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4年青少棒側記    rdrcntr:3023 2010-04-10
錦楓1974-10-28
又一次對蔣鬥爭的勝利
一九七四年青少棒側記
�錦楓
(原載1974.10.28 台獨第32期,p6)

八月十七日(星期六)下午,平時冷冷清清的Gary Junedale Field 忽然熱鬧了起來。原來一年一度的世界青少棒決賽的日子又到了。台灣今年是第三次滲加,代表是美和隊。正和往年一樣,台灣隊每戰必勝,三度交兵就輕易的取得了決賽權。旅美中西部各地的同鄉每年都組有後援隊為台彎健兒助陣。由於大家的團結合作,不但參加的人數年年增加,對球賽當局無理規定的抗議及對蔣家特務野蠻行為的打擊,也一年比一年進步有效。

事前,我們曾和人權委員會(註1)接觸,經其負責人說明人人有權在球場做任何自由表白的舉動,並出公函保證做我們的後盾。我們推選代表數人分別會見Gary市長、警察局長及球賽負責人,申明我們 有安心看球及自由表白的意願與權利。他們都表示同意,保證公平處事,維持治安。我方代表特別警告球賽負責人:如果球賽當局有任何侵犯我方權益的行為,決將訴之於法。
(註1 茗註:應是指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 ACLU)

球賽要到傍晚六點才開始。可是許多鄉友下午四點左右就從遙遠的住地趕到球場。有的幫忙賣票引導、有的先進場佔位、有的協助安全維護,真是熱忱感人。

五時許,部份被選定的鄉友在胸前掛上牌子,開始在球場入口處進行示威。 我們的標語有:倒蔣建台、台獨必成、台灣人要獨立、台彎人出頭天、 End Martial Law in Taiwan、
Human Rights for Taiwanese、
Independence for Taiwan、
Taiwanese Want Self-determination;
我們的口號是:台灣加油、台獨萬歲、
Team of Taiwan, not China.
One Taiwan, One China.
Chiang Get out, Mao Stay Out.
No Secret Police.
We Want Freedom.
We Want Independence.

雖然示威遊行的人數不多 (依照計劃只有部份人員參與這項行動)但是人人精神奮發,聲音宏亮,獲得所有正準備進場的觀眾的注目。最令人高興的是有不少八歲至十五歲的年青一代自動加入我們的行列。這些倒蔣建台的生力軍有良好的表現,使大家對獨運的成功,信心大增。

有幾個蔣家特務在旁看得眼紅,氣勢洶洶地衝向遊行隊伍,企圖滋事。我方警戒隊早已注意,馬上趨前對抗。雙方經過一揚激烈的爭執,蔣方不敵,抱頭鼠竄。有些警察想用逮捕的威脅來驅散我們的隊伍,然而示威人員並不害怕。我方代表立刻提出抗議,並出示人權委員會的函件。警察看了自知理屈,悻悻離去。我門的示威遊行終於持續進行到球賽開始前十分鐘才順利結束。

在台灣人進行示威遊行的同時,有些毛派和蔣派的中國人在場分發傳單及刊物,雙方互以"想立貞節埤坊的婊子"對罵「見"留學生評論"第12期26頁)。台灣人看了都搖頭苦笑,心想:他們自己中國人都如此惡毒地互相攻擊,對我們台灣人將採什麼樣子的手段,實在可想而知。純樸正直的台灣人應該萬分警惕,斷不可誤中大中國主義者的奸計。我們深信只有獨立自主,台灣人民才能過平安幸福的日子。

六時正,球賽開始。三壘後面我方看台早已座無虛席,稍微晚到的人只好坐到別區去看球。我們的後援隊是有組織有計劃的。我們的喝彩加油是有聲有色的。

熱心的鄉友日夜趕工,做了將近千把的旗子供大家使用。綠色的底子印上橘色的合(註2),美觀大方,鮮明奪目。這就是去年在台灣電視上亮過相的台獨義旗。有人預測:台灣獨立後這面旗幟成為台灣國 旗的可能性很大。
(註2 美化的台字,上面三角形、底下圓形,像徵頭帶斗笠的台灣人,如左圖)

放眼觀察一壘後方的蔣家班,人數與氣勢都不如往年。落葉知秋,覆亡在即,相信他們目已是心裡有數的。最使我們欣慰的是今年連一面大型的蔣旗也看不到。還記得前年此時,全場看台四週都掛滿 了蔣家的旗子,使人有回到了他們獨霸的台灣球場的感覺。去年只剩七、八面歪歪斜斜地弔在蔣方看台後面。今年卻一面也沒有了。甚至華視公司懸在場邊的一面呼號標誌也被球場管理人員取下,真 是人心大快。這些事件的發生絕非偶然,而是我們交涉抗議的結果。

(為了使外國觀眾對台灣獨立增加認識,我們當場分發數千印有合及Independent Taiwan的汽球。使得全場到處都有台獨標誌,蔣家徒眾看得心驚肉跳。當四位台灣壯士身穿印有"台獨萬歲"四個大字的襯衫在我方看台上肅然矗立時,他們更感坐立不安,要求警察前來干涉。警察看不懂那四字的意思,要我們加以翻譯。當被告以那是Viva Taiwan Independence,警察大惑不解地說,那有什麼不對呢?這些中國人實在太無聊了。結果"台獨萬歲"顯耀全場,直到終局。(茗註:取自《台獨聯盟的故事》的照片標示1973年是後來加上的,可能有誤,在美國的《台獨月刊》的出版日期是1974,應該正確。茗2012/07/15加註)



台灣同鄉士氣高昂,以洪亮的聲音鼓舞美和隊員。"Go,Go,Taiwan"、"美和加油"、"台灣獨立"、"蕃薯仔打拼"、"台灣人出頭天"的喊聲震動全場。那些台灣小將戰志揚昂,雖然被美南隊的強打手擊出了一支全壘打,仍然沈著對付,終以5:1制服強敵,獲得l974年青少棒世界冠軍。

球場內,台灣少年以優異的球技克敵致勝,以事實證明台灣人的潛能,決不後人。球場邊,台灣青年用智慧和勇氣跟惡勢力週旋到底,贏得另一回合的勝利。這是團結合作的表現,也是自立自主的前兆。

唯一令人遺憾的是我方人員的分佈還不夠廣闊,致使蔣家電視仍能鑽空隙,找漏洞,避免拍攝我們的活動。希望明年有更多的同鄉到場助陣,使蔣家的電視鏡頭無所遁逃。讓我們攜手並肩,集思廣益,運用各種必要手段來打擊蔣家的氣焰,振奮台胞的信心。我們決不可為了一場小勝而躊躇滿志,停止進步。有那麼一天,球場上飄揚的是台灣國旗,典禮中演奏的是台灣國歌,那該多美好阿!那才是我們的全而勝利。

有一位三年來一直跟我們做對的警察,佩服台灣人的表現,變成了我們的朋友。他當場向筆者表示:他不過奉命行事而已,對台灣人決無敵意。他認為台灣人有這種堅忍不屈,持續奮鬥的精神,一定能夠克服困難,當家做主的。當球賽結束,台灣同鄉起立高歌:
We Shall Overcome Someday 時,他很感動地說:
You have Overcome today !

(2010/04/10 茗scan原文、登載於www.wufi.org.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