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台獨聯盟捐款者 ─井上魯鈍的故事    rdrcntr:3665 2007-06-16
台獨聯盟2000-02-28

神秘的台獨聯盟捐款者 ─井上魯鈍的故事

‥‥‥摘自《台灣獨立建國聯盟的故事》‥‥‥

  聯盟日本本部的草創期台灣青年社時代,資金幾乎靠王育德一個人到處拜訪台僑而來。以後最大貢獻者是1960年後半期的辜寬敏;1970年代是在日台灣同鄉會會長郭榮桔;1970年代以後到1990年代中期是關東放送局董事長遠山景久。吳枝鐘醫師則自1960年代後期到1977年逝世為止都是大出手。

  又,侯榮邦友人的孫先生也有重大的貢獻;1999年底逝世的趙炎竹醫師;大學就職以後的周英明、金美齡夫妻,聯合國大學的羅福全、毛清芬夫妻均是長期出力又出錢不算少的種族。

  台獨聯盟從事台獨運動數十年來,一直都有許多默默付出卻鮮為人知的支持者與運動者,他們出錢出力支持台獨運動,數十年如一日,台獨聯盟無法一一列出他們的大名,更因為他們抱持著「右手做的好事,不讓左手知道」的想法,以下這一則神秘的台獨聯盟長年贊助者─署名「井上魯鈍」的故事,可說是最感人的捐款者事蹟,值得所有關心台灣獨立建國的人一起分享。

  1962年,在日本發行的《台灣青年》月刊,開始收到署名「井上魯鈍」的定期捐款,當時月刊的訂費每年僅日幣一千二百圓,但是每次匯款卻是五千日圓或一萬日圓,接著就是三萬日圓,後來更是每次寄五萬日圓,如此經歷二十多年,從不間斷。

  台灣青年社曾寫感謝函,卻因匿名獻金者使用假名假地址,而遭退回,台獨聯盟日本本部認為捐款者可能是一位曾住過台灣的日本老人。 1986年11月台獨聯盟日本本部,突然收到一百萬日圓的巨額匯票,通訊欄上簡單兩行字:「井上魯鈍突然死亡,為了尊重故人的願望──台灣獨立──今天寄上香奠的一部分!」署名:井上魯鈍之夫啟。

  接到有住址的信和匯款後,黃昭堂與侯榮邦兩人立即依地址前往吊唁。她的遺體安置在濱松醫科大學,等待製成骨骼標本以供學生學習。黃、侯並且再三懇求「井上魯鈍」的丈夫多透露一些有關故人的事情。

原來,默默捐款二十多年的「井上魯鈍」是台南市醫師黃履鰲的千金黃聰美,1956年赴日留學,在鼎鼎大名的東京女子醫科大學畢業,從事醫療工作的1962年起,就開始資助台灣獨立運動。後來她嫁給日本醫師丈夫。

  黃聰美醫師是一位有愛心的基督徒,她和日籍醫師丈夫曾到尼帕爾從事偏遠地區的慈善醫療服務的奉獻工作達八年,可說是今年榮獲諾貝爾和平獎的「無國境醫療團」的前身和先行者。

  回到日本醫院當婦產科醫師的黃聰美女士,在得到丈夫的支持下,開始每月寄五萬日圓到「台獨聯盟」。但是身為六個孩子的母親,她自己竟過著近乎禁慾的儉樸生活,住在日本三十年,從不添購化粧品,也沒花用過千圓以上的金錢,連身上穿的大衣,也是從尼帕爾回日本後,一位擔心她沒冬季大衣會受凍的護士所送的舊大衣。

  黃聰美過世後,他的丈夫才透露她匿名捐款的心情:一位熱愛故鄉,盼望台灣能早日獨立的台灣女子,在嫁給日本丈夫後,必須負責六個子女的家庭重擔,自己卻不能自由自在地為台灣獨立盡一份心力而煩悶,每次想到為台灣獨立奔走的運動者或被關在黑牢的政治受難者,她總是坐立不安。因此,她用自己省吃儉用零用錢,捐給台獨聯盟。

  她所使用的筆名「井上魯鈍」,則是紀念一位一輩子奉獻給台灣住民的「井上伊之助」而取的。而魯鈍則是取自蘇俄文學家契訶夫的名著《獃子伊凡》,隱喻著台灣諺語:「天公疼憨人」。

  黃聰美醫師不但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也是自始至終主張非武力、非戰主義的團體──友和會的資深會員,同時也是國際特赦組織的熱心支持者。但當她和友人聚會,談到如果上帝說「只限一件事可以如願」的話題時,有人說:「完美的愛情。」也有人說:「願子女走上正義之路。」黃聰美卻毫不考慮地說出:「願台灣能獨立!」。

  四十九歲那年,黃聰美醫師不幸在攀登富士山時摔落身亡,家屬依照故人生前的關懷與願望:(一)願所有病患得到安慰與照顧;(二)願台灣獨立與和平;(三)所有良心囚得以獲釋,因而遵照故人遺志,將香奠分成三部分,分別捐給:(一)日本基督教海外醫療協力會;(二)台灣獨立建國聯盟一百萬日圓;(三)國際特赦組織。

  聽到了「井上魯鈍」逝世的消息,以及她過世後才揭開她的神秘捐款者身份與故事後,日本台獨聯盟的每一位幹部都感動地哭了! 黃聰美醫師過世後,她的丈夫──日本•濱松醫科大學正教授伊藤邦幸(Ito Kuniyuki)──則繼續延用「井上魯鈍」的筆名援助,而這兩位「井上魯鈍」旅居美國紐約的女兒Mika小姐在父親逝世後,至今仍然秉持母親的遺志,繼續捐款支持台獨聯盟,也是一次就捐出另一個一百萬日圓。

  希望井上魯鈍的故事能感動更多台灣人,出錢出力,早日完成台灣獨立建的願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