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文卿被強制送還    rdrcntr:4710 2007-06-21
宋重陽2002-04-12

柳文卿被強制送還

‥‥‥本文取自宋重陽著作:「台灣獨立運動私記」‥‥‥

原本我們都樂觀地以為,照東京地院就林啟旭、張榮魁事件的判決,日本出入國管理局應不會試圖再將台青聯幹部強制送還台灣,但我們連做夢都末想到,突然之間竟又發生了柳文卿即將被強制送還事件,原來出入國管理局採取的是乘隙而入的將計就計的手段。

一九六八年三月二十六日下午四點,柳文卿為要辦理假釋更新手續,照例到入管辦事處報到。這是獲得假釋的人每個月都要辦的例行公事,所以他也毫無警覺。結果他當場被出示強制送還命令書,連打電話連絡的自由都沒有就被強制羈押了。

我們接到出入國管理局的電話通知時已是法院下班後的五點半了。「我們已經依據強制送還條例將柳文卿羈押。請你們通知他的保證人辜寬敏先生。」




台灣獨立聯盟盟員雖被日警摔柔道,
但仍奮身撲上抱住同志柳文卿不放,
此時柳文卿已咬舌而滿口鮮地高喊:
「台灣獨立萬歲!」



受緊急通知的台青聯幹部很快就聚集到總部來。第一件事是連絡大野正男律師,請他向東京地院提出申訴,又派兩位同志到入管局要求和柳面會。他們於下午七點到品川入管辦事處。辦事處職員說:「柳文卿好好的的,正在三樓。但規定時間已過,我們不便讓你們面會。」

我們起了疑惑,莫非他們準備在法院下決定前就把柳送還?辜寬敏於是在當晚八點造訪中川入管局局長公館。

「我們會遵照法律辦理手績,所以希望給我們三天時間。」

辜寬敏提出請求,但中川說:

「以法務省入管局立場,我們不希望看到這一次又和上次的林、張事件同樣結果,當然,我們更不希望看到去年春天呂傳信自殺事件又再發生。因此,寬限時間辦不到。本局人員認為上次被你們擺\了一道,已非常不滿了,但我們也不希望有意外事件發生,所以這次我們要速戰速決。」

「請你給我們一天時間就好, 可以嗎? 」辜寬敏苦苦請求, 中川還是不答應。

回到總部來的辜寬敏立刻打電話找和他交情很好的水野清國會議員(自民黨),央請他代向中川打探進一步的消息。回電於十點半前後就打來了,據透露,柳文卿即將於明天早上九點半用華航班機送還。

中川並且透露是當局和蔣政權之間的密約,此刻要中止送還已是不可能了。

這項密約指的是,蔣政權始終拒絕接受日本強制送還台灣毒梟等被羈押嫌犯,而要改以搭配獨立運動份子做交換條件。

大野律師打電話向東京地院杉本審判長說明,請他明天儘早判決停止執行。杉本審判長雖然表示同意,但他說東京地院一般都要到十點前才開始真正辦公。這也就是說,我們非爭取地院發出停止執行命令之前的一兩個小時不可。我們於是立刻開始商討對策。

我們若想將柳文卿奪回,唯一的機會是他從護送車被帶到登機門之前的時間。想當然,一定有眾多警察會趕來應變,但我們祇有十幾個人而已即使成功\地奪回柳,能爭取到多少時間也頗有疑間。大家正發愁時,有人突然這樣提起:

「我們乾脆開車猛撞護送車,製造車禍事件如何?」

這一定可以爭取到不少時間!我們於是當場決定。

「那我就搭南雄的車子吧。」我說。當時我們這批人之中只有廖建龍、許\世楷、南雄和辜寬敏四個人會開車。

「委員長應該留在總部當總指揮才對。」廖建龍說。辜寬敏於是決定和侯榮邦、張榮魁留守總部,其他人分乘三部車出動。

問題又來了,柳是否還在品川的東京入管局呢?說不定他已經被移到別處了。那麼,應是橫濱入管局的可能性最大。

我們於是決定一輛開往橫濱,其餘二輛開往品川。廖建龍的車子雖然是老爺車,卻有日本計程車一般的大小。就由周英明和戴宏逵搭他的車前往橫濱。其餘兩部車都是 1000CC 小型轎車,林啟旭和我分別搭乘許\世楷和南雄駕駛的車子,一起前往品川。

為防萬一撞車計劃末能如願,我們決定由黃有仁等八人在羽田機場送機坪待命,看到柳被護送前來就跳下飛機跑道奮力阻止柳被送還。

隔天清晨,我們於總部集台,之後,搭乘車輛人員就先行出發。

車子開到中途,南雄突然叫「肚子痛」。 「這時候喊肚子痛,真要命 +不管怎樣,你得撐下去啊!」我以此激勵,南雄還是不多一會就在路旁停車叫道:「我真的肚子絞痛得要命,寅在撐不下去了。」「那開到入管處就好,你咬緊牙關再撐一會吧!」我焦急地要求他。好不容易開到入管處附近,南雄停車把司機座靠背放倒就躺下去了。

許\世楷的車子已經停在望得到的入管辦事處門口的牆壁前了。

「南雄倒下去了!我坐你們的車子!」我說了就坐上他的車。

入管辦事處的院子裹停有一部護送車,卻沒有看到人影。

「現在怎麼辦呢!?」我間。許世楷說:「我把車子急速開到護送車前,然後來一個緊急剎車吧!」

「要的話就猛撞上去!若活命卻成了殘廢,我可不願意!」林啟旭發出乾涸的聲音。這是一部小型轎車,要是被護送車撞上,一定變成一團廢鐵吧?我後來才知道行前許世楷已留話給千惠夫人,叫她於他死後再嫁。

冗長的等待下,大家都噤若寒蟬。終於,入管辦事處大門打開了,出來十個左右穿制服的職員。其中一個走向護送車,其他人則面向玄關門排成二列。接著,一個被扣上手銬的人被帶出來。

「是柳!」

瞬間,我們看到了這個人的臉孔。

「不對!不是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