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Forum 台灣e廣場


亞太區域安全與台海和平國際研討會    rdrcntr:3349 2011-09-15 15:54:11
羅福全
開幕致詞

羅福全
台灣安保協會理事長

諸位貴賓、先進,大家早安、大家好!
謹代表台灣安保協會歡迎大家來參加這一次國際研討會,大家來共同討論「亞太區域安全與台海和平」這個議題。如何維持台海和平並不是台灣與中國「一對一的關係」,進一步來探討時,就不難認識到台海和平是亞太區域安全非常重要的一個環節。

2010年代可能成為亞太區域「均勢」(balance of power)變動的一個轉捩點。中國的崛起在經濟上牽引東亞在二十一世紀持續高成長,使中國成為「世界工廠」。由於國力日增,軍事預算20年間增加20倍,軍備支出僅次於美國,高居世界第二位。最近動向顯示,中國由一個大陸國家,逐步邁向海權國家,尤其近年來中國與周邊國家發生一連串的爭執。1990年代冷戰結束後,在亞洲留下四個國家沒有民主化,就是中國、北韓、緬甸、與越南成為亞洲不穩定的國家。面對東亞的不確定性,美國、日本與其他國家如何共同確保在軍事上具有阻嚇力量的「均勢」(balance of power),這是維護區域安全與和平無可迴避的課題。任何改變亞太地區均衡的變化,將使亞太區域面臨一個不確定時代的來臨。

最近中國一連串的動作被其周邊鄰國視為具有威脅性,而開始採取行動應付。從中印邊界阿魯納恰爾邦(藏南地區)的爭議,中國在2010年7月在東協區域論壇上宣稱南中國海140萬平方哩為中國「核心利益」如同西藏與台灣;中日在東海油田上的爭執,九月中國漁船侵入日本尖閣列島海域重現對釣魚台主權爭端等,如同把上自黃海、東海一直到南海的廣大海域視為中國的內海。美國國務卿希拉蕊(Hillary Clinton)對此情勢公開回應,宣稱以和平方式解決南海的爭議是美國的「國家利益」,同年7月在越南河內的東協區域論壇上表示:「美國支持各方在不受威脅下採取合作的外交途徑解決各種領土爭議」、「反對任何一方採用武力或威嚇的方式」。印度比喻中國在印度洋建設「珍珠鍊」(String of Pearls)的基地,包括緬甸仰光外海,控制印度洋與東南亞航線的可可群島(Coco Islands)成為中國的海軍基地。美國亦在印度洋上英屬迪亞哥賈西亞島(Diego Garcia)擴建巡戈飛彈與核子潛艇基地,並擴建關島為超級軍事基地。日本在1996年台海危機之後,就蓄意加強日美同盟的內涵,其後在阿富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期間,日本都在憲法第九條所容許\的範圍內,派遣日本自衛隊與軍艦參加後方支援活動,開啟日本對世界和平安全的國際貢獻。這是戰後日本參與國際活動的歷史性轉變,因而信心倍增。換言之,日本在亞太區域所扮演的角色和立場已經進入根本上改變的時代。美國就東亞的朝鮮半島和台灣海峽等不穩定的問題,認為在亞洲最可以信賴的盟友就是日本,這一點正符合日本在二次大戰結束以來開始參與亞洲和平安全的考量。

五十年來日美同盟正是民主價值觀的同盟,也可以說是提供亞洲和平安全的公共財(public goods),亞太周邊國家,包括台灣的安全亦深受其益。日美同盟以為東亞的和平安全在於如何維持現狀(status quo),日本與美國迄今認為「台灣不屬於中國的一部分」,這就是日本與美國對台灣現狀的認識。但是,中國公開宣稱對台灣和平談判是「中國的國內問題」。

日美同盟對台灣問題最具體的立場,就是2005年2月間由日美雙方外交、國防部長共同發表的「二加二」日美共同戰略目標,公開主張中國就台灣海峽問題應以和平對談解決,並希望中國在亞洲扮演建設性角色。日美同盟對中國所採取的是一種「勸阻戰略」(dissuasion strategy),這與冷戰時期美國對共產世界採取的「圍堵戰略」(containment strategy)是一種敵對關係,有所不同。日美與中國並非敵對關係,在這個基礎上展開經貿、外交、互惠的關係,但是也希望中國不要走向冒險主義,期待中國今後在亞洲扮演建設性角色。事實上,勸阻戰略能否發揮效用,必須具備強大的軍事抑止力量做為後盾。從2005年起,美日雙方在亞洲開始提升足以嚇阻中國崛起的軍事力量,事實上,最近日美也進一步提升他們在亞太區域的軍力部署。

由此而觀,台海和平與安全,是亞太區域和平與安全非常重要的一環,所謂「兩岸關係」絕不是中國與台灣「一對一的關係」。民主化的台灣與中國周邊的民主國家,包括印度、東南亞國協的主要國家、紐西蘭、澳洲、日本、南韓,可以說是以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為普世價值的「民主價值觀的同盟」,而台灣是其中很重要的一份子。亞太區域的安全在於如何維持現狀(status quo),這是每一個國家共同的國家利益,台灣也不例外。

根據「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的年度報告,對亞洲各國的自由度與民主化的評價如下:自由國家包括日本、韓國、台灣、菲律賓、泰國、印度;部分自由國家是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孟加拉等國;不自由國家包括北韓、中國、緬甸、巴基斯坦、越南。對中國的崛起,亞太區域的民主自由國家如何維持軍事上的均勢,成為亞太區域安全保障的中心課題。正如林蔚教授(Arthur Waldron)表示:「我們的確看到反對中國主張的對抗聯盟正在成形,區域內的軍事平衡開始產生變化,亞洲新一輪的軍備競賽已經啟動」。(《台灣安保通訊》第十六期,2010年11月)

中國經濟成長過程中,逐步現代化,將來能否如同韓國、台灣一樣,從一個黨政軍結合的一黨專制國家逐步走上民主化國家;或者,中國將以狹隘的民族主義為後盾,特別是最近中國軍方的新動向,逐步傾向軍事冒險主義國家,這是亞太區域安全保障上一個最大的不確定因素。為此,美日同盟與亞洲民主國家必須維持軍事力量的均勢,使它成為一道具有阻嚇力量的防火牆,期能抑止任何二國之間有關領土或領海的衝突。這並非與中國敵對,而是希望能促進中國在現代化過程中在亞洲扮演建設性角色,如此才能緩和亞洲面臨一個不確定時代的挑戰。在這個時候,台海的和平立足於如何維持亞太區域均勢的環境下非常重要的一環。同時,台灣民主化是台海和平最大的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