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台獨運動相關人物口述史    rdrcntr:3971 2009-06-16
陳儀深2009-06-16
海外台獨運動相關人物口述史
訪問:陳儀深
記錄:簡佳慧、周維朋、鄭毓嫻、林東璟、潘彥蓉、吳佩謙
出版者: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台北市南港
2009年4月初版

本書可以當作白色恐怖時代台灣留學生的故事來看,也可以當作台灣民主化歷史的一部分來看。

「海外台獨運動相關人物」的口述訪談包括三位留日、三位留歐、13位留美,大都出生於三四十年代而且在五六十年代出國,他/她們離開戒嚴統治的台灣,到國外呼吸自由的空氣,是如何組織或參加台灣人社團、乃至走上台獨之路?他/她們幾乎都成了黑名單、有家歸不得…

侯榮邦先生訪問紀錄:

「關子領事件」其實要稱作「事件」是比較誇張。

軍中退伍後,因為有的同學準備出國留學,有的準備創業,有的要準備就業,各奔前途。所以我們有十幾個朋友認為,同窗的友誼就這樣中斷很可惜,要找機會大家聚會一下,才會在1960年5月19日在關子領包下一間旅館,我們在那裏過了一夜,當時一共有43個人參加這個聚會。

在那個時代連要開同學會都要事先申請許可,我們在關子領的聚會卻沒有去申請,而且又有40幾個人參加。…

戴天昭這個人心地善良,但是脾氣不好,人家說的土公仔性,心直口快。在審問陳純真間諜案時,本來也沒有人要傷害他,但是陳純真卻很兇地辯稱:「我也是台灣人,怎麼會去做這種事情…」,接著就桌椅齊飛了。因為這個審問我不在場,我也是後來聽人家說的。戴天昭當時是組織部長,發生這種事情,他認為自己責任很大,他手腳很俐落,他身旁帶有一支水果刀就這樣剌了下去,陳純真看到頸部流血,嚇壞了,當場就承認並寫悔過書。

何康美女士訪問紀錄:

我是台南市人,1942年出生於台南市民權路,那一條路也就是人家說的「建國獨立街」,因為從頭開始,分別是王幸男、張燦鍙、王育德、林宗正及我的家。我們都住在這一條街,連「台灣民主國」也是從這一條街誕生出來的。

我父親是牙科醫生,他是在日本留學時認識我母親,我的母親與領有庚子賠款獎學金的姐姐從北京到日本讀書。雖然母親是中國人,但我從來沒有「芋仔蕃薯」的感覺,因為我母親一到台灣,就開始學說台灣話,所以我一出生下來的母語就是台灣話。父母有時候會用日本話交談,但我們也都可以約略猜得出他們在說什麼,例如提倒「映畫」,就知道他們今天可能要偷偷跑去看電影,不讓我們跟。

直到中國國民黨撤退來台,有一個舊舊也來到台灣,我母親要我們稱他「大舅」。那時我還不會講北京話,所以和大舊語言不通,後來在學校接受「國語」教育,才瞭解我的母親是「北京人」;但即使如此,我不會感覺到自己有「外省」的血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