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FI40週年】台獨聯盟遷台及其後的發展    rdrcntr:4009 2010-03-16
黃爾璇2010-03-12

台獨聯盟創盟40週年《傳承與前瞻研討會》

台獨聯盟遷台及其後的發展

黃爾璇
台獨聯盟中央委員長



美麗島事件後,台灣反對運動人士前往美日,與居留國外不得回鄉的反中國國民黨人士公開交流者日多。1986年9月28日至11月10日台灣本土政黨民進黨突破黨禁宣佈建黨並成立中央黨部建制後,海外人士則彷如鮭魚逆流尋求各種途徑紛紛冒險闖關返鄉。被國民黨列為叛亂要犯的台獨聯盟(台灣獨立建國聯盟簡稱)成員尤其是幹部們,認為此乃投入島內直接參與台灣獨立建國的時機,符合長期「主戰場在島內」和補島內社團之不足的主張,其領導部門遷台的決策從而形成,並開始付諸行動。 關於遷台的決策,先後有:1988年2月27日聯盟總本部主席許世楷在「228」41周年演講會中提出「島內獨立運動公開化、海外返鄉普遍化」;1990年1月台獨聯盟發表聲明,宣布二年內遷台;1990年 7月23日台獨聯盟日本本部中委會決議:島內本部公開化及領導中心遷台;1990年8月台灣建國委員會(1987年5月成立,為結合聯盟內外人士的組織,張燦鍙擔任委員長)在洛杉磯召開台灣政局討論會,對遷台事宜更縝密研討。 惟一般認為總本部組織的正式遷台,則俟1992年5月15日修改刑法100條後釋放被補盟員,而於10月23日在龍潭舉行台獨聯盟總本部島內第一次中委會為起始。所以台獨聯盟決定遷返台灣,自決策至今轉瞬已逾21年。 台獨聯盟遷台後的發展大致可分為五個階段:(1)海外先行準備強行闖關島內配合內應階段;(2)初期建制及與民進黨彌合階段;(3)加強對日關係並與台派各團體分工合作階段;(4) 配合民進黨執政階段; (5)國民黨復辟後民心低迷階段。

第一階段:海外先行準備強行闖關島內配合內應階段

此階段台灣政治變動波濤洶湧,島內外反對運動公開揭竿而起,國民黨政府威權統治受到空前挑戰,不得不做出若干讓步。此階段可從三方面的動作觀察:

一為反國民黨的海外台灣人返鄉行動,以先化整為零、名稱較不敏感團體優先(如世台會)、幹部家屬先行、個別幹部探路、採取偷渡和假護照方式返台等等。台獨聯盟在美國則縝密規劃遷台工作,甚至準備將來推動制憲以及與台灣人政黨如何取代國民黨政府的藍圖。組織結構方面,島內祕密盟員於1991年10月20日在台北市的海霸王餐廳舉行台獨聯盟台灣本部成立大會,該次會議通過台灣本部盟章,規定設主席一人任期一年連選得連任一次。1992年3月28日完成制定台灣本部組織四種內規,同年4月初修正通過台灣本部盟章,主席任期改為二年連選得連任(以後又增列主席兼任直屬本部主席,必須在台視事);4月中旬在延平北路二段暫設大稻埕辦公室,1993年1月覓租杭州南路台灣國會辦公室,為以後總本部現址。潛入台灣現身的幹部王康陸、李應元等幹部、被補之台建組織盟員、1991年12月7日返台在機場被捕的台獨聯盟總本部主席張燦鍙,都等到1992年5月刑法第100條修正後先後釋放(18日黃華、許龍俊、陳婉真、江蓋世、鄒武鑑、林永生獲釋,23日王康陸、郭倍宏、李應元獲釋;同年10月24日張燦鍙主席釋放)。

二為國民黨政府的對應,先由恐嚇改為讓步,解除戒嚴令、黨禁、報禁和有條件同意外省人返鄉探親,釋放美麗島事件政治犯並同意修改刑法100條解除黑名單禁制,甚至決定進行修憲以便於台澎金馬全面改選國會和總統直選;不過在修改刑法100條前,又制定實施動員戡亂時期國家安全法,並依舊逮捕主張台灣獨立的人士。

三為民進黨方面,群眾路線與議會路線並用,要求國民黨政府解除戒嚴令和革除各種惡法,並為催促解除海外黑名單而決議發起「返鄉省親運動」,對台灣人返鄉行動密切支援配合。惟1988年5月,黨內部因競爭主席而短期出現爭論(甚至傳聞有人意欲放棄爭取黨權改組團訪中而修函中共當局表態,終被層峰派人阻止的怪事),支援台獨聯盟遷台主要工作乃暫時落在一般獨派黨員身上,自行籌組獨派溝通會(美麗島系人員除外,謝長廷因擬自組新文化基金會而未參加),整合島內外獨派意見和行動。幸而其後民進黨尚能不分派系協力推動修改刑法100條、解除黑名單禁制、總統直接民選、進行修憲、全面改選國會等運動。他如1990年3月活躍的野百合學運和1991年10月以後的「100行動聯盟」(發起反閱兵廢惡法)要求廢刑法第100條運動,對國民黨造成很大壓力,其功不可歿。

第二階段:著重初期建制及與民進黨彌合階段

開始在杭州南路辦公,先建立提供台獨聯盟立法委員諮詢的台灣國會辦公室;1993年7月台灣本部召開盟員代表大會,決議更改本部名稱為「台灣獨立建國聯盟直屬本部」。其後主動推動制憲運動,打破國民黨壟斷電子媒體運動,和建立獨立國家藍圖的地方制度規劃,並積極前赴國外(諸如:王康陸秘書長赴美國,會同陳重信、何康美、蔡武雄等同志,與聯合國高層官員及數位駐聯合國大使商討有關台灣加入聯合國事宜;台灣國會辦公室之盟員及立委與工商界代表方仁惠等合組越南訪問團;張燦鍙主席受邀參加南非總統曼德拉之就職典禮,並與巴解組織領袖阿拉法特會晤,後又率團訪問北非參加在突尼西亞首都突尼斯舉辦的非洲團結組織高峰會議(OUA SUMMIT);台獨聯盟南美外交訪問團訪問阿根廷、巴拉圭、烏拉圭、巴西四國,與此四國之政要、甚至代理總統及總統候選人見面會談,他們均表示支持台灣,並願協助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張主席前往紐約參加CTIR主辦「台灣加入聯合國」之國際研討會並在美國、加拿大向朝野遊說,於聯合國大會前夕,又率張丁蘭、周叔夜、何康美等幹部拜會各國駐聯合國大使及聯合國官員,尋求他們支持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主席張燦鍙、副主席李勝雄、日本本部委員長黃昭堂受邀參觀4年一度的日本海上自衛隊舉行的軍事演習等等)開展台獨運動外交,宣傳「一台一中」及台灣加入聯合國事宜。

1994-95年間,台獨聯盟與民進黨之間發生合作方式的困擾。1994年2月5日台獨聯盟在台中舉行擴大中委會,討論張主席參選民進黨主席事,竭力淡化對外聲明內容;會中「當前反對運動團體動態分析」報告中提到:1.黨代表選出後精密估算實力,若無把握不宜輕易推出人選競選民進黨主席;2.成員團結力尚薄弱,組訓、文宣都有待開展;3.縣市長、縣議員鄉鎮長選舉事先缺乏企圖心和規劃,事後始作補救式助選,未予盟員候選人有力協助;4.「選上主席即解散WUFI」的傳言外界反應極壞,亟待不斷澄清;5.國會辦公室立委成員向心力不夠,辦公室也未如原初計劃協助立委;6. 台獨聯盟推動民間電視台而忽略各地第四台和無線電廣播台之爭取是一大錯誤。7.今後改進之道:加強政策規劃和決策能力;組織網的佈建、人脈的探求,人才的培養;開源節流,不做無意義的事,尤應減少人力、時間、財力之浪費;維護台獨聯盟的形象,營造最具理想性、最有同志愛、最高知識水準、獨立建國運動堅持者、最信實、誠正、效率、戰鬥力、團結力、等印象;重視平常成員之溝通;作風草根化、平民化、樸實化;鼓勵內部檢討、批評風氣;保留在民進黨之外的制衡空間,幹部不必人人加入民進黨;對意見不同的其他團體及個人,可以採取包容的態度,但不可輕易削弱自己的原則和風格;以上表示遷台不久後已作客觀的檢討。

嗣於1995年3月19日民進黨全代會討論提名辦法,四大派系堅持幹部評鑑佔50%,三組三票制(1996年又修改)﹐台獨聯盟依據研討會意見提出修正案﹐皆遭否決﹐與民進黨關係陷低潮﹐大會前後乃有人表明出走組黨之意。同年年4月 9-10日台獨聯盟於高雄縣大社鄉傑笙渡假村舉行臨時世界中委會討論是否組黨事,共計有35位中委出席及14位盟員全程列席參加,重要討論與決議如下:1.台獨聯盟定位為「政黨政治團體」及「運動組織」並存之聯盟;2.本盟認為於現階段仍可與民進黨合作,共同為台灣獨立建國打拚,協助民進黨除弊興利,早日完成台灣獨立建國之大業;3.秉持重視社會運動的立場,擬結合各種社運團體,並以文化運動(成立台灣文化基金會)及原住民運動(成立原住民委員會)為重心,積極推展各項社運工作,與政治運動相配合來達成台灣獨立建國之目標。至於是否組黨事﹐張主席與海外返台幹部未作決定﹐擬好的計畫組織新台獨黨聲明重新改寫;領導幹部傾向尋求民進黨途徑參選。4月30日民進黨全代會改選中央幹部,台獨聯盟張主席、許世楷、李應元、蔡龍居等黨員被走票落選,更是一種警訊。

1995年8月5日臺獨聯盟世界中委會在石門水庫舉行,改選幹部,黃昭堂膺任主席,推舉黃爾璇任副主席、陳南天任秘書長;同年11月立委選舉,前主席張燦鍙(台南市)及許世階(台中市)、前副主席李應元(台北縣)等人參選;可說是領導幹部一次大變動。

第三階段:加強對日關係並與台派各團體分工合作階段

1996年9月7日臺獨聯盟世界中委會在烏來舉行2天,討論「台灣政治情勢」報告和盟員提出的「登輝維新無望論」,通過新草擬的臺獨聯盟政策綱領,辯論解散台獨聯盟加入建國黨之提案,多數贊成對建國黨應採與民進黨等距離政策。臺獨聯盟與建國黨的關係,自此成為新起的議題。嗣於1997年9月6日 臺獨聯盟世界中委會在台北國王飯店舉行,討論建國黨及陳永興立委提議的「台灣獨立建國聯合會議」,決定對建國黨與民進黨仍採等距離政策,低調派員參加﹐反對另組新黨和常設機構,獲相當一致的共識;會議達成的共識主要有:1、促國民黨政權正式公開放棄其虛構的「中華民國」主權,2、願支持台灣獨立建國的各方力量繼續溝通協調,同時我們也重申願意繼續與民進黨及建國黨維持友好關係。

本階段臺獨聯盟對外活動甚多:1995年10月21日台灣獨立運動團體、西藏獨立運動團體,首次在紐約曼哈頓世界金融中心前會師,向參與聯合國50週年慶祝晚宴的世界領袖,一致呼籲尊重西藏與台灣人民的人權與獨立之意願,並高呼「一個台灣、一個西藏、一個中國」,共同唾棄過時封建的「一個中國」的說法。尤有進者,對日交流也更趨密切,數次應邀參觀日本陸上或海上自衛隊實彈演習或觀閱式、美國獨立號航空母艦群行列式,有時也邀請協助台灣安保協會的企業界人士偕同參加。聯盟所設台灣國際關係中心主任蔡武雄博士及世台會會長李界木博士邀請1996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拉莫斯•霍塔博士來台訪問,在宜蘭舉行的世台會年會中發表專題演講;邀請西藏、內蒙古、東土耳其斯坦等獨立運動團體領袖前來台灣訪問,並於228紀念日、西藏抗暴紀念日期間進行一系列活動;此活動主要議題旨在支持人民自決權及國際獨立運動,並藉此建立國內支持台灣主權獨立團體與西藏、內蒙古、東土耳其斯坦等獨立運動團體的國際結盟;成立「現代文化基金會」以「提升台灣文化,促進多元文化之發展」為宗旨;辦理「台日安保論壇」,以因應在台灣和日本兩國政府無正式外交的情況下,一群關心台灣國家安全的學界、財經界、政界人士建議由台灣、日本各籌組民間社團,利用民間的對話、交流彌補無邦交的窘境,建立人民信心(「台日安保論壇」在1999年12月29日改名為「台灣安保協會」);其後主辦數次有關台日安保問題研討會,甚至後藤新平•新渡戶稻造事蹟國際研討會。

政治運動方面,1997年6月26日,建國黨、臺獨聯盟、台教會聯合推動臺灣共和國加入聯合國運動;6月28日民進黨、建國黨、臺獨聯盟、台教會等獨派團體舉辦「向中國說不」遊行,晚上在臺北市世貿廣場舉行大會;7月13日 民間監督憲改聯盟發動「人民作主,公投入憲」遊行。

關於修憲或制憲爭論,1997年5月19日由台灣教授協會等社運團體組成的「民間監督憲改聯盟」召開記者會,提出「一個反對、五項主張」聲明,反對任何型式雙首長制並主張總統制,民間支持總統制者則有串連行動;民進黨跨派系國代成立「推動總統制聯盟」,立法院也有立委配合; 5月24日台大憲法教授李鴻禧、賀德芬、葉俊榮、林子儀等人發表聲明反對國、民兩黨擬議中的「雙首長制修憲」,翌日許信良主席對此不客氣加以反擊。臺獨聯盟主辦台灣憲政研討會,研討台灣九七修憲策略和政治後果;但民進黨美新二系要求立法院黨團對國、民兩黨國發會修憲結論背書的動作﹐引起部份非美係委員反彈;臺獨聯盟仍堅持制定台灣新憲法的立場,也反對採前西德基本法方式。公投運動方面,台南市張燦鍙市長在該市舉辦公投遊行;台灣公民投票行動委員會在立法院舉行絕食活動,台獨聯盟主席黃昭堂、秘書長李勝雄及楊金海、林一方等四位盟員都加入絕食的行列。

其他政團的相關動態, 1995年2月26日彭明敏教授在支持者敦促下加入民進黨;9月15日施明德主席在美表示「民進黨若執政,不必也不會宣布臺灣獨立」;9月24日經過49場公民投票的長期激戰,民進黨總統候選人終於由彭明敏教授出線,副總統競選搭檔則選定立委謝長廷。1996年4月9日彭明敏教授等人成立「台灣建國會」;同年6月16日民進黨第7屆全國黨代表大會,許信良當選黨主席;10月6日建國黨成立,李鎮源院士、林山田教授任正副主席;會中修正通過黨章黨綱以「明白揭示以建立新而獨立的臺灣共和國」為成立宗旨(前臺獨聯盟高雄市主任蔡龍居係第一位民進黨公職人員加入建國黨,陳文輝繼之)。1998年6月7日民進黨首任直選黨主席結果林義雄當選。1999年5月9日民進黨第8屆第2次全國黨員代表大會在高雄舉行,通過「台灣前途決議案」,承認現狀,將積極公投建立台灣共和國改變為消極公投改變現狀,並且首次出現「中華民國」國名,大會並為陳水扁解套,以通過「總統副總統提名條例」取代,不處理提名條例中之「四項擇一條款」。同年7月10日民進黨臨全會,經在場391黨代表全數舉手贊成,提名陳水扁先生為民進黨總統候選人。同年9月14日建國黨總統參選人鄭邦鎮教授與12位決策委員赴美宣揚台獨理念。

面臨2000年總統選舉,臺獨聯盟認為,2000年總統選舉是促成政黨輪替和政治體制大幅度革新的最好機會,非經這樣重大的改變,台灣實難以適應21世紀世界新局面的需要;因此,1999年即呼籲全體國人應掌握此機會,在2000年3月的總統大選,支持主張台灣獨立建國的總統候選人,民進黨候選人陳水扁是最適當人選。

第四階段: 配合民進黨執政階段

2000年總統選舉敗選,國民黨人立即向他們的台籍黨主席李登輝總統嗆聲,迫其下台,導致台聯黨的誕生和李前總統公開站出來成為台派共同尊奉的領袖。2004年總統選舉連宋配敗選後,藉口不認輸,煽動泛藍民眾不滿心理,上演抗爭鬧劇;最令人側目的是,連宋合作後的三個中國黨於2004年3月大選再度失敗後,竟然不顧2005年3月中國全國人大會通過「反分裂國家法」威脅台灣, 於4月起,國、親、新黨魁紛紛率團到中國朝拜輸誠,企圖連共制台,無視其行為對台灣國家定位的影響。

2000年520陳水扁、呂秀蓮就職第10任總統、副總統。陳總統發表「台灣站起來-迎接向上提升的新時代」就職演說,回應中共關切的一中原則,表示在既有的基礎之上,以善意營造合作的條件,共同處理未來「一個中國」的問題;更提出「四不、一延續」的保證,強調只要中共無意對台動武,他保證在任期內,「不會宣佈獨立,不會更改國號,不會推動兩國論入憲,不會推動改變現狀的統獨公投,也沒有廢除國統綱領與國統會的問題」。同年6月26日接見美國亞洲基金會代表時,首度明確表達新政府願意接受海基、海協兩會之前會談的共識,即「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他希望兩岸儘速恢復協商,存異求同,並就「一個中國」內容,找出雙方都可接受的涵義。28日陸委會蔡英文舉行記者會加以澄清。多位南部地區大學教授29日在中山大學聚集連署,醞釀發起全省學者串聯,強調絕不容許任何人危及台灣的主權及自由,呼籲陳總統明白說出其對國家前途的願景,回歸並堅持「台灣主權獨立」的主張。6月28日總統府籌備兩岸跨黨派小組,經陳水扁總統與小組內定召集人李遠哲院長多次研商後,將小組定位為「總統制訂兩岸關係政策的諮詢機構」,其後獲致「三個認知、四個建議」的具體共識。但中共仍舊不斷威脅,2000年9月5日國台辦新聞局局長張銘清指出,中共將對陳水扁總統整個任期進行「聽其言、觀其行」政策,並於10月16日公布「2000年中國的國防」白皮書,以相當強硬的語氣表達不惜以武力統一的立場。

2000年2月29日慶祝「台灣獨立建國聯盟」成立三十週年,以及機關誌《台灣青年》創刊四十週年;活動內容包括舉辦「台灣獨立建國研討會」與晚間的慶祝晚會,還發表一本講述台獨聯盟成立經過與奮鬥過程的新書-《台灣獨立建國聯盟的故事》。

台獨聯盟舉行西太平洋安全保障國際研討會,並繼續拓展對日關係,除繼續應邀參觀自衛隊演習外,金美齡女士帶領100位日本人來到台灣,透過觀察立法委員、縣市長選舉,以行動關心台灣;2000年世界中央委員會會議在日本伊豆半島熱川Sea Side Hotel 舉行;2002年8月1-4日世界中委會亦在日本舉行。聯盟前後有兩位熟悉日台政治經濟關係政策和事務、學識經驗淵博的駐日代表,加之有旅日台僑的配合,乃能建立傑出的台日官民外交關係。

在國內則與各社團在北中南分別舉辦正名運動(包括護照加上台灣、在日台灣人國籍改為台灣、對外代表處改名為台灣、並積極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等);參與2000年11月12日 因宣佈停建核四引起罷免陳水扁總統政治風暴的反核四示威大遊行;參與2001年318疼台灣愛團結大遊行;主辦世界台灣人大會及在台遊行,2005年3月台灣人民為反對中國通過威嚇台灣的反分裂國家法大遊行。

民進黨執政,台獨聯盟盟員被延攬者雖不多,惟皆能以學識專業發揮長才(環保署正、副署長各1位、外交部長總統府秘書長國安會秘書長同1位、駐日代表2位、駐美副代表1位、國策顧問2位、科技機構若干位、少數其他高級幕僚等)。

但如果政府決定政策出現錯誤徵象時,聯盟仍會即時提出建言;例如:2001年3月初,為統派抵制小林台灣論舉行背景分析研討會,金美齡女士針對小林善紀先生被禁止入境乙事記者會,聯盟為禁止入境事不惜抨擊民進黨政府。嗣於2003年 1月 7日 於總統府人權諮詢小組會議討論將如何公佈立法院甫通過之兩部世界人權公約前夕,因發覺其排斥第一條自決權聲明文內容不妥,不宜公佈,乃在聯盟辦公室緊急處理,經呂副總統支持並呈報陳總統同意,迅速連絡立法院黨團立即提出復議案(剛好最後一天),成功付委,擋住該法案;該案幸被接受,如果當局不支持,則擬以號召集體強烈抗爭方式處理;當天下午5時餘,則在台獨聯盟修改軟化聲明稿,僅表示台獨聯盟對此案之關心。

為關心民進黨政權的連任,主持以李前總統為精神領袖的守護台灣大聯盟,於2004年 2月 28日舉辦手牽手護台灣活動,引起支持陳總統連任的大風潮。

陳總統連任後,似已忘記手牽手護台灣時民眾的訴求,從而影響2004年年底公職人員選舉。尤其2005年.2月24日的扁宋會,經過兩個小時會談,雙方共同發表10點聲明,同意現階段兩岸關係的最高原則為「遵守憲法」、「維持現狀」、「共創和平」;陳水扁總統重申四不一沒有,希望把扁宋會10點聲明提供北京參考;雙方都強調,中華民國是最大公約數;會中談話更聲言,台灣獨立問題做不到就是做不到,這句話令獨派人士非常錯愕和不滿。台獨聯盟黃昭堂主席因此而婉辭總統府國策顧問之職。

制憲運動及憲政改革方面,2005年6月7日第1階段憲改提前展開,順利完成陳總統2004年520就職演說所揭櫫「首次憲改的程序,我們仍將依循現行憲法及增修條文的規定,經由國會通過之後,選出第ㄧ屆也是最後一屆的任務型國代,同時完成憲政改造、廢除國大、以及公投入憲。」2006年陳總統元旦演說提出,擬在2008年為台灣催生一部合時、合身、合用的新憲法;對接下來第2階段的憲改工程,重視民間憲改運動的發展,更期許民間版「台灣新憲法」草案在2006年能夠誕生。2006年2月27日陳水扁總統在總統府主持國安高層會議中裁示國家統一委員會終止運作,不再編列預算,原負責業務人員歸建;國家統一綱領終止適用,並依程序送交行政院查照。邱義仁秘書長說,「國安會只處理『一沒有』,與『四不』沒關係」。

2006年9月起,陳總統則面臨倒扁問題:親綠學界發表「民主政治和台灣認同的道德危機」聲明,呼籲總統陳水扁慎重考慮辭去職務;又有全民倒扁行動聯盟的挑戰,以及施明德等百萬人倒扁行動(後改稱反貪腐運動或紅衫軍運動)。馬英九台北市長似暗中加以放縱利用,親馬人員還放言:「要大幹一場,而且不惜動亂」、「要倒扁,就要面對動亂,才會成功」。該運動聲勢很大,但於10月中旬則漸漸衰退。其後陳總統及其家人遭受司法追究和統派媒體窮追猛打,不但對其個人和家人,甚至對民進黨和整個台灣獨立建國運動都造成莫大傷害。

2007年3月4日 李前總統出席獨派團體FAPA活動時,痛批陳總統提四不一沒有;陳水扁總統當晚在FAPA25週年晚宴中,則高喊「台灣要獨立、台灣要正名、台灣要新憲、台灣要發展;台灣沒有左右路線、只有統獨問題」、「四要一沒有」;他同時指出,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是最好的名字。政策取向似見調整。

總統陳水扁因被指涉貪污等罪嫌,於最後在職時則同意讓特偵組搜查,卸任未及半年則遭羈押禁見迄今,對台灣人衝擊至大,除非司法能獨立公正處理,否則是難令人平服的。

第五階段:國民黨復辟後民心低迷階段

2008年3月總統大選,中國國民黨繼同年1月國會改選的大勝,再度以極大的差距重獲執政權,執政8年的本土政權民進黨黯然淪為在野,堪稱台灣政治史上的巨變。

民進黨首次執政,雖然勉力推動一些新政,但有不少力不從心之處;不過無可諱言的,也表現不少與人民期待有落差的作為,給予國民黨可乘之機。不過國民黨復辟成功,大都得力於統派媒體繼續配合重砲批判陳水扁前總統國務機要費、金融機構改制案和募款善後問題,尤其海外洗錢疑案容易啟人疑竇的關係,更使支持者難於辯白;但司法機關的辦籃不辦綠,長期拘禁前總統,過度追殺民進黨政務官,的確已引起民眾的反感,導致無能和賣台形象的馬政權,更添加威權霸道和侵犯人權的印記。若從根本觀察,民進黨脆弱的半調子執政應係主要原因:(1)國會仍然被中國國民黨控制多數,朝小野大,法制無從進行根本改革。(2)除表層政務官之外,官僚體系充斥著舊體制長期培養的國民黨籍官僚,尤以司法、法務、軍警情治單位為最,很多常任文官沒有政治中立精神,而且內神通外鬼,故意洩漏公務機密,提供外界鬥爭的資訊,以癱瘓民進黨政府為能事。(3)冷戰時期,在長期實施戒嚴下,國民黨已從中央到地方村里,從文教、傳播、工商農漁團體,無不深入滲透控制,建立厚實的基礎,加之以黨庫通國庫累積舉世無雙的黨產,方便無慮虧乏的政治競爭運作,所以使舊體制能輕易捲土重來。(4)由統派控制大多數大眾傳播媒體,配合扒糞鬥爭不斷,擾亂了正常台灣主體意識和民主意識的成長。(5)藉中共之力,脅迫美國向民進黨政府下壓力,屢次公開為難民進黨政府,並配合阻撓民進黨推動的公投運動,以便造成人民對民進黨的負面觀感。

馬英九強調「不統、不獨、不武」,在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維持台灣海峽現狀,顯然的將以維持現狀為其施政的主軸;更認為遵憲與行憲比修憲更重要,等於否定修憲制憲的可能,如此怎能改革舊體制,臻致正常國家的可能。他於就職後立即通過「加強地方建設,擴大內需方案」、「週末包機及大陸觀光客來台方案」、「當前物價穩定方案」三案,但經考驗,633和育嬰津貼、募兵制等許多選舉支票,顯已跳票;鬆綁兩岸五項金融業務,並與中國簽訂不對等和與實際所需吞吐量不符的不成比例開放機場,使國家安全門戶洞開;處心積慮要去台灣化,解消台灣意識的深層基礎,以重建外來統治管理體制的威光。其競選口號「執政已準備好了」、「馬上好」已成為民間揶揄的笑柄;馬政府躁急的動作,很可能導致漸退式的投降,使台灣主權消失於無形。

要之,馬政府只會單方面宣揚外交休兵,卻無法要求中國對等休兵,中國依然不斷在國際社會打壓台灣外交生存空間。八八水災救災和善後都無能而且其防美迎中的怪異態度,以及美牛與疫苗風波不止,難怪馬英九支持度低迷。馬英九執政以來,一味向中國傾斜,不斷邁向終極統一,此種路線上的錯誤,更使其失去民心,滿意度已明顯掉落。政論家南方朔撰文質疑馬英九總統,過去一連串兩岸互動,台灣空間越來越小,統治者還在畫大餅,問題非常嚴重。批評馬類似明朝崇禎皇帝,「比崇禎還不如」。

尤其是,馬英九不顧人民反對,一意孤行,陳雲林率團兩度來台江陳會的簽署動作,令人擔心中台經貿交流是否將演變為賣台政治協議。聯盟參與民進黨和各社團幾次抗議遊行,深感全民都有沈重的無力感。除非此種惡劣的政局獲得全面翻轉,否則台灣前途堪慮。顯然的,已於1949年滅亡的中華民國,流亡來台借殼圖存的集團,所謂「中華民國」將在馬政權之下,「國」將不國,而且也有可能將興建中的台灣共和國弄垮了。

結語

下一屆總統大選,台灣本土化政黨如欲重歸執政,台灣人將面臨比過去對抗國民黨執政的民主和獨立運動更嚴酷的困阻,如拖越久,則艱困度將越高,台獨聯盟更是責無旁貸!故要號召台灣人民趕緊自覺自強,各個主張台灣本位的團體更應率先自我改造,摒除山頭本位主義,整合起來,認識當前台灣所處危機,針對思想意識、結構功能、方法策略等各層面,改造自己所屬團體和社會大眾,時時刻刻掌握時機,同心協力帶動政治和各種社會運動。第一線的民進黨,尤須加速改革,立即革除派系山頭分贓與人頭黨員等結構性的弊病,檢討失去政權的原因,找回人民的感動。最後,作者願誠摯的推薦,今後大家似應重新研討政治變動論的機制,精煉複雜系理論的思惟,更新想法和做法,以便聞雞起舞、揭竿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