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Forum 台灣e廣場


美日安保條約    rdrcntr:3724 2010-10-21 14:04:59
卜大年
卜大年(Dan Blumenthal)

前言

感謝主辦單位邀請我來談論這個最重要的主題。

首先讓我來簡單說明,美日雙邊的共同防禦條約,將持續作為美國在亞太地區安全戰略的基石,以及這個地區和平與安全的基礎。在21世紀,隨著中國崛起的不確定性,日本可能會成為美國在全世界最重要的盟邦。

美日安保條約讓美國可以在這個地區維持前進部署數十年,不但是區域和平的基石,也導致過去數十年亞洲奇蹟式的繁榮。該條約是安全保護傘的基礎,亞洲的經濟因而獲得成長,也促使政治的自由化。

而且對於這個地區的國家而言,無論是朋友或是敵手,美日安保條約都將繼續作為一個有益的、直接的安全作用,並直接影響到亞洲的經濟發展,進而提升安全。在未來數十年,美日安保條約將維持與上世紀同樣的重要性,保持亞洲的和平與穩定。

安全情勢

最近幾年,這個地區形成了幾個安全上的威脅。

最近新聞喧騰一時的北韓當然是一個威脅。北韓在三月擊沉天安艦的事件,對於金正日政權所呈現的危險性,可以當作是一個強有力的提醒,尤其是現在北韓已經試爆了核子武器。北韓的內部不穩定,擁有大量殺傷性武器,砲兵也大量集結在邊界,並把砲口指向首爾。作為嚇阻北韓的力量,美日同盟或許比過去更重要。

在亞洲的弱國也構成另一種挑戰。例如:雖然菲律賓和印尼在進行反恐和反暴動的行動,最近幾年也獲得相當成果,但是一再重現的恐怖活動和海盜行為,卻是永遠存在的威脅。在菲律賓南方和泰國南邊有不斷的暴動事件,而解決的前景看似無望。

近年來在亞洲屢見不鮮的自然災害,造成加速國家崩潰的威脅,並且替極端主義組織的募兵創造更好的條件,今年夏天在巴基斯坦的洪水悲劇,就是一個顯著的例子。

在另一方面,自然災害的破壞也可以產生一些好事情。2004年的大海嘯引起國際的快速反應,不但有助於區域的穩定,也提供人們的安全。在這種情況下,印尼當局就有可能和亞齊的分離主義領導人攜手,一起對該地區提供救助,其結果就是該地區獲得從前難以實現的和平。

當然,最令人擔心的就是中國的繼續崛起。解放軍成績斐然且持續不斷的現代化,破壞了該地區的權力平衡。
在未來幾年甚是數十年,中國將越來越能夠藉由脅迫和武力來解決爭端。這是對所有人的預告,雖然統一台灣仍是解放軍現代化的主要動力,但是中國也希望對日本、韓國、以及所有的東南亞國家能夠享有支配關係。
中國新形成的能力可以抑制美國企圖進入該地區的武力投射,而且增強自己對周邊國家的武力投射能力,這對美國的利益和美國的盟邦都構成威脅。

自從二次世界大戰以來,藉由軍隊的前進部署以及在此地區不容置疑的武力投射能力,美國維持了亞洲的和平。但是,現在中國可說是已經取得對其周邊國家的傳統優勢,如果沒有加以匡正,這種情況將會成為一個鐵的事實。

中國不斷增加短程飛彈的庫存和現代化的戰機機隊,不僅可以大量破壞台灣,也能夠用來對駐日美軍進行毀滅性的攻擊。連同其快速成長的潛艦部隊,在未來十年之內,中國的飛彈武力將能夠對進入該地區的美國航空母艦造成嚴重傷害。

簡言之,中國正在成為一個旗鼓相當的競爭者,這是冷戰結束後美國尚未遇過同樣的對手。

在亞洲地區,對和平與穩定的威脅很多,而且威脅也越來越大。

美日安保條約與亞洲安全

美日安保條約是反制上述所有威脅的關鍵力量。該條約最主要在於提供美國在此地區重要的前進基地,橫須賀是航空母艦唯一在非美國本土的母港,也駐紮7艘驅逐艦、2艘巡洋艦和2艘巡防艦。如果沒有橫須賀,要維持航空母艦戰鬥群隨時「進駐」在這個地區,將會變得非常困難。

這種駐軍使美國能夠保有前緣的國防陣地,來保護自己的海岸,也可以在這個地區不斷執行軍事存在的任務(presence missions)。

軍事存在的任務包含各種任務,軍艦巡邏用來嚇阻低端和高端的動武,例如海盜行為和砲艦外交。藉由地面、水下和空中資產等途徑,前進的存在也可以獲得更一致的情報、監視和偵察,而最重要的是,可以使美國監視中國和北韓的舉動,並通知美國盟邦有關的活動。

此外,軍事存在也可以使美國提供有效、快速的災難救助,如果該地區沒有船艦的存在,在2004年的大海嘯當中,我們看到的情況會是什麼樣的反應呢?而且,如果美國沒有和日本以及區域內其他國家的盟約,救助工作會成為什麼樣子呢?正是這些長期存在的條約及國防關係所提供的便利,使得美國能夠和亞太地區的夥伴有效協調救災的工作。

以這種方式,美日同盟對區域內的國家提供再保證,使美國的盟邦和夥伴對於美國致力維持區域內的和平與穩定深具信心。

美國在此地區的存在,特別能夠使台灣放心,因為台灣長期處於中國大陸不斷的軍事威脅之下。解放軍現在有1,000枚以上的短程彈道飛彈和巡弋飛彈對準台灣,連同日益增多的空軍,解放軍將能夠確立在台灣上空的空中優勢。

或許台灣比其他任何國家更感激美國航空母艦在日本的母港進駐。就在不久之前,美國派遣航空母艦到台灣近海,迫使中國停止在這些水域的飛彈試射。

美日同盟也使區域內的國家(尤其是韓國、中國和東南亞國家)感到放心,因為日本將不會回到二十世紀初期的軍國主義。即使二次大戰迄今已經超過60年了,但是日本帝國昔日的行為,如今依然影響著現代日本與其鄰國的關係。美日同盟具有穩定區域的作用,因為日本的鄰國把美日同盟視為抑制任何未來潛在的擴張主義者的野心。

美日同盟也有重要的經濟作用,美日安保條約使日本能夠把資源投入經濟發展,而不去花費在昂貴的軍事發展上,結果導致日本的繁榮,因而也帶動亞洲其他地區的繁榮。在2009年,日本與中國、台灣和南韓的貿易額,分別是2,320億美元、500億美元和690億美元──當日本繁榮的時候,亞洲也隨之繁榮。

二次大戰之後,雖然美國政治家在日本以外的亞洲地區並沒有預見或是刻意鼓吹一定的發展政策,但是亞洲的成長乃是源自美國在許\多方面的成功\政策。美國龐大的安全保護傘,以及美軍在該地區醒目的存在,已經成為亞洲「地緣政治結構」的一部分。

美國的領導人也敦促他們的亞洲朋友們擁抱國際政治與經濟秩序,並出口到開放的美國市場。美國的政策加上中國放棄毛澤東主義而進入國際經濟體系,並排除掉蘇聯在亞洲的威脅,為明智的亞洲精英們奠立良好條件,使他們做出先見之明的選擇,因而導致快速的現代化。
到了冷戰結束的時候,該地區由自主、繁榮的美國盟邦所主導。同樣重要的是,所有的盟邦都放棄核武能力,從而降低了激烈安全競賽的機會。而且,中國也決定改革其統制經濟,加入國際貿易體系,並放棄其輸出革命的外交政策。

此外,經濟上的成功也使日本、韓國和台灣做出明智且針對防禦的投資。由於了解美國對此地區的安全承諾,這些國家並不需要建立龐大的海軍或是遠征部隊。反而是,他們可以集中精力在他們自衛所需的能力上,使他們能夠與美軍共同作業,並為同盟的任務作出貢獻──例如飛彈和防空系統,或是神盾級驅逐艦。因此,美日同盟也促進了合作能量的建立。

簡單來說,美日同盟是維持亞洲地區有益的權力平衡的關鍵。前進的軍事存在有助於武力投射,也是有效嚇阻的必要手段。如果美國的海空軍和陸戰隊沒有駐在日本的基地,中國將會發現,區域霸主的地位可以更容易實現。

如果沒有和美國結盟,日本可能會扈從崛起的中國;南韓和東南亞國家或許\也會仿效,如此一來,將會威脅到美國的利益。在這種結果之下,台灣將會特別感到孤立,甚至會更依賴於美國不太能夠提供的支援。

如果沒有美日同盟可供追隨,東京當然也可以追求自己健全的軍事現代化計劃,以便和解放軍競爭。如此將很可能導致整個區域的軍備競賽,造成高度的不穩定。
隨著美國條約體系的各就各位,主要的軍事對抗是在兩者之間,一方面是中國,另一方面則是美國及其夥伴,這種情況大概就是兩極對抗。

拋開美日安保條約,讓兩邊的對抗成為多極的局面,為了處理這種權力平衡,就如同羅伊國際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最近的報告所主張的,可能必須採取類似20世紀「歐洲協調」(Concert of Europe)的「亞洲協調」(Concert of Asia)──而我們也都知道,將會有什麼樣的後果。

美日同盟與台灣安全

正如我先前所說的,美日同盟對台灣的安全與繁榮尤其重要。

像東亞地區其他大多數國家一樣,台灣在美日同盟所支撐的安全保護傘之下獲得繁榮。在1952年到1980年期間,台灣經濟成長每年平均9.21%,在1981年到1999年期間,經濟成長率仍然維持相當高的水準,從未掉到7.15%以下。

在這段時間裡,台灣當然也經歷了民主化。台灣的精英們可以好整以暇地進行轉變,這是因為他們有信心,在不確定的時代中,美國會提供他們安全保護傘。

隨著安全保護傘扮演推動者的角色,同時也由於台灣人民異常辛勤的工作,這個島嶼現在正回歸到繁榮的經濟和充滿活力的民主。

當然,美日同盟也同樣更直接影響到台灣的安全。如果華盛頓決定介入任何的台海危機,最先的反應將是來自在日本的美國海空軍基地。

為了要反應中國飛彈的猛烈攻擊,美國──和日本(如果東京願意的話)──可以部署神盾級驅逐艦到台灣的附近水域,以美國的飛彈防禦能力來承擔防務。

任何試圖建立中國對台灣的空中優勢,可能會遭到從嘉手納和岩國空軍基地起飛的F-15和F/A-18戰機,以及從喬治華盛頓號航空母艦起飛的F/A-18的反擊,而喬治華盛頓號航空母艦將從橫須賀海軍基地駛進該地區,來自日本的P-3型反潛機則有助於反潛作戰的任務。

拜大自然力量之賜,台灣也被公認為世界上最危險的地方之一。2005年世界銀行的報告指出,這個島嶼受到地震、暴風和山崩的威脅。根據該報告的資料,97%的台灣土地面積,提供96.6%的人口居住和96.5%的GDP,受到各式各樣的災害威脅。

正如我在前面提到的,美國海軍是特別適合執行災難救助的任務。萬一台灣在天然災害之後的任何時候需要援助時,最近的援助將是來自駐紮在日本的美國軍艦。

只要美日的安全關係維持強大,台灣應當對自己的安全感到有信心,台灣也應當有信心與中國大陸交往,因為了解到不必害怕受到脅迫,台北就可以擴展與北京的關係,深化經濟和社會的連結,為台灣人民尋求更大的繁榮。

結論

美日同盟維持在亞洲地區可控制的權力平衡,而且在確保繼續有利於美國及其盟邦的平衡方面,美日同盟至關重要。60年來,美日安保條約支撐著東亞地區及台灣的安全,而且在可預見的未來也是如此。

因此,在亞太地區處於美國安全保護傘的所有國家,都希望看到日本能夠扭轉其衰退的趨勢。日本的繁榮很重要,如此才能再度帶動整個亞洲的經濟成長。而且日本的繁榮也很重要,如此才能提供自己所需的現代化軍事能力,在新的世紀中為同盟的任務作出貢獻。

亞洲的未來有賴於一個富裕的、戰略上積極的日本。
因此,華盛頓和東京應該不斷培育並加強他們的同盟關係,以便能夠在21世紀當中,繼續作為亞太地區和平與穩定的基石。

譯者:陳國雄(台灣安保協會秘書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