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Forum 台灣e廣場


台獨先趨黃昭堂 口述歷史難出版    rdrcntr:1728 2008-12-11 14:56:56
李鴻典
李鴻典
2008/12/04 新台灣週刊 第663期

台獨建國聯盟主席黃昭堂,將畢生精力全數投入台灣獨 立運動,讓台灣獨立從禁語翻身為主流,國史館曾對黃 昭堂進行訪談,隨著改朝換代,珍貴的口述歷史能否出 版,成為問號。

台灣國家主權意識在前總統李登輝開創本土政權後,開 始萌芽生根,而台灣獨立觀念近年來更是從舊國民黨威 權時代「不能說的秘密」,逐漸成為「主流聲音」,其 實,之所以能夠讓台灣獨立從禁語翻身為主流,除了本 土政權的努力外,默默在一旁燃燒自己,將畢生精力全 數投入台灣獨立運動的台獨建國聯盟主席黃昭堂,更是 讓台獨成為主流意識的最大推手。

珍貴口述歷史 改朝不被重視

在建構台灣成為主權獨立的新國家過程中,李登輝以及 黃昭堂這兩位人格者,都是極關鍵人物,因此,國史館 在民進黨執政時期,前國史館館長張炎憲曾相繼訪談李 黃兩人。李登輝部分,已經在二○○四年五月出版了 《見證台灣|蔣經國總統與我》一書,今年五月更集結 成《李登輝總統訪談錄》套書四大冊,包括早年生活、 政壇新星、信仰與哲學與財經產業等主題,絕對是見證 台灣發展脈絡的重要史料書籍;至於黃昭堂部分,雖然 也已經完成訪談,但因張炎憲已在今年五月二十日卸下 國史館長職務,「執政者的心態不同」,因此,珍貴的 黃昭堂口述歷史,能否出版,成為問號。

「有沒有出版對我來說都是小事,但張炎憲可是用了很 多的時間蒐集資料,他比較辛苦;只是,現在換成馬英 九執政,就算要出版,我想也不會是由國史館來發 行!」黃昭堂說,其實早在張炎憲之前,中研院近代史 研究所副研究員陳儀深也找過他進行類似的訪談,訪談 後的整理稿,陳儀深也已經交給他,但他自覺「歹 勢」,因此遲遲不讓陳儀深的訪談成書出版。

至於張炎憲做的訪談部分,黃昭堂表示,時間大約是從 二○○六年開始,陸續訪談了近兩年時間,原本張炎憲 也準備集結出版,但黃昭堂依舊覺得「歹勢」,所以現 在仍是停留在「稿子」階段。

畢生追求台獨 感慨體制未除

將台獨運動做為一生事業的黃昭堂說,他之所以感到 「歹勢」的原因是,他從一九六○年二月投入台獨運 動,今年已經進入第四十八年的年尾,但做了這麼久的 運動,卻還是無法讓台灣從中華民國體制脫離,「這就 是我感到歹勢的所在」。

黃昭堂表示,張炎憲對他的訪談主要是針對他在台獨運 動努力的過程,從出生、求學、流亡海外、回台灣從事 運動,是研究型的口述歷史;他也說,年輕時有寫日記 的習慣,但後來因遭到警方「沒收」,後來就沒再寫 了,因此,張炎憲的訪談,他僅能靠記憶來回答,他擔 心會有落差,「因為我記憶力很差,這也有好處,因為 這樣不會記別人的不好,所以我可以做大事!」

「因此,張炎憲要整理我的訪談會很辛苦!」黃昭堂強 調,他感謝外界把他跟李登輝並列為建構新國家關鍵人 物,但他說,「我跟李總統的等級差太多,不敢造 次」,而且張炎憲對李登輝是進行總統的回憶訪談錄, 對他做的只是黃昭堂博士的訪問,希望大家不要再將他 跟李總統並列,「實在承受不起」。

提及從事台獨運動近五十年,黃昭堂說,除了因仍未能 讓台灣脫離中華民國令他羞愧外,當然也有驕傲的地 方,包括運動時間如此長久,以及雖然還沒讓台灣脫離 中華民國,但這只是法律上的名稱形式,因為,在他觀 念裡,台灣早就已經是一個獨立的國家,人權觀念也有 進步。

制定台灣憲法 脫離中國桎梏

黃昭堂表示,他會持續打拚到動不了的那一天,他也 說,很多人對於台灣獨立存有錯誤觀念,也就是誤以為 台灣獨立是要從「中國」脫離,「事實不是這樣」,因 為台灣跟中國本來就是兩個國家,台灣之所以不夠完整 是因為仍然被中華民國的舊體制給套住,「這種觀念大 家一定要搞清楚」。

「中華民國不是情感的問題,而是中國憲法的問題」黃 昭堂指出,過去誓死捍衛中華民國的馬英九,當上總統 後,為了討好中國、向中國表態輸誠,所以不再提中華 民國,而在野的民進黨為了凸顯馬英九的前後不一,所 以近來不斷拿國旗、提中華民國,要給馬英九難堪,這 或許是策略上的運用,但這是不對的、該適可而止。

黃昭堂說,既然連過去最愛中華民國的馬英九都不再 提,那反對勢力應趁勢順水推舟,一舉讓中華民國消失 在台灣,而非本末倒置,大肆幫敵手宣揚人家不再提的 東西。「政治運動應該是簡單明瞭,不要搞得太複雜, 會讓很多人看不懂、搞混」他重申,台灣跟中國是一邊 一國,未來台獨運動重要的方向就是制定屬於台灣的憲 法,「這樣就能讓台灣完全脫離中華民國的桎梏!」

未擺脫中華民國 獨立運動不停歇

1932 年出生於台南縣鹽份地帶的黃昭堂,政治意識在唸 台大時啟蒙,當時他翹課幫許多黨外人士助選,台大經 濟系畢業、當完兵後,1958年底到日本東京大學唸研究 所,從此成為流亡日本的海外黑名單,也走上台獨運動 的不歸路。1959年,一群以台南一中校友為主的日本留 學生,以王育德為首,開始募款、籌劃發行「台灣青 年」雜誌,1960年「台灣青年社」正式成立,黃昭堂積 極參與其中。1962年「台灣青年社」變成「台灣青年 會」,後來又變成「台灣青年獨立聯盟」、「台灣獨立 聯盟」,最後成為「台灣獨立建國聯盟」,但不管名稱 如何變化,黃昭堂都是備受同志敬重、心服口服的實質 領導者、運動領袖。

因為名列黑名單,黃昭堂至1992年才回到台灣。回台 後,他持續推動台獨運動,提出許多重要的台獨理論; 2004年2月28日,黃昭堂擔任總指揮的「手護台灣大聯 盟」,成功聚集了兩百萬的台灣人,手牽著手,從台灣 島的北端一直牽到南端,連成了一個長達五百公里的人 鏈,為本土政權打下更堅實基礎。

由於備受敬重,當前總統李登輝與陳水扁交惡、關係低 迷時,黃昭堂一貫扮演勸和的石磨心角色,他認為李扁 兩位形同陌路,是台灣人的悲哀,不利於獨派內部整合 和進一步推展台獨運動。曾經協助本土力量贏得執政 權,如今本土政權雖已中斷,但對黃昭堂來說,只要台 灣尚未脫離中華民國包袱,獨立運動就不會停歇。(李 鴻典)

*本文原載 2008/12/04 新台灣週刊 第66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