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Forum 台灣e廣場


國民黨員如何面對現實?    rdrcntr:1352 2007-11-06 14:50:52
鄭欽仁
台灣經過1996、2000、2004年三次的總統直選,民主政治已成為二千三百多萬人生活的一部分,雖然民主政治的「成熟度」不夠,但冷靜的回憶二十世紀的歷史經驗,不能不說歷盡滄桑;如果我們比較地球上四大洲的許\多國家來說,不管在政治、經濟、文化方面都有相當的成就。單從總統直選來說,足以媲美歐美先進國家,但是我們的問題出在哪裡?

一、醬罐中的專制之移植

台灣有許\多人不習慣民主政治,受專制集權統治的毒害甚深。在民主政治之下,個人要有成為一國國民的自覺性,也要有當家做主的主見,但其前提必須要有自己判斷是非、善惡的能力。從台灣的立場來說,第二次大戰後並沒有獲得殖民地支配的解放,接著又從中國大陸輸進另一形態的法西斯專制獨裁的統治,另有一些人做為中國文化的代言人也是世襲專制主義的文化、肯定蔣家專制主義的統治。政治與文化,隨著個人播遷而移植,個人也是那些產物的「攜帶者」,但問題是在有自覺或無自覺,甚至不知不覺的情況下,有所差異。

二、民主政治的普世價值與個人尊嚴的可貴

自2000年陳水扁與呂秀蓮分別當選總統與副總統以來,他們捨棄威權的架式,努力做個平民的總統與副總統,他們設法與國民站在一平等線上,不曾用官僚系統的官僚作風凌駕在人民頭上。經過2000年、2004年的總統直選雖然有人在鷄蛋裡挑骨頭,不斷設法質疑他們的正當性、合法性。但他們任由司法裁決,相信司法的獨立性,這是帶向「近代的」政治社會的合理方向進展。

但是這樣不耍威權,不用權威,反而招來輕衊,不但鄙視其個人,甚至也鄙視國家的體制。有一些人到北京的中南海看到擺\設那濶綽的場面,一如過去中國皇帝「君臨天下」的架式,便卑恭屈膝,或拍手叫好,實不失奴才本色。但在這樣襯托之下,平民總統與平民政治反而失了光彩,卻不知由人民以自決權選出國家元首而顯出人民的尊嚴之可貴。

三、留戀專制下的特權,抵制合理性

當然,過去在中國國民黨的專制統治下確實有許\多人得到好處,蔣家的統治像宮廷政治,愈接近政治核心的人愈有權力,利益分配像同心圓一樣,一層一層、一波一波式的向外擴散,離核心愈遠的人利益愈少是當然的。

但權力基盤建立在大陸人、國民黨員;在這樣前提之下,黨、政、軍得到青睞的當然是在其鄉黨意識下的浙系人馬。以軍人為例,浙系人馬而是黃浦軍校出身者為嫡系,升遷的倫理也以此為優先。軍隊是私兵性質,也是軍閥性質,當時雖說是國軍未免太高估,但因為身分關係有特權,有特別利益。這些年來軍隊國家化後,軍人纔有真正的榮譽,因為他們是國家的軍隊,但這也要有自覺的人才會如此作想。又如文、武官之李煥、王昇者還不是奴才性格,專看專制者的臉色而辦事。

台灣的政治在正常化的過程,特權逐漸喪失,其實過去為中國國民黨黨工又為公務員的人,目前退休仍比別人優惠甚多;即使同在大學任教,像我這種沒有庇護下而比別人資深的人,也不能和他們相比。話再說回來,政治正常化後,沒有特權作祟的生活是可以心安理得,因為有了正當性。但是總有人不習慣應有的合理性。

四、被權貴「族群化」的投票部隊

喪失特權的權貴子弟以及1970年代被培養的「崔苔青」(吹台青),他們要參與政治是自然的權力,但是若否定民主政治而心嚮往以往的專制特權體制之「復僻」思想是不應該的;他們肯定蔣介石的白色恐怖,將屠殺大陸人與台灣人的行為正當化,利用同是大陸人的血緣觀念與大中國意識,將各地大陸人「族群化」做為個人的投票部隊,是愚民政策。

從「國共鬥爭」演變到目前的「國共和談」、與「國共合作」,已非國民黨執政時有主導力,卻將台灣與中國的北京政權拖回到昔日中國的「內戰」結構裡;國民黨的總統候選人的「終極統一」目標,如果當選,不但二千三百萬人喪失民主的生活方式,也會喪失已經享有的社會福利,而與中國大陸十三億人口「齊頭平等」。

目前國民黨、親民黨與新黨的領導人大都是權貴子弟,再配合幾個過去培養的「崔苔青」,蔣家的第三代後裔設法將大陸人綁在一起成為其投票部隊,但第四代人有新的知識,自己開闢一新天地而不在昔日暗黑的巢窟裡摸索。

五、安身立命、歸根斯土之抉擇
從1940年代後半期遷台的大陸人已有第四代、第五代,他們和本地人一起在台灣成長,安土重遷是人類的本性。在今日的工商時代、尤其是全球化時代的來臨,超越國界的的活動是自然的;但歸宿在台灣為其母土、祖國也是自然的。但政治的操弄,往往使人迷惑。

在中國歷史上,如西晉、南朝都有土断政策,將戶籍改為現住地,而且也成為其祖籍,這是落實在土地上、生活上的。歷史的經驗是一面最好的鏡子。大陸人在台灣的後代不應在觀念上受其先代的覊絆,在意識上應與當地人一樣享受現代的民主政治,選出可以為當地、即台灣利益的總統,不要選出一位「終極統一」的人,讓自己不時憂慮有一日遭受武力侵略、家產蕩然,成為前途漂泊的吉普賽人。

昔日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傅政與台大歷史系教授張忠楝都為台灣政治「現代化」與「台灣化」努力,台大校長傅斯年有「歸骨於田橫之島」之留言,是有正氣與義理的人。他們都是大陸人,歷經戰亂、也深知中國歷史上之變局,所以能選擇台灣,足為當代典範。

(作者鄭欽仁 台灣教授協會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