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Forum 台灣e廣場


兩岸復談與台灣國家安全    rdrcntr:3230 2008-07-22 15:39:39
陳國雄
台獨聯盟副秘書長

在李登輝主政時期因「兩國論」中斷了兩岸事務性協商,迄今已有九年,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與海協會會長陳雲林終於在6月12日恢復會談,雙方於13日就週末包機及開放中國觀光客等議題簽署協議。其實這兩項協議的大部份內容,早在民進黨政府就已商定,但北京卻要等到馬英九勝選之後,才以更有利於北京的條件,與馬政府正式簽訂協議。最明顯的例子是,原本扁政府與北京的協商共識是台灣開放桃園、小港兩個航點,中國開放北京、上海、廣州、廈門四個航點。結果馬政府加開松山、清泉崗、花蓮、台東、金門、馬祖等六個航點,而中國只增加南京一個航點,非常不對等。

開放中國觀光客來台與兩岸包機直航,雖會帶來一定商機,但也會衝擊台灣的經濟與社會安全,並對國防安全造成威脅。馬英九總統6月30日在主持國軍將官晉任布達暨授階典禮時說,「一個聰明的主政者,應知道如何把威脅極小化,機會極大化。」這話一點也不錯,但綜觀這次兩岸復談的結果,馬政府不但把威脅隱藏成極小化,更把機會吹噓成極大化,這就是他的「聰明」!

吹噓「機會極大化」


7月4日,兩岸周末包機與中國觀光客首發團正式來台,表面上,這是馬英九總統首張競選支票的順利兌現,但實際上,這也是馬英九政見的正式跳票。因為從中國觀光客首發團以及初期來台的中國觀光客人數來看,根本不及原先目標的三分之一。

當時馬英九的政見,吹噓每天中國觀光客有三千人,第一年就有一百萬名觀光客來台,可為台灣經濟帶來600億元的觀光效益,第二年再倍增。而且兩岸兩會6月13日簽署的中國觀光客來台協議,雙方也是約定為每天三千人,如今交通部長毛治國卻改口表示,初期以一千人為目標,且估算頭一年帶來的商機是100∼200億元,並非馬英九競選時所說的600億元。

觀察中國觀光客來台的影響層面,除了要了解在觀光上的經濟效益膨風之外,也要考慮中國觀光客排擠其他優質國家觀光客來台旅遊的損失,另外還有防疫、治安、非法滯留等負面影響的代價,也都必須整體計算。若單以目前排擠他國觀光客的情形來看,根據觀光局的統計數字,自從馬英九在3月當選總統之後,就積極推動直航與中國觀光客來台,在此同一段時間,日本旅客來台人數就一路下滑,4月份負成長12%,5月份負成長6.9%,兩個月就比往年少掉約五萬個日本觀光客,顯示中國觀光客會排擠日韓觀光客的事實並非虛言。馬政府無視這些負面代價,只是一味把機會吹噓成極大化。

假裝「威脅極小化」


這次兩岸復談,雙方簽訂「海峽兩岸關於大陸居民赴台灣旅遊協議」和「海峽兩岸包機會談紀要」兩項協議。從大戰略的眼光來談國家安全,除了「兩岸直航」衝擊最大的國防安全之外,也涉及經濟安全和社會安全等領域,並要顧及捍衛國家主權不受矮化的立場。然而這次兩會復談,馬政府卻把對台灣可能造成的國防威脅,假裝若無其事的予以「極小化」。

就以這次開放的八座機場來講,影響國防安全最大的就是花蓮與台東機場。因為根據台澎防衛作戰的固安作戰計畫,在研判即將對台進行飛彈攻擊之前,台灣西部各軍用機場的戰機,都會飛向花蓮佳山基地與台東志航基地,絕大部分戰機會進入佳山洞庫與石子山洞庫掩蔽,等待中國飛彈攻擊結束,雙方爭奪台海制空權時才升空接戰,另一部分戰機則被保留用來對付解放軍的登陸部隊,執行聯合截擊的任務。

大家都知道,島嶼防衛戰如果沒有空優,就難免會失敗,由此可知花東空軍基地對台灣防衛作戰的重要性極大,必須嚴防窺探、高度保密,以防止敵人針對基地弱點來進行攻擊。雖說如今高解析度的衛星照片隨處可得,但在實施戰術炸射作戰之前的現場會勘,是極具價值的難得機會,如果解放軍派遣軍方飛行員充當中國民航機的駕駛,多次飛往花蓮機場進行實地勘查,就可以了解附近佳山基地的地形地貌,並取得炸射洞庫所需的相關資訊,則屆時基地危矣!

此外,中科院的九鵬基地位於台東豐年機場南方約100公里處,台灣所有自力研發的尖端武器都在這裡試射,如果中國民航機裝設偵蒐器材,側錄台灣秘密武器的相關電子參數,則這些裝備尚未量產,就已經被人看穿,使台灣精心研發的新銳武器形同廢物。

總之,花蓮和台東機場根本就不應該開放,開放就如同棄守空防。還有,開放同屬軍民兩用的松山、清泉崗機場,也同樣構成極大的安全威脅。扁政府時期極力維護這些基地的安全,但馬政府一上台就馬上門戶洞開,完全不顧安全。

「截彎取直」威脅國防安全


根據兩會協議,目前包機「得暫時繞行香港飛航情報區」,即使由台灣北方飛來的包機,中國也不同意繞行「日本琉球防空識別區」,寧願南繞遠路,也不願遭遇日本的戰管雷達與敵我識別,其目的不僅要避開兩岸航線屬國際航線的定位,也在伺機施壓馬政府接受穿越海峽的「截彎取直」航道。而最令人擔心的是,倘若此事成真,對國防安全將會造成莫大傷害。事實上,民航局已在五月間與空軍進行協調,提出跨越海峽的直航航線,規劃對岸航機自福建出海後,接上W6與W2航線直飛台灣,但遭空軍反對,因為此舉將使預警時間縮短至不到十分鐘,根本來不及針對有敵意的航機進行攔截,只能仰賴防空飛彈即時擊落。因此,軍方希望實施直航時,北京、上海等從台灣北方來的對岸航機走B576國際航道,廣州、廈門等從台灣中、南方來的航機仍走現行包機航道(見圖一)。

國軍的考量並非無的放矢,因為台灣海峽是國防的天然屏障,兩岸空運直航若以直接穿越台灣海峽的方式實施,即使以民航機的飛行時間來計算,由於海峽寬度極短,就防衛作戰來講,縱深淺、預警短,國軍作戰管制反應時間也僅有3到5分鐘,對國防安全極為不利。而且,目前大型民航機的雷達回波,足以隱藏4架至5架戰機,在民航機機翼下從事編隊飛行,目前不管是航管或戰管雷達,都很難辨識,以現有航管及戰管系統,仍無法保證雷達系統不受欺騙,存有遭受敵機空中奇襲的危疑。因此,國防專家曾經建議規劃南北航道,增加預警時間,並嚴防中國運用「木馬屠城」戰術,以確保國防安全。但國民黨智庫竟然認為,在先進的3D防空雷達系統偵測下,尾隨民航機的敵方戰機將會被發現,因此不會發生「木馬屠城計」的狀況。

誠然,高解析度的3D雷達可以判別尾隨直航包機的敵機,但問題是,一旦發現敵機時要如何處置呢?如果直接發射防空飛彈對付敵機,首先被擊落的將是目標最大型的民航機;如果派出戰機升空攔截,我方戰機將會暴露在對岸新換裝的S-300PMUⅢ型防空飛彈網內,其射程超過200公里,可以同時接戰多個目標,屆時我方升空攔截的戰機,將會處於非常危險的境地。

但是,如果以原先規劃由南北的國際航道來進出,由於預警時間較長,我方戰機可在對岸防空火網之外的空域進行在空偵巡,當進行辨識與監控目標時,不會受到對岸防空飛彈網的威脅。而且,如果我方預警系統發現民航機夾帶戰機闖關時,在不便使用防空飛彈的情況下,我方戰機可以在自由空域中作戰,同樣也不會遭受敵方地面防空飛彈的威脅。

「截彎取直」使直航成為「國內航線」


目前交通部民航局提出「截彎取直」的新航線有三條,往北航線走現有國際航路B576及A1,航機飛抵日本領空前就立即左轉朝向中國內陸飛行,避免進入日本的航空識別區,形成兩岸直航是國際航線的事實。往南航線分為兩條,往廣州地區走既有A1國際航線;往廈門則走澎湖國內航線,穿越澎湖後再走澎湖廈門新航路。可見馬政府規劃「截彎取直」的航道,在廈門飛澎湖國內航線這一段,將會危及國防安全;北方新航線由台北飛上海這一段,避開第三國的航空識別區,等於將國際航線完全變成國內航線,這是主權退讓的做法。

根據前陸委會主委陳明通的說法,在民進黨執政時期,曾規劃北方航線,這個航線在琉球附近經過日本的航空識別區,也經過第三國的辨識,可以判斷是否為本國的飛機,以及是否有安全上的疑慮,這等於為台灣多了一份安全保障。但當時北京方面認為有國際航線的問題,因此不答應。但是現在馬政府的新航線,卻迴避了繞經第三國的航空識別區,成為完全的國內航線。這就是馬政府不惜矮化台灣的主權地位,一味向北京交心表態的行徑。

「木馬屠城計」不可能嗎?


關於中國可能利用民航機遂行「木馬屠城計」,有人譏為天方夜譚,但戰史上利用民航機進行這種行動有兩個活例:第一例是1968年捷克的布拉格之春,前蘇聯的民航機載運Spetsnaz特種部隊,欺瞞塔台,迅速攻占捷克的首都機場,並結合潛伏在布拉格的第五縱隊,在最短時間內俘虜了捷共的領導人杜布契克,成功\瓦解捷克的民主運動;第二例是在1979年,前蘇聯入侵阿富汗首都喀布爾機場時,也是利用民航機運送KGB的特別行動隊,迅速攻占機場後就一路殺進總統府,阿富汗的領導人遇害。

此外,戰史上也有兩起以戰機進行欺敵突襲的案例,分別是「烏干達行動」和「巴比倫行動」。1967年6月27日,一架載有247名旅客的法航空中巴士,自希臘雅典起飛後,被暴徒劫往烏干達的恩德比機場,劫機者要求以色列釋放53名囚犯。以國突擊隊在7月3日以4架C-130運輸機,載運突擊隊和偽裝過的武器裝備,自西奈半島起飛,偽裝成民航機,利用國際航線航行,以運送囚犯為掩護的藉口,在經過埃及、蘇丹邊界、紅海和阿拉伯海的雷達偵測區時,機上人員還用阿拉伯語騙過航管人員和偵測系統,歷經7小時飛抵恩德比機場,在90分鐘的突擊行動中順利救出人質,這就是有名的「烏干達行動。」

至於「巴比倫行動」,就是在1981年6月7日,以色列出動偽裝成約旦空軍標誌的14架戰機,從西奈半島出發,利用約旦、沙烏地阿拉伯兩國境內的雷達空隙及地形做掩護,採數十米高的低空飛行,機隊分成三批,並保持上下重疊的密集隊形,使突擊的機隊在沙國雷達上顯示出如同大型客機的反射波,再用民航術語消除沙國管制人員的疑慮。沿途飛越約旦、沙烏地阿拉伯和伊拉克三國,成功\偷襲伊拉克首都巴格達東南方約20公里的核能研究中心,徹底摧毀造價4億美元的「烏西拉克型」核子反應爐。

作戰講究奇兵、奇襲、奇計,如果中國不考慮採行這種戰術,又何必在包機直航的前夕,舉行「民航機運兵攻占機場」的實兵軍演?難道解放軍是吃飽撐著沒事幹嗎?

如果從單一行動來看,以民航機運載突襲部隊來攻奪機場或發動斬首行動,不但風險高,個別成效也不大,很快就會被我方兵力所克制,所以發生的可能性並不高。但是若從整個系列的攻擊作戰來看,以奇襲做為重要開端的可能性就不可排除,因為如果一旦得手,將對戰局的勝負產生極大影響,豈可掉以輕心。

歷史殷鑑不遠,若要防止類似「巴比倫行動」在台重演,中國飛航我領空的民航機必須加裝敵我辨識器,遵守飛航規則並填具飛行計畫,同時也要加強國軍雷達和截情的監偵能力,以及戰管的辨識能力。對於沒有敵我識別信號的飛行器,則一律通知戰機進行攔截。


台灣國家安全的最大危機:沒有心防


其實,中國在今年三月台灣總統大選之前,已完成一旦綠營候選人當選及公投過關所需的軍事準備,並在台灣對岸沿海進行作戰意味的演習,當時情勢險惡,已經達到「子彈上膛的情況」,可見中國覬覦台灣的豺狼野心。7月2日,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也表示,台灣和中國仍然存在著「敵對關係」。另外,解放軍最近在沿海廈門、龍田和汕頭等防空飛彈基地,將原來部署的俄製S-300PMUⅠ和Ⅱ型防空飛彈往後撤,換裝成更新、射程更遠的S-300PMUⅢ型 。原本S-300PMUⅠ和Ⅱ型的射程分別約80公里和120公里,更新的S-300PMUⅢ型飛彈射程超過200公里,整個台灣空域都在攻擊範圍之內,對我空防產生極嚴重的壓縮。還有,解放軍最近在東南沿海某地又增建一個導彈基地,同時在江西樂平將原本部署的東風十五彈道飛彈,換裝成改良後的東風十五A型,其射程超過800公里,取代原本600公里射程的東風十五型飛彈。面對這些不斷增加的軍事威脅,馬政府完全沒有警戒之心。

沒有心防,就沒有國防。實際上,中國並未因為兩岸復談而降低對台灣的軍事敵意,在國際上也照樣打壓台灣的生存空間。儘管如此,馬政府卻毫無敵我意識地向中國靠攏,對中國的軍事威脅缺乏心防,開放不該開放的機場,並打算採取「截彎取直」新航線,形同向北京自動繳械,這是台灣國家安全的最大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