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Forum 台灣e廣場


論台灣總統的選擇    rdrcntr:4600 2011-02-25 16:50:54
許世楷
前駐日本代表、前台灣獨立建國聯盟主席

一般都視為蘇聯崩潰即「冷戰」結束,以後稱謂「後冷戰時期」。但是筆者認為當時雖然是「後冷戰時期」,在東亞仍有南北韓的對立、台灣與中國的國共對立遺制等,冷戰國際結構殘存。遇到「中國崛起」,該殘存結構世界化,現在開始進入美、中爭霸的「新冷戰時期」。這狀況對我們台灣要維持對抗中國的威脅不是不利的,我們可以將台、中關係放入國際政治裡面與各國提攜,以平衡中國的威脅,對等交涉的機會增加,台灣在國際社會生存下去的機會增加。

世界上每一個國家,都有其目前所面對的最嚴重課題,如冰島、希臘所面對的是國家破產的問題,伊拉克是回復社會秩序的問題。台灣呢?是國家安全,即如何在國際社會生存下去的問題。冰島、希臘破產還是一個國家,伊拉克被美國佔領還不失為是一個國家。台灣不管你什麼都做得好,一旦國家安全發生問題,就會被中國併吞,不獨自再存在於國際社會了。牽手盧千惠在日本的報紙寫過;「台灣物產豐富,什麼都有,只是沒有確立的國家」,可悲。

所以台灣目前最重要的課題是,怎樣建立國家,怎樣維持國家?現今環顧世界,只有中國公開表明要併吞台灣,甚至說不惜使用武力為之;且真的以一千數百枚飛彈瞄向我們。對台灣來講是一個虎視眈眈,隨時要發動侵略的敵性國家。聽其頤指,或可苟安,但終歸是會被併吞的;若是聯合受中國威脅的各國,來對抗以維持現狀,終可達獨立建國。採前者,即肯定現在的傾中政策,要採後者,即須放眼於世界思考與各國提攜,以平衡中國的威脅。這個選擇類似中國戰國時代的合縱或連橫,秦國吞併各國是教訓。

時值尋找我們的總統候選人,等於是在找可以對症下藥的名醫,台灣現今的致命傷是什麼,就應該找適合醫治那一門的名醫。現今台灣最嚴重的問題是,於中國橫蠻壓力下如何在國際社會生存下去。因而燃眉之急,我們須要一個具有深刻國際觀,國際活動力充沛者,能在變化不息的國際政治中領航台灣於安全的總統。這是她或他的最優先責任,而也適合現今台灣中央政治分擔的原則,即總統較直接負責外交、國防;其他即交由其任命的行政院長處理。

一九六○年代白色恐怖時代,台灣獨立建國聯盟就在海外每年舉辦二二八紀念會,以來會場正面一對聯,左邊是「打倒中華民國體制」,右邊是「反對中國侵略台灣」,上面橫批是「台灣獨立建國萬歲」。這是幾十年來我們所不變的的基本立場,相信這也是台灣人所祈求的願望。總統候選人是要具有這樣站在台灣人主體性基本思想的人,至於他用什麼具體文字,或口頭怎樣表達其立場,是屬於政治技術的問題。但這個基本思想,可以說是最起碼的條件,若無此就一切免談了。

這基本思想是在談台灣總統應有的資格,國際觀是在談應有的能力。

筆者又建議:做為台灣的國際政治第一掌門人,總統應該儘快著手的是「以台灣名義申請參加聯合國」。此舉有幾個意義:第一、表明台灣是一個新生國家(Newborn State),等於是向國際社會宣布台灣是一個新而獨立的國家。第二、清楚表明台灣與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所謂中國都沒有關係,打破國內外對台灣與中國的混淆。第三、這是台灣走台、中關係國際化路線,去除台、中關係國內化路線的適當切入口。第四、加入聯合國可得到國際上國家安全的保障。

附帶地她或他應該提出「推進以台灣名義申請參加聯合國是總統的最優先任務」的公民投票,通過以後就不管誰當選總統,這是他的義務,而且是名正言順執行民意了。這樣可以保證此申請的連續性,以至於成功參加。

總統又應該著力於推進台日美三國實質上的同盟關係,來平衡中國的軍事威脅,以穩定東亞的和平。只要台灣有決意防衛自己:採取「針鼠」戰略,你要吞併我必須付出不合算的代價。「要害」戰略,你打台灣我一定還擊你北京、或上海。只要台灣有防衛自己的決心,日本不會旁觀,失去台灣,整個東海、台灣海峽,南海就成為中國內海,接著硫球也會被中國併吞,日本非臣服中國不可。台灣與日本在現今國際政治上是命運共同體。失去日本,美國就失去東亞最重要同盟國,東亞混亂,世界混亂,中國稱霸實現殆半。在這一次釣漁台事件中,美國聲明釣漁台有事是日美安保條約適用對象,以聲援日本的道理在於此。

最近常聞應該研究制定「中國政策」,但是我們知道中國的「台灣政策」是「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這是它的「核心利益」,就是說併吞台灣是它不想變的前提。而我們要跟它談的絕不是,如何被併吞的過程與速度的交涉。是如何消除「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這個中國的交涉前提,要如此,必須顯示台灣人主體性決心,以及形成以日美為主軸的國際性壓力。

做為一個總統候選人,我們最關心的是,她或他要將台灣帶往那裡?綜合以上議論,是在國際社會建立、並維持一個安定的新而獨立的新生國家,如此即她或他必須思考制定新憲法。筆者認為制憲與「以台灣名義申請參加聯合國」、推進台日美實質上同盟關係、以及台、中關係國際化,來源都出自同一個基本思想,所以可以互動並進,調整它們成為一個國家的大方向。

要尋找總統候選人,當然還要確認其競選能力。但是須要留意若無上述基本思想與能力,當選反而是遺害無窮。競選能力的基本是人望、知識、體力、魄力等的綜合性該人的魅力,讓其能吸引多數人的擁載、尊敬,能勤走拜訪,加上說服力使人信從致投票之。

當選其實與一個人的領導能力密切有關,其能率領團隊團結衝刺否?而當選以後的執政,所須要的也是領導能力。領導能力有兩個重點:第一是誠信度,表明的是真的麼?真會這樣實行麼?第二是容納度,各人專業不同,每事能傾聽尊重專家意見,自然會形成強力團隊。但是對專家提出來的意見,須能做合理果斷的選擇,即必須具有高度判斷能力。

現在在野政壇上被評比的總統候選人,都有他們的政治經歷,其對台灣前途的基本思想、國際觀、競選能力、領導能力,其實都可以從其前歷來了解。邁向二○一二年決定台灣前途的總統大選,總統候選人正開始在關心台灣前途人士之間成為街頭巷尾的議論時,本文若能成為議論的基準之一即幸甚。

(作者為前駐日本代表、前台灣獨立建國聯盟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