%自認為台灣人的,其中一部份人的民族意識仍有待加強,或是建國運動需要更努力宣傳敵我鬥爭意識,使藍衣幫在立委選舉中沒有模糊的空間騙取或收買台灣人的選票。

在台灣主體意識不斷高漲的有利情勢下,台灣建國運動應立即回歸革命路線,堅持台灣人是台灣的主人,結合、運用台灣社會正名制憲的動能,掌握有效的方法和戰術,剷平藍衣幫的山頭據點。所有在「中華民國」體制內的參與都是戰術的應用,而不是目的。底下是對清除藍衣幫之方法的建議。

1.成立「台灣建國聯合陣線」作為協調中心

所有島內外較具動員能力的建國運動組織應成立聯合陣線,作為協調、溝通和分工的會議,而不是一個整合性的組織。各運動組織應就其能量和優勢團結合作發揮功\效,使建國運動在台灣社會各層面再度活躍地展開。目前的手護台灣大聯盟已經具有這個形式,其組成與功\能若能從發展革命環境的需求予以加強,則該聯盟應能擔負重任。

聯合陣線現階段的共同目標是正名制憲,建國運動應站穩革命立場,堅持主權在民的基本原則,擬定合理可行的方案,例如自然多數的全民公投,以公開行動否定立法院的濫法雜章,使藍衣幫的陰謀無所遁形,打擊立法院在台灣社會的合理性和合法性。

2.運用網際網路傳遞建國運動理念和訊息

親中媒體不斷集體地炒作不實新聞來打擊本土政權及台灣民族意識。但是,藍衣幫和中共在台灣已經都沒有能力像過去中國黨專權時代一樣地壟斷媒體,因此,他們的造謠、誣衊只能逞一時之快,無法像過去一樣地瞞天過海好長一段時間。從紅衫亂台開始,電視政論節目當中,較具本土意識的「大話新聞」的收視率大幅飆高,遠遠超過其他親中罵台的政論節目。藍衣幫和中共過度低估台灣人的智慧,結果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約80%的平面和電視新聞都掌握在藍衣幫和中資手裡,雖然,台灣人不再容易受親中媒體的愚弄,但是,對台灣觀點和建國運動正面的消息仍然缺乏傳播管道。據調查顯示,台灣與美國等網際網路普及的社會,電視仍為人們最主要新聞來源,但網際網路已超越報紙居第二位。許\多台灣人的組織和個人紛紛在網際網路上設網站或布落格貼消息、寫文章,這些小眾媒體的有效性是肯定的,尤其,它們能把訊息帶到許\多年輕族群裡。建國運動應積極串連這些小眾媒體,使它們快速、有效地傳遞建國理念和訊息,散播台灣民族主義,昇高對藍衣幫立委的批判和攻擊。

3.建立地區性的城鄉守護隊

台灣建國運動的組織應積極發展城鄉守護隊的草根組織,作為宣揚台灣民族主義,培養執行幹部、建國人才,推動建國運動的基層組織。台灣守護隊要能夠有效地發動地方群眾,追討中國黨不當黨產、打擊藍衣幫立委的惡行劣跡、擴大正名制憲的支持隊伍、並支援其他建國群眾運動。

台灣守護隊另一個重要的功\能是保護鄉土,創造健康的地區文化,逐步清除受藍衣幫及其劣質文化長期污染的社會。在中南部的城鄉守護隊,會擁有更寬廣的群眾支持,更能提昇敵我鬥爭意識,不斷打擊地區內的藍衣幫立委的反動立場,使他們不得不和藍衣幫劃清界線。

4.組織「台灣國民議會」,解散立法院

台灣國民議會將由建國運動各團體的草根組織,以民主方式由下而上產生。台灣國民議會將匯集各方的意見,核訂台灣新國家憲法草案,並研擬終止「中華民國」之規畫。台灣國民議會直接向台灣人民負責,直到台灣成立新政府,並實施新憲法。

台灣國民議會產生之時,如果立法院仍然存在而且由藍衣幫控制,建國運動必須有決心動員群眾力量解散立法院。每當台灣人為特定議題發動大規模的示威,馬英九就咒罵台灣人搞民粹。因為他很清楚,支持獨立的台灣人占大多數,台灣人民主的表達是不利於藍衣幫的。藍衣幫所控制的立法院在台灣沒有存在的餘地。

發展有利的革命環境:支援戰鬥的實體、組織和意識

建國運動的組織應善用資源於重點工作,發展有利的革命環境,來壯大整體運動的戰鬥力,削弱反革命運動的聲勢。甚麼樣的環境有利於擴展現階段的建國運動?革命環境涵蓋\實體、組織和意識三種層面和由之混合形成之架構。總體而言,目前建國運動的組織有待強化革命意志和行動,台灣民族主義還要更深入群眾,台灣人應該勇於堅持正義、鬥爭敵人,絕不應該再對藍衣幫做任何讓步或容忍,要準備對其立委黨羽進行毫不留情的攻擊,直到把反革命勢力中立化。

民進黨的執政團隊若能認清革命情勢,善用其行政權投入戰鬥行列,則藍衣幫將陷入腹背受敵,復辟運動必然迅速崩潰。

傳播台灣民族主義和建國理念的環境

建國運動中較具規模的組織一定要有其宣傳媒體及傳播管道,在各城鄉建立守護隊的草根組織更能經由地區性的接觸擴大傳播效率。上節所建議的網際網路多媒體技術,能發揮快速、寬廣和深遠的傳播效果。更重要的是要有各種層次的宣傳內容和溝通者,使台灣民族主義和建國理念深入、感動人心。

正名制憲若要在最和平的方式下完成,建國運動應該努力使台灣民族主義深植於75%的台灣住民。若能累積到這麼大的社會能量,美國政府對台灣人民建國的意願,沒有任何藉口能表示反對。

培養勇敢鬥爭敵人、堅持正義的環境

台灣人包括民進黨的領導階層對藍衣幫的容忍,已經証明只會帶來更多的災難,繼續容忍是沒有天理、沒有公義。建國運動的組織一定要開始用心選定目標和議題,展開一序列的打擊行動,鼓舞並培養台灣人敢於鬥爭敵人、堅持正義的無畏精神。

選定議題非常重要,過去,有建國運動組織攻擊馬英九在國際性的球賽中不讓民眾拿「國旗」進場是不愛國,這樣的攻擊是令人困擾的,因為建國運動根本對那面車輪牌的旗子沒有認同感,馬英九的那種行為和建國運動並沒有矛盾,不應該成為被建國運動攻擊的理由。然而,建國運動可以從另一個角度展開攻擊,質疑馬英九的誠信問題,因為他常常公開宣稱他要捍衛「中華民國」,卻因為怕中共抗議,而不敢讓民眾拿「國旗」進場揮舞,根本是棄守落跑。因此,建國運動在鬥爭敵人的議題上,一定要能堅持台灣立場的正義,如此才不致於陷入自我立場的矛盾,反而成為被反擊的弱點、把柄。

鼓舞大學生關心、參與建國行動的環境

建國運動一定要在大學校園裡得到熱烈的討論和迴響,尤其在主要城市如台北、新竹、台中、台南和高雄的大學。沒有青年學生關心、參與的政治運動,其理念必定是缺乏理想性、挑戰性,無法感動社會大眾,也就沒有成功\的希望。

南韓從1960年代推翻獨裁的李承晚總統到推翻其後接二連三的軍事獨裁政權,首爾大學的學生不斷地走上街頭,與警察發生衝突,喚醒、感動群眾。1990年3月的「野百合學運」,由大學生在台北的「中正紀念堂」發起絕食抗爭,提出解散國民大會、廢除臨時條款、召開國是會議、訂定政經改革時間表等建構民主制度訴求,台灣民主化也因而進入新的里程碑。1989年11月,布拉格的查理士大學(Charles University)學生掀起反對共產黨專政的示威,帶動了全國性的示威罷工浪潮,終於迫使捷克共產黨於12月底還政於民。

敢於投身革命運動的大學生,其所追求的目標大都具有崇高理想的反體制訴求。建國運動可以將當前藍衣幫所壟斷的立法院,等同1990年代被中國黨老賊所占據的立法院,同是國家社會的毒瘤,是必須割除的。建國運動也一定要盡力吸收素質好的大學生,加以培訓使他們能在校園內發展活躍的學生團體,帶動校園內關心、參與建國的行動。

喚醒民進黨執政團隊善用行政權投入戰鬥

七年下來,情況已經很明顯:公務機構的中、高階主管當中,支持藍衣幫者占多數。某些中、高階主管明裡、暗裡搞破壞,竊取機構內的文件,勾結藍衣幫立委做為爆料、誣衊的資料,擾亂行政機構的正常運作,藉此指摘民進黨執政無能。民進黨執政團隊中不乏有理想、有擔當而且重視人性尊嚴的政務官。這些人在決策或處事的過程中,往往面臨良知的抉擇,若要把事情做好、做對,有時後就不得不「破壞」「中華民國」遺留下來落伍的行政程序。支持藍衣幫又十足官僚的中、高階主管無法接受這種改變,乃散發黑函攻擊。

民進黨的領導者應善用凱達格蘭學校,訓練其執政團隊和中、高階幹部,使他們熟悉公務體係內的鬥爭方法和技巧。然後,各自在其所帶領的機構內,起用有能力、有台灣意識的人員來替代落伍、反動卻支持藍衣幫的中、高階主管。這樣的動作,必然贏得現在機構內的公務人員的喝采,並且改變公務體係的效率。

牽制民進黨執政團隊最有效的是藍衣幫所控制的立法院,因為他們擁有預算審查權。由於民進黨執政團隊隨人顧生命,不知如何合作對抗立法院,結果,被藍衣幫個個擊破。藍衣幫立委予取予求,侵犯行政單位首長的職權。民進黨的領導者應該痛下決心和立法院對抗,堅決支持被藍衣幫立委咒罵的同志,經驗証明這些人大都是真正有能力者,是藍衣幫欲剪除的對象。民進黨的領導者甚至要主動出擊,不惜引發「憲法」危機,如此,更能突顯台灣獨立建國之必要性,必定廣受台灣人的支持。

結論:台灣屬於台灣人民
總結台灣建國運動的實踐方法是:發揚台灣主體意識,使台灣社會各族群發展生命共同體的民族感情,藉此凝聚國家認同,完成正名制憲,把台灣建設成為民主自由的獨立國家,公平合理的幸福社會,永續發展的優質環境。

在建國運動的過程,台灣人必須團結力量、排除矛盾、障礙,創造有利的革命環境,邁向建設現代化國家的目標。藍衣幫過去雖然屬於外來政權壓迫集團,只要他們願意認同台灣或尊重台灣人建國的權力,他們可以選擇成為台灣人。少數人統治多數人的時代已經結束,藍衣幫必須知所進退。很不幸地,藍衣幫選擇聯共制台、選擇敵我鬥爭。他們以立法院為復辟運動的山頭據點,鼓動無辜的泛藍群眾對台灣政治和社會進行了七年的破壞,至今毫無停止的跡象。藍衣幫所控制的立法院成為現階段建國運動必須儘快移除的障礙。

台灣人是公義的民族,絕不能讓藍衣幫繼續作惡下去。即使民進黨的領導階層要容忍,台灣建國運動絕不容忍。2006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穆罕默德•尤努斯(Muhammad Yunus)改寫了資本主義定義,並使經濟學更貼近人性。他說:「貧窮應該是屬於博物館,而不是文明社會。」台灣人也可以說:「藍衣幫應該是屬於博物館,而不是文明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