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明哲1991年闖關回故鄉台灣    rdrcntr:1660 2013-02-28
林茗顯2013-02-28
有關闖關回台的記事,請參閱:
台獨聯盟闖關遷台
島內獨立運動公開化,海外返鄉運動普遍化
台灣獨立運動鬥士--王康陸博士



林明哲闖關回到久別28年的台灣
在台灣時,熱愛橄欖球運動--攻守依靠「堅強陣容、鐵的防禦」;
在海外時,投身「台灣獨立建國」運動

為了打破「中國」國民黨政權的黑名單禁令,為台獨聯盟遷盟回台埔路,聯盟幹部以自己的方式闖關回到久別多年的故鄉台灣。他們名列國民黨的黑名單、遭通緝,國民黨卻拒絕他們「入境」,逼他們必須「翻牆」回到自己的家。
/林茗顯 2013年2月28日初稿

1987年台獨聯盟總本部開始推動「島內台獨運動公開化,返鄉運動全面化」,當時民進黨主席姚嘉文答應由民進黨促成世台會回台舉行年會。1988年夏天,張燦鍙的夫人張丁蘭與多位聯盟幹部的夫人羅清芬、葉明霞、劉真真,以及聯盟中央委員莊秋雄、公論報社長吳信志等人,都以改名的護照「闖關回台」,並且公開參加活動,後來他們都遭到取消簽證。

1988年的世台會,73歲的「婦女台灣民主運動」發言人陳翠玉,抱病繞了半個地球,才取得簽證回台,次日她即因病住進台大。不久,曾任台大醫院護理部主任陳翠玉的病情惡化,而病逝於台大,寫下令人感傷的「為返鄉而死」黑名單故事。

1989年4月鄭南榕自焚事件後,更刺激了台獨聯盟展開一波波的闖關行動,首先是闖關回台的陳婉真出現在鄭南榕的出殯行列,並展開黑名單設籍抗爭。同年夏天世台會在高雄舉行年會,世台會會長李憲榮與聯盟中央委員蔡正隆闖關現身,後來遭強制驅離出境。

1991年,張燦鍙被再度選為聯盟總本部主席。聯盟幹部郭倍宏、李應元、郭正光、王康隆、陳榮芳、林明哲、何康美、羅清芬、周叔夜先後成功闖關回台。闖關回台的聯盟幹部郭倍宏、李應元、王康陸、張燦鍙和島內的聯盟幹部鄒武鑑、江蓋世,以及台建的陳婉真、林永生、許龍俊等人陸續被捕入獄。遂引發台灣社會要求廢除「刑法第一○○條」的和平內亂罪的巨大聲音,終於逼使國民黨打破返鄉黑名單禁令,釋放台獨叛亂犯,承認台獨結社權。

1992年6月27日,台獨聯盟台灣本部公開召開第二次盟員大會,中央委員改組,在黑牢中的張燦鍙連任主席,台獨聯盟在前仆後繼的坐牢攻勢下,終於完成遷盟回台和免除打壓的公開組織運作。

林明哲在台灣時,熱愛橄欖球運動

1932年(昭和7年)10月21日林明哲出生於台南市,出生時是日本人,從小學到初中二年級,接受日本教育。父親經商,原本家境不錯。林明哲在家中排行第三,有大哥、大姐、兩位弟弟、兩位妹妹。兄弟姐妹都很優秀,受過良好教育。林明哲的大哥和大姐都大學畢業,後來因父親事業失敗,家庭經濟變差,弟弟只唸到台南高工,妹妹只唸到長榮女中高中。在當時能就讀台南高工和長榮女中高中,是社會上公認相當不容易的事,兩家學校都曾經教育出不少傑出的校友。


台南林家全家、林明哲弟弟結婚照。林明哲與大哥兩人在美國。
林明哲的牽手秀瑞(中排左邊)抱大女兒Jean、兒子David蹲前面(前排左1),
林明哲的父母坐在新郎與新娘的兩邊、大姐夫與大姐坐在父親的傍邊。

1939年林明哲進入台南師範附屬小學,在小學時,學過劍道。台南師範附小是日本小孩就讀的小學,但是也有少數的台灣人的小孩進入就讀。

1945年進入台南二中初中就讀。日治時代的台南二中校區就是現在的台南一中。在初中入學考試時,正好遇到美軍空襲台南市,在台南市上空發生空戰。從東門圓環向西的整條路段(可能是府前路)兩邊的房子被夷為平地。這是第二次世大戰末期,美軍開始轟炸台灣的重要設施。

林明哲在初中三年級時開始參加橄欖球運動。1947年228抗暴事件爆發時林明哲是初中二年級生,他在民生綠園、現在改名湯德章紀念公園,見到湯德章被槍決後的屍體。228當時,湯德章律師被推選為治安組長,出面維持府城的秩序,反遭受國民黨政權以叛亂罪名逮捕,於3月13日押赴民生綠園槍決,軍方甚至不讓其親人收屍,曝屍公園多日。

1948年進入台南一中高中部。高中時林明哲是台南市橄欖球隊的隊員,人數15人,留學日本的黃茂卿是球隊的發行人,台南橄欖球隊曾經打敗韓國隊和日本隊。


台南市隊vs韓國隊,「堅強陣容、鐵的防禦、使韓隊無法呈雄」

對台南一中的「外省籍」教師,林明哲認為台南一中的教師,不論是台灣人或新移民,都是好教師。我也以此曾問過台南一中畢業的黃昭堂主席,他們的看法一致認為,都是好教師。黃昭堂的父親在288時,還曾在家中藏匿保護過「外省教師」。228時,台灣人奮起抗暴、追打的是中國國民黨的貪官污吏,不是受台灣人尊敬的「外省人」。

1951年是成功大學由工學院改制為大學的第一年,這年林明哲的應試各科中以數學最高分考上成大土木系,同班同學中比較出名的是吳京。當年無大學聯合招生,他選擇成功大學,是他的第一志願,為的是留台南打橄欖球,他的隊友也很「用心思」要他留在台南。這是他熱愛橄欖球的笑話:有一次為了打橄欖球,遲到剛走進教室,老師正在唸「大學之道,在明明德...」,他聽到的是「林明哲」,立刻喊「有!」,全班都翻了。


橄欖球台南市隊vs外國人隊,1959-09-26在台南市棒球場。

1955年成大畢業後,他在東港受訓3個月,被分發到空軍,在台南機場服兵役一年多,離家很近,這是輕鬆的一年服兵役。服完兵役後,1957-1962年在台北市省水利局工作5年,決定去美國留學。

1963年到University of Missouri土木系研究所進修。出國留學時,父親經營生意已失敗,所以是借錢出去留學。在9月入學之前,他在1月就離開台灣到美國,先到舊金山想打工先賺點學費,到China Town找洗碗工被拒,理由是沒洗碗經驗。後來坐了3天2夜的長途Gray Hound Bus,打算去紐約打工,途經Reno時去賭場玩slot machine,贏了一堆nickle,算一算大約贏了十多美元,當時一美元對40元台弊,台灣是農業社會、尚待開發的地方,十多美元對林明哲來說是一筆不算少的錢。

到紐約後,經朋友的介紹在一家位於Columbia大學附近的私人公司工作。後來經過紐約市政府就業攷試及格,紐約市政府要聘用他,這可能與在台北市省水利局工作的經驗有關,但因離入學的日期已近,沒去就業。1963年9月他坐長途bus到University of Missouri的土木系研究所就讀。1967年獲得土木碩士學位,到芝加哥的Pioneer工程顧問公司就業。


林明哲和牽手、兒女,1966年2月在芝加哥Lake Shore Drive密西根湖邊合照

林明哲留學美國之前在台灣結婚,兒子David與大女兒Jean在台灣出生,二女兒Diana在美國出生。兒女都在美國受到大學教育,也都已成家立業。


林明哲夫婦與兩女兒、女婿、媳婦 在Wisconsin Dell,由兒子David拍攝


林明哲全家在Hawaii,右邊是蔡明宗、秀珠(秀瑞的妹妹)夫婦

林明哲在美國時,積極參與「台灣獨立建國」運動


1960年代到美國的留學生漸漸增加,後來超過留學日本的人數。林明哲雖然受過日語教育,但是沒有選擇留學日本。他也是到芝加哥就業相當早期的台灣留學生。他是台獨聯盟在芝加哥地區的早期盟員。美國台獨聯盟本部的工作重心一直在美國東部和西部。雖然芝加哥地區的盟員在芝加哥舉辦的各個台灣人社團活動中,都積極參與、有聲有色,就算不是教徒、也已經不是學生,也會積極參加台灣長老教會、西北大學或芝加哥大學台灣人舉辦的活動。不過,除了楊宗昌家住芝加哥郊區時,擔任過台獨聯盟美國本部副主席之外,沒有其他人擔任過台獨聯盟美國本部中央部會的職務。

在芝加哥地區的社團活動,像台灣同鄉會、台灣教會、中西部夏令會、FAPA、人權會、婦女會、教授協會、台灣人醫師協會、大學的同學會等等,盟員都積極參與。台灣人的示威遊行行動,尤其動員同鄉到紐約和華盛頓的遊行,雖然不是由台獨聯盟出面主辦,其實各地都有許多盟員在幕後動員。各地的台灣同鄉會的許多歷任會長,大多數都由台獨聯盟的盟員擔任。這是因為早期台灣同鄉雖然會參與同鄉的活動,但是都不願擔任社團的幹部職務,以致各地的同鄉會的會長,幾乎絕大多數都是由台獨聯盟的盟員擔任,台灣同鄉會也因此被認為是台獨聯盟的外圍組織。直到1980-90年代才開始出現變化,90年代後,甚至有非盟員積極爭取擔任會長。林明哲在1985年(?),繼陳唐山之後,擔任全美台灣同鄉會會長。他們兩人都是台獨聯盟的盟員。


高雄美麗島事件後,艾琳達被KMT驅逐出境,芝加哥同鄉到O'hare迎接她,
林明哲(左1)琳達(左2),1979年


May1975DC,台灣人民眾大會遊行,林明哲在右邊,林錦弘在左邊


May1975DC,台灣人民眾大會,在白宮,
左起:林錦弘、林明哲的大女兒Jean、林明哲的兒子David、吳波平的兒子John

1991年9月20日台獨聯盟世界總本部遷台後援會在紐約舉辦的募款餐會,正式公佈林明哲的台獨聯盟身份。張燦鍙主席在募款餐會,介紹要回台闖關的盟員。王康陸、林明哲、陳榮芳決定一同闖關回台灣。林明哲在10月10日離開美國去九龍,比王、陳兩人早抵達香港,王康陸在12日到達香港,12日三人在香港會合、停留數天。

10月16日晚上在香港外海約六公里處坐台灣的小漁船,大約在夜間8PM出發航向台灣。船上包括船主方四人和王康陸等三人。王康陸三人要拿錢給接應他們的船方的人,給錢目的不是、也不足以付給渡航費用,只是表達感謝他們幫助渡航,但是船方都不收、善意拒絕。林明哲表示,當時也不方便問他們的姓名,以免闖關不幸被捕、如果被逼供出接應船方時,不必增加心理負擔,即使現在也不方便透露更多細節,只有等到台灣獨立建國成功時,再登門道謝。林明哲說,他在台期間,接應幫忙很多的是,台南王幸男、莊國瑞兄妹兩人、花蓮的黃憲東,還有一些人的名字一時已記不起來,相信有機會提起相關的人事物時,會觸發記憶。

對這次闖關,陳銘城的訪談描述: 「在這次的船程中,船機曾經故障了二次,小船在風浪拍擊下船身搖幌得十分厲害。船艙內的同伴個個都因暈船而嘔吐得東倒西歪,祇見王康陸一再收緊了腰帶,陳榮芳等人即知王康陸的胃痛又患了,但是卻無法從他臉上看到一絲愁容與痛楚。反而會聽到他不時地哼一段英文老歌,來苦中作樂,鼓舞士氣;同時還 幫船伕煮速食麵,讓大夥進食。

「當船隻逐漸靠近台灣海岸,第一次看到日思夜夢的故鄉,終於出現在眼前,王康陸首先興奮地叫醒同伴,他彷彿忘了暈船的痛苦,勇敢地站在船舷,凝望著「黃昏的故鄉」。這一幕深情的映像,至今仍時刻出現在陳榮芳的腦海裹。

「上岸時,王康陸、陳榮芳等人,就像許多偷渡客般,裝扮成釣魚客,頭戴斗笠,手拿釣具,打著赤腳走在海邊的石頭上,儘管腳底傳來疼痛,但是第一次踩在台灣故鄉的土地上,他們都高興雀躍地如同第一次到海邊戲耍的孩童般。然後跟隨漁民到附近廟裡去拜拜,即由車子接走。」

林明哲描述:
這漁船很小,下層船艙只夠四人坐著或躺下,無法站立。船在海上搖晃非常厲害,王康陸和陳榮芳都吐,當夜三人都進入船艙躺下。深夜醒來發現船好像不是行進中,原來是船機設備故障,無法行進。小船在深夜汪洋大海中漂流,將漂向何方?船機曾故障兩次,白天船機在修理中時,雖然看到大船經過,他們沒有向大船求援。求援就等於闖關破功。船機修復後,繼續航行,出發後第三天、18日下午約三時接近台灣外海,看到久別28年的台灣島,但還不是登陸的適當時機。為免被岸上的檢視兵察覺,我們繼續留在船內,船沿海岸南行。大約下午5點,小漁船開進南鯤身的一條河面相當寬闊的河流,我們偽裝像出海釣魚。由二人操控的的竹筏渡到船邊接應,我們三人先上竹筏,康陸與我兩人藏身可容二人的魚箱中、上蓋棉被,榮芳坐在竹筏上,我們坐竹筏到河邊上岸。上岸時捲起褲管、沒穿鞋子,因長久沒赤腳走路,腳底有點疼痛。當時應該是很有限的巡邏空檔時刻,我們在岸邊走時,也碰到像穿便服的退伍軍人,但是應該沒被看穿識破。我們沒有帶任何行李隨行。上岸後進入一間小廟停留、拜拜,當晚住在佳里、由船方接待,也幫忙購買內衫衣褲。次日王幸男去接他們,王康陸和陳榮芳先去台北,王康陸準備要在10月20日在台北市舉行的台獨聯盟台灣本部成立大會現身。

台獨聯盟台灣本部成立大會在位於中山北路、民族路口的海霸餐王廳舉行,王康陸以總本部秘書長的身份上台致詞,並開記者會。以自己方式進入台灣的中委郭正光,在大會午餐時進場,馬上被記者包圍,下午郭正光演講時,100多位警察衝入。林明哲由莊國瑞陪同去台北,參加了這場台獨聯盟台灣本部成立大會,林明哲在會場,但是沒有公開現身。


台獨聯盟台灣本部成立大會在位於中山北路、民族路口的海霸王餐廳舉行


王康陸(左2)、林明哲(右2)、林秋滿(中)、顏錦福(右1)
在台北市中山北路、民族路口的海霸王餐廳


左起:林一雄、郭正光、莊國瑞、林明哲、吳寶玉
在台北市中山北路、民族路口的海霸王餐廳

10月25日在高雄由蔡同榮主辦的公投晚會,林明哲首次公開現身,當晚會場有三萬多人參加。晚會主持人陳菊故意大聲宣佈,「歡迎張燦鍙、陳南天、陳榮芳」,其實他們都沒有在現場。晚會後,在高雄夜市用餐,碰到高雄市長吳敦義也在場。10月26日回到台南,10月27-29日在台北,在民進黨的選舉造勢場合現身。在台灣陪伴幫助他最多是原本不相識的莊國瑞和他的妹妹。莊國瑞是台南市人,同樣是台南一中的校友。到宜蘭訪友時,朋友告訴他KMT的情治人員已經開始在注意他,30日到花蓮時,被民眾服務站的人員發現上報。31日去宜蘭,台南調查局動員兩三部車到宜蘭去抓他、上手銬;他要求去台北土城看守所與李應元、王康陸關在一起,被拒絕。11月1日從宜蘭押送回台南。訊問時,他說他聽不懂北京話,調查局人員以台灣話訊問。他當時身上除了美國伊理諾州的駕駛執照和心臟病的葯物,沒有其他身份證照,也沒有任何護照。情治人員以駕照向駐美國的外館查證,認為林明哲是美國公民而且有心臟病,決定將他驅逐出境,在台南醫院停留後,以三台警車、醫生、護士隨行送到桃園機場,遺送回美國。 後記

1991年林明哲和王康陸、陳榮芳為了打破中國國民黨政權的黑名單禁令,為台獨聯盟遷盟回台灣埔路,以自己的方式闖關回到久別多年的故鄉台灣。他們名列國民黨的黑名單,國民黨拒絕他們回到自己的故鄉,逼他們必須翻牆回到自己的家。

當林明哲已離開美國、闖關回台灣很多天後,卻音訊全無,報紙也沒有任何報導,他的家人很不安,他的大女兒Jean打電話問我,What happened?台獨聯盟沒有公開或秘密發出訊息,我也同樣一無所知,只能回答,No news is good news,至少還沒被KMT抓到!

林明哲回美國後堅守保密的原則,即使對芝加哥的同志也未公開其回台的秘密管道。大家都知道不必問,問也問不出什麼秘密。王康陸三人翻牆回台灣時,郭倍宏、李應元都已闖關回台灣。後來因為我要陪張燦鍙闖關回台灣,想到「不可知的未來」,心情難免七上八下慌亂不安。我去林明哲家問此去前程路線,他只告訴我是坐小漁船秘密回台,我問他不緊張嗎?他說從未坐過小船在汪洋大海飄搖過,而且面對茫茫不可知的前程,心情可想而知。他說在海上七上八下搖幌,心一橫,想「頂多一條命」,才平靜下來。

闖關回台灣,王康陸在台北市海霸餐廳舉辦的台獨聯盟台灣本部成立大會現身,以總本部秘書長的身份上台致詞,被捕入獄。出獄後在台獨聯盟總本部的辦公室(在台北市延平北路二段,後來搬到杭州南路一段現址),擔任秘書長兼任辦公室主任。1993年10月12日晚上,康陸應邀前往文化大學演講,結束後,深夜與一位文化大學學生徐敖同坐計程車下山,在國安局附近仰德大道上,被一輛原本停在路邊的汽車突然發動引擎、仰面追撞,康陸因此離奇車禍遽逝。計程車司機吳深受重傷;徐敖腦震盪昏迷一段很長時日,幾成植物人,後又神奇復醒。對闖關回台灣事,王康陸自己沒有留下文字記述。陳榮芳也還沒細述過當時的關關回台灣的經歷過程。

今年(2013)去美國之前,林明哲的牽手秀瑞問需不需去機場接我,我順便提起要和哲子(朋友都稱呼他哲子)談他闖關回台灣的事,她說已不值得去談。我說,就算不是風雲人物,沒人想讀這種舊事記事,至少能為台灣留下時代社會背景的記錄,就像荷蘭人的日蘭遮城日誌,雖然是流水帳,卻為台灣歷史留下最早的文字記載。

2月7日下午我到達芝加哥O'hare機場,當天下了數英吋的雪,他們開車出門到O'hare、再從O'hare回到家,在下雪天來回開車數小時,我也經過24小時以上的困頓的旅程,當晚在他們家中,在很短的時間內,只能很簡略的談談。文中如有因我的推算而出現不正確的日期、人事物和不完整的記載,只好等待以後加以修正和補充。

/林茗顯 2013年2月28日初稿
登載於自己架設的網站www.taiwannation.org.tw

有關闖關回台的記事,請參閱:
台灣獨立運動鬥士--王康陸博士
台獨聯盟闖關遷台
島內獨立運動公開化,海外返鄉運動普遍化